搜 尋 此 網 誌

2013年2月23日星期六

有愛冇性(十八禁)


* * * * * * * * *

本故事承接著「龍女蛇子七日情」,敬請留意。

* * * * * * * * *

有愛冇性(十八禁)

兩張晨曦的嘴唇,於華麗的酒店房間內熱吻了好一會後,兩顆雪白的乳房正欲離開被她們擠壓著的身軀時,享受著受著壓弄的軀體為了挽留著快感,終於找到到話題。

友楠含蓄地問:『情人節那晚,妳究竟在雪糕裡落了什麼迷藥?』

彩嵐哈哈大笑起來。跟著才笑言:『你吃冰淇淋也會醉倒,關我什麼事呀?』

友楠正經地回應:『那我也要知道自己吃了什麼東西入肚子的。』

彩嵐再笑起來:『歐洲也出了「掛牛頭,賣馬肉」事件,有誰知道自己吃下帶有藥性的馬肉呢?』

友楠便以堅持的語調說:『但現在我是可以知道自己食了什麼藥物的。』

一雙趣怪的眼睛,凝視著與她只有數吋之遙的疑惑眼神,沒有作出任何回覆。

片刻之後,被期待作聲的嘴唇,吻上沒有準備的嘴巴。兩張黏貼的嘴唇分開少許之時,嘲諷的語音才傳入友楠的耳孔:『你有沒有愚蠢一點呀!倘若你中毒,我還會跟你嘴吻嗎?』

詫異的嘴巴頓時啞口無言。

口舌佔上風的嘴齒跟著笑說:『你睡覺時也會向「咕咕仔」(陽具)抓癢的。』

友楠才開腔:『現在我那話兒也非常癢癢呀!』

彩嵐微笑一下:『那麼我現在幫你抓抓也沒有問題的。』

話畢,彩嵐就掀開被子轉身,然後再伏回友楠的身體,臉向著他的下體,以手輕撫沒有毛毛遮攔的陰囊。友楠便為她再蓋好被子。


溫暖的被窩裡,已經形成了69式的性愛姿勢,教友楠感到困窘。但柔順的撫慰又使他的陰部享受其中,友楠惟有閉上雙目,只讓下體沉醉在溫柔鄉。

陶醉在享受陰部按摩的軀體突然被傻笑聲喚醒:『你這隻「丹麥光雞」只長出了些少毛毛,還需要待一段時間才可振翅高飛呀!』

友楠張開眼睛,馬上回應:『妳頭麻鷹的羽毛十分茂盛,弄得我好像有點兒鼻敏感,妳不如穿回內褲吧?』

彩嵐立即失聲地笑出來:『你被我隻禿鷹嚇唬了嗎?』

友楠遲疑了一下才回答:『我沒有如此近距離見過大鷹呀!』

彩嵐再笑起來:『你讀藝術,不是見慣全裸女人嗎?』

友楠吞吐地回應:『但我不是婦科醫生嘛!況且……』

彩嵐哈哈大笑一會後才再問:『況且什麼呀?』

友楠躊躇著,他待了片刻才說:『新年嘛!我的臉向著妳的屁股,我怕會「撞邪」呀!』

彩嵐再笑起來:『你們做營業員的,特別迷信。算了吧!我不逼你了。你就用舌頭舔一下我頭麻鷹嘴中的小玉,我就不需要你繼續以臉迎股了。』

友楠頓感困擾:『不是吧!我明天要再見一位西人大客,正與他洽談一件唐明皇的古董呀!你讓我成功售出了該件古物,我才親吻妳的玲瓏小玉吧!好嗎?』

彩嵐笑著說:『好吧!倘使你售賣了該件古董,就請我吃飯吧!』


友楠跟著掀起被子,二人準備落床。彩嵐正值坐起來時,友楠立即以兩隻手掌按著彩嵐兩邊屁股,慎防被她碰撞到他的臉孔。

彩嵐隨即伏回友楠的軀體,然後說:『你想撫慰我的屁股嗎?隨便吧!但不要玩得太久,我有點兒肚子餓,想吃早餐了。』

友楠不願彩嵐再批評他迷信,雙手唯有在兩顆光滑的臀部磨擦一會。

他兩隻手掌離開渾圓的屁股後,彩嵐便坐起來。但她的身體在移動時,一邊屁股卻意外地碰上友楠的嘴唇。沒有意識的嘴巴,就不由自主地張開少許,兩片於晨曦中,被熱吻所濕潤了的嘴唇,頓時吸吮著柔嫩光滑的股肌。

滑股蠕動了一會後,一絲陶醉忘我的語音,傳進友楠的耳朵:『你的口舌非常溫暖和潤滑呀!』

屁股之感頓時喚醒了沉迷於股香的嘴唇,他馬上轉移臉孔,嘴巴才離開了充滿壓迫感的玉臀。他雙目隨之凝望著兩條玉腿之間的濃密烏絲,遙他而去。

彩嵐轉身,看見友楠的臉色,憑藉女人的直覺,她透視了呆滯眼底裡欲親還拒的矛盾心事。


兩人在吃著自助早餐的始段,彩嵐於擺放食物處遇上了一位六十多歲、穿著花短裙的女人。這位頭頂戴著一個大花頭飾的女人,主動跟彩嵐打招呼,她們隨之寒暄起來。

含晴隨口問彩嵐:『妳跟男朋友來這兒渡假?』

彩嵐臉露詫異的神色:『你怎會知道的?』

含晴高興地回答:『因我自己也是跟男朋友來遊玩。』

彩嵐雙目頓時發亮:『什麼?男朋友?』

含晴含羞地回應:『是呀!我半年前去歐洲旅行,邂逅了他,才開始了我人生中的初戀呀!』

彩嵐微笑地問:『他也是退休了吧?』

含晴正經地回答:『他比我年輕十年,未曾退休。他是英國牛津大學生物考古學教授,對古人類的進化研究有獨到的心得,見猿人多過見人。』

彩嵐笑了一下:『那就好了,你不用擔心他見異思遷。』

含晴自滿地說:『我就是貪圖他有這個優點,最鍾愛古人。』

彩嵐跟著轉了話題:『你的姪孫怎麼樣?』

含晴:『他已經復元了。你說得對,割包皮也是趁早割為佳。』

兩位女人閒聊了一會,才各自返回自己的桌子。

早餐至尾段,含晴挽著她的英藉男友走至彩嵐和友楠的桌旁。他們互相介紹後,教授知道友楠是售賣古董的,立即問他取名片。友楠跟著以十分專業的態度跟教授講述一些中國古董文物。

此時含晴從手袋取出一張紙,然後遞給彩嵐。彩嵐取起紙張來看,正想發問時,含晴便開腔:『我們預訂了昂坪360纜車的水晶車廂,準備上去遊玩。但我剛跟男朋友講起九龍也有猴子聚居的地方,他就說寧願去看都市山猴,也不去坐吊車上山。我就把這套票送給你倆去歡愉吧!』

彩嵐臉露困窘之色:『我先要謝謝你!但我患有畏高症,從來也不坐吊車的。』

含晴的眼目隨即快速地射向友楠,然後返回彩嵐的臉龐,風騷地說:『水晶車廂,是私人空間,你嗲聲嗲氣著他摟著你便可了。女人最緊要懂得扮作柔弱和無知。』

含晴在彩嵐診所時的嚴肅形態,跟現在的輕佻神情判若兩人。究竟這是她本來的性格,或是「蜜運」使她放下拘謹的心態,彩嵐就沒法子猜透了。

友楠跟教授的交談完結後,含晴對友楠說:『阿哥哥仔(子),你不要錯失今早這個做護花使者的機會呀!』

她說完後,向友楠單眼眨動了數下,然後臉轉向彩嵐,向她說:『記住我講的說話,沒錯的。』

含晴和她的教授男友隨之跟他們倆道別,挽著手臂親密地離去。

友楠望著含晴離去的背影,隨口問彩嵐:『她的眼睛是否有眼疾?』

彩嵐頓時哈哈大笑起來。

她笑完後,才問友楠:『為何你跟西人解釋中華文物也如此仔細?就算你亂講,他們也沒法子辨別真偽的。』

友楠平和地回答:『一些歐洲人對中華文化了解甚多,我不能亂講。北美洲的西方人,就會以為香港是日本的其中一個大城市。兩類西方人士對亞洲的認識全然不同。』

彩嵐:『原來如此!』


友楠跟著隨手拿起檯面的紙張來看,彩嵐就轉告含晴取消上昂坪的原因。她跟著躊躇起來,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友楠隨意說:『我也未曾坐過昂坪360纜車,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。』

話畢,彩嵐隨即見到單眼眨動的臉孔,她跟著哈哈大笑起來。

彩嵐笑完後才向友楠說:『我料想不到你這個呆板臉蛋也懂得單眼。但我是患有畏高症,你別妄想趁機打我主意。』

他們吃完早餐,往酒店辦理退房手續後,彩嵐問友楠:『我們不如去東涌走一趟?』

友楠沒有遲疑地回應:『我想見到你膽顫心驚的模樣。』

一個拳頭隨即撒嬌地打上口出狂言的胸膛:『你別妄想可以胡作非為呀!』

沒有理會行程的彩嵐,在踏出港鐵車站月台時,詫異地問:『我們不是去東涌漁村嗎?』

一張漫不經心的嘴巴隨之回應:『我們昨天才到過西頁碼頭,今天又去東涌食海鮮,似乎悶一點吧!』

彩嵐以有點兒憤怒的語氣說:『你信不信我摑掌你一巴掌?』

友楠聽後,伸出手臂跨過怒氣的背脊,以手掌按著彩嵐另一邊臂肩:『我也被妳騙了上床,如今我只是騙妳上昂坪而已!』

彩嵐不忿地回應:『上床對你有益無害,但上昂坪我是有畏高症的。』

雖然彩嵐的語調漸見強硬,但友楠卻是平和地說:『我剛割了包皮,跟妳上了床後,我也憂心忡忡啊!』

彩嵐頓時啞口無言。


二人於昂坪360纜車站側旁的商場逛著。彩嵐在一家服裝店,看中了一條大減價的超短百褶裙。她取下裙子,把它放於自己的腰部。嬌甜的臉蛋,流露出徵求認可的意見。只從口齒移動方可辨認出說話內容、幾近沒聲的輕語:『我穿上這條裙子是否好看?』

友楠沒有意料會有女生詢問他衣飾的觀點,他遲疑了一下才回答:『這條裙子非常配合妳的氣氛。』

彩嵐跟著拿了裙子往試身室穿上。

她從試身室穿著裙子走出來,再問友楠的意見。

微笑的認同,教彩嵐取出錢包付賬。

友楠跟著詫異地問:『你就穿著短裙子上昂坪?』

彩嵐以堅定的語音回答:『我沒有準備上昂坪喎!』

六十多歲的含晴,「蜜運」時也穿著短裙,教彩嵐不自覺地要更換上一條更短的迷你裙。

他倆走出了商場後,友楠以手挽著堅持的手臂:『我會在水晶車廂內摟抱著妳。』


沒有回應的臉孔,就跟隨著沒有躊躇的腳步,朝向昂坪360纜車站進發。

水晶車廂的自動門關上,他們倆坐於一邊座椅,兩人面向著前方,友楠以手臂摟抱著不安的軀體。車廂緩緩地離開平台,逐漸地向上爬升。忐忑的臉龐雖然有點兒緊張,但也總算被關愛的手臂和胸膛鎮靜下來。

友楠也從未坐過昂坪360纜車,他也好奇地四處張望,和逗彩嵐說話。


友楠見彩嵐慢慢地平靜下來,跟著才對她說:『妳看一下腳下的玻璃板,風景十分美妙。』

隨意的眼神看了一下,馬上跳上了在毫無準備的身軀。俯伏於友楠肩膀的臉頰,閉上雙目,沒有作聲。兩隻手臂隨之摟抱著驚慌的背脊。性格剛強的軀體,如今變得懦佉和被動。

友楠沒有再作聲,他在享受著被小鳥依人的男兒氣慨,心裡在自鳴得意,沾沾自喜。

沉醉在自滿的臉孔,突然被輕柔的臉部磨擦所甦醒。磨擦逐漸由一邊臉移至他另一邊臉頰,而且力度漸漸加強。在冬日的吊臂纜車上,暖烘烘的臉孔徐徐地互動著緊貼起來,就在難分難解之際,兩張飢餓的嘴唇,在毫無預兆下吸吮在一起,垂涎向著對方的口腔飛濺,互訪的舌頭,把早餐時遺留下果醬的鮮味,傳遞至另一處溫腔,甜蜜的口液,交替地潤愛著相互的心靈。

纜車經過鐵塔的齒輪時,較為強力的震盪才把兩張緊鎖的唇舌分開,彩嵐才站立起來。然而,她在望向玻璃地板時,便立即躺臥友楠的大腿上。

後腦枕著一處結實雙腿的臉龐,雙目向上望著友楠的下巴,含情脈脈。兩雙情慾眼神漸漸醞釀起來的情感,教友楠沒有意識地彎下腰,一對依然濕潤的嘴唇便再度黏附在一起。

親切的嘴吻教一隻閒置的手掌撫慰著空虛的小腹。彩嵐的舌頭反應教該隻手掌開始失控,緩慢地移至短裙處,輕撫裙布遮掩下的私處。

柔性舌尖的激烈反射,教裹足不前的手掌,流竄進迷你裙裡幽暗的纖巧內褲。輕柔的手指,愛撫著巧小內褲下充血的陰核。突然震動的一雙玉腿,鼓舞了數隻巧指在那兒徘徊和流連。

吊車再渡過另一個鐵塔齒輪時,嘴腔和陰戶也同時受到親密呵護的彩嵐,已經感覺不到吊臂纜車車廂的震盪了,她經已進入了忘我境界,不知自己身處於她畏懼的高空。

纜車到達目的地時,他倆踏出車廂,溫婉的語音傳入友楠的耳朵:『幸好我沒有掌摑你一巴掌,否則我就錯失了一個如此刺激和甜蜜的旅程了。』


他倆在昂坪市集享受了愉快的數小時。在吃過午飯後,友楠遇上了翌日要跟他購買唐明皇古物的西人史密夫先生。他跟友楠說翌日的預約由上午改為下午,因他要到另一家文物店再看一下。雖然友楠微笑地回答沒有問題,但他心裡是感到忐忑不安的。

史密夫先生跟他們道別後,友楠心深不安地跟彩嵐說:『不知是否我今晨臉向過妳的下體而「撞邪」,以致這單洽商多次的生意也會告摧。』

彩嵐便安慰友楠:『史密夫先生只是要更改時間,你不用如此悲觀吧!』

友楠自言自語:『我也希望是如此!』


下午時分,他們返回昂坪360纜車站時,彩嵐跟友楠說:『我要去廁所。』

她轉身離去時,友楠看著她的背影,覺得奇怪,為何她這次去如廁,沒有把手中的小藤箱交給他?

他們再度踏入水晶車廂後,悶悶不樂的友楠又再摟抱著彩嵐。


吊車離開平台,緩慢地向山下移動時,彩嵐雖然還有點兒緊張,但她強作鎮靜,微笑地向友楠說:『不如你拉起椅子,我們雙雙躺下玻璃地板,或許會更加刺激。』

友楠的疑慮面容才消退了少許。他拉起了兩張椅子,然後躺臥玻璃板上。兩條玉腿跟著跨越他的身體,走至他的頭部,然後轉身,兩隻腳板分別放於友楠頭顱兩旁,腳尖觸碰著他的肩膀。

友楠雙目望著在他眼睛兩旁的玉腿,詫異地問:『妳想幹什麼呀?』

回應的是突然的驚喊聲:『嘩!有隕石襲擊地球呀!』

彩嵐即時蹲下身體,友楠感到莫名其妙之際,猶如羅傘的迷你格子圖案裙於剎那間便覆蓋他的頭顱。「羅傘」下降時,漸近的「烏絲內褲」早已把友楠嚇至目瞪口呆。

「羅傘帳蓬」裡散落的誘惑芳香,醉倒一隻敏銳的鼻子。兩股玉臀遮蔽了一對探索的眼球,四周頓成漆黑一片,教全無準備的臉孔不知所措。


愕然驚訝的嘴唇,頓時失去了喊叫能力。濃蔭密林中的兩片厚唇,壓止了友楠可以發出求救聲的器官。仍然反抗的意願,導向友楠開始左右扭動著臉孔。下墮的搖晃車廂,使幽叢中的厚唇與極想呼喊的嘴唇若即若離,教兩片陰唇逐漸被刺激至灼熱起來。

然而,被受擠壓的五官依然拚命地跟玉臀力戰不降,渾臀唯有離開臉蛋少許,不斷扭轉的頭顱才停止擺動。豪臀隨之再度壓下臉龐。靜止的頭腦又再奮力轉動,迫使圓臀要再次移離臉孔。如此「壓」與「放」的來回動作,經過「七擒七縱」後,頑強的頭顱始終沒法子匹敵盈臀持久而強勁的重力和動力,奮戰不懈的五官終於被彈性屁股的壓榨所馴服,互相關懷地緊貼在一起,無分彼此。

屁股與臉蛋的融合,致使斷斷續續的語音從幽暗的陰戶傳至忘情地享受著征服感的耳孔:『我條「咕咕仔」(陽具)非常繃緊呀!』

滿以為如此哀怨的請求,會令厚唇放過他的頭腦,卻是事與願違。關愛著友楠健康的人兒,並沒有減輕友楠陰莖血液的流量。

一條緊縛的褲頭皮帶突然被解脫,拉鏈隨即被扯開。靈活的巧手,從一條腫脹的內褲裡,挽救出受屈的陰莖,使他重見天日,一柱擎天,在高空中吸取日月精華。

然而,妙手卻誤會了友楠的意思,她以為求救語聲是找藉口擺脫嘴唇受到的會陰擠壓。

數隻溫馴的手指,慢慢地撫愛著嫩滑的陰囊,如癡如醉的聲線傳進友楠的耳朵:『只要你乖乖地順從我的意願,你的祠堂便可愉悅地渡過這一趟溫馨的旅程,否則就會險象環生,危險過吊車斷纜。』

就範了的嘴口,沒有意識地伸出舌尖,撫慰著兩片厚唇之間的玲瓏小玉,水晶車廂裡徐徐地奏起悠揚悅耳的床叫聲,隱藏於濃密森林中的洞穴逐漸地流出仙液,滋潤著努力以赴的舌頭,教他再沒有恐懼,忘情地親愛著充血澎湃的陰戶。


此時一位攝影愛好者,正在東涌拍攝昂坪360纜車。他以長距變焦鏡瞄準一個水晶車廂的底部時,頓時目瞪口呆。

他拍下照片後,即時取出手提電話,向朋友說:『嘩!昂坪360的水晶車廂內,有奇人在玩雜技,躺臥玻璃地板彎腰,兩隻腳板放於頭顱兩旁。』

因為角度和光線的關係,攝影愛好者誤以為二合為一的彩嵐與友楠是同一人。

熾熱的陰戶在確定了一條雄糾糾的舌頭被她馴服後,彩嵐從放於他們身邊的小藤箱,取出消毒紙巾。她跟著伏下友楠的軀體,清潔眼前的「丹麥光雞」。

扭捏紙巾被放回小藤箱後,溫暖的臉孔,輕柔地撫愛已見康復的陽具,與他相擁而吻,相依而戀,相互依偎對方的靈體。自出娘胎已被包皮保護的敏感龜頭,初嚐世間情,致使堅挺的陽具不時失控地彈跳起來。

雖然彩嵐的雙眼偶爾看見玻璃地板下的深谷和浩海,但她已經再沒有驚懼。她的畏高症已被面前的剛陽之氣所安撫,被一條品嚐著她陰戶芳香的乖巧蛇舌所治癒了。

吊臂纜車將要返抵站台時,彩嵐才站立起來。友楠頓時喊叫出來:『嘩!陽光非常耀眼呀!』

彩嵐大笑起來:『你現在就猶如在陽光熾烈的雪地帳蓬裡走出來,應該給你一對墨汁太陽眼鏡,否則你可能會出現雪盲的徵狀。』

友楠穿回褲子站起來,他跟著拉下摺起來的椅子後,彩嵐從小藤箱取出紙巾,抹乾友楠佈滿陰液的嘴巴。她跟著再取紙巾,抹掉自己陰戶周圍的口液。然後才從小藤箱取回自己的纖小粉藍色綁帶內褲穿上。


他倆踏出水晶車廂時,彩嵐喜氣洋洋,因她的畏高症已經被徹底治癒了。

二人返回九龍紅磡的餐廳吃飯。本來是十分融洽愉快的一天,卻被友楠的疑慮所壞透。

晚餐至尾聲,他憂心忡忡地向彩嵐說:『我被妳那話兒碰過,不知明天我是否可以售賣出史密夫先生鍾情的唐朝文物?他後天便要離開香港了。』

彩嵐頓時怒氣沖沖地回應:『你講什麼呀?那個人不是從女人陰道出來的,除非是剖腹生產。被女人陰戶跨過就會「撞邪」,全人類也會「撞邪」的。』

友楠被彩嵐的突然發怒嚇呆,他沒有作聲。彩嵐跟著叫侍者結賬。

他們默默無言地步回黃埔花園彩嵐所住的大廈時,彩嵐才開腔,以憤憤不平的語氣向友楠說:『你的頭被我的陰戶騎過,我保證你從此會鴻運當頭。』

話畢,她即時轉身走進自己所住的大廈,沒有跟友楠說再見。

片刻之後,友楠才若有發現地喊叫:『我的內衣褲還在妳的小藤箱裡呀!』

可是,憤怒的背影並沒有聽見要求取回內衣褲的吶喊。


星期一的傍晚,彩嵐離開她工作的診所,對坐於候診處的唯一一位男兒視若無睹。她踏出診所時,手臂被從後而至的手掌扯著。

沒有轉頭回望的身軀,只是以倔強的語氣說:『你馬上放手,否則我會喊叫非禮的。』

友楠唯有鬆開手掌。他倆走至街上時,友楠跑至她前面,然後轉身跟她面對面,阻擋了她的去路。彩嵐想移動身體來避開他時,友楠伸出雙手,分別捉住她的兩隻上臂,然後歡欣地對她說:『我今天下午終於售賣了唐明皇的唐三彩尿壺給史密夫先生了。』

彩嵐頓時「哼」了一聲,跟著扭動身體,擺脫了友楠的手掌,傲慢地仰面繞過友楠的身旁走去。

友楠隨即轉身,再拉扯著她的手臂,跟著向她說:『你的朋友含晴的教授男友,原來他父親是荷蘭人,母親才是英國人。』

彩嵐才停下腳步:『他們找過你嗎?』

友楠:『他們今早來過我的文物店,看中了一對繪畫了鄭成功故事的巨大瓷器花瓶,教授問我鄭成功是什麼人?我回答鄭成功是中華民族英雄,但不要緊的,這只是一個象徵性的繪圖,況且你是英國人。』

彩嵐便接上了友楠的說話:『那教授就講出了他的身世,你就做不成生意了。』

友楠驕傲地說:『我當然沒有講鄭成功把荷蘭殖民主義者趕出台灣,我只是介紹他是反清復明的英雄而已。教授也回應他對明朝和清朝的歷史非常熟悉,只是未聞鄭成功之名。』

彩嵐跟著以嘲諷的口吻說:『你的頭腦如此迂腐,何以突然會變得這麼靈活?竟然懂得避重就輕去處事?』

友楠喜上眉梢地說:『我今天做成了兩單大生意,也是全憑妳說會使我鴻運當頭,才信心大增。我想請你吃晚飯呀!』

彩嵐再「哼」了一聲,沒有理睬友楠的說話,繼續向前走。

友楠追隨彩嵐至中環至尖沙咀的渡海小輪碼頭時,彩嵐才停下腳步:『我今晚約了朋友逛街,不可能跟你吃晚飯的。但今個週日晚上我是有空閒時間的。』

友楠愕然地回應:『不是吧!週日是元宵節,我雙親和姊姊在週六晚才旅遊回來,我們一家人要在週日晚上出外吃飯呀!』

彩嵐馬上問友楠:『你是否有誠意向我賠罪和感謝我?』

友楠以堅定的語調回答:『這是毫無疑問的。』

彩嵐微笑地說:『你可以把鄭成功事蹟的繪畫花瓶賣給荷蘭人,我要考驗一下你如何處理我與你家人的關係。』

友楠便不假思索地回應:『那你分明為難我吧!』

彩嵐再「哼」了一聲,她便拂袖而去。


元宵節的傍晚,彩嵐獨個兒走至紅墈黃埔美食坊的入口,眼前出現的景象教她驚愕。

友楠的母親親切地向彩嵐說:『我的乖乖兒說,農曆新年期間,香港醫院的急症室擠滿等待求診的病人,幸得妳的幫助,我家的子孫嗣才得以修復,所以我提議馬上請妳吃晚飯,以表感謝之恩。』

他們隨之轉身,走進黃埔美食坊。此刻彩嵐和友楠走在友楠雙親和姊姊的後面。彩嵐放緩了腳步,然後才輕聲地向友楠說:『你都可謂毅進了,竟然瞞著雙親和姊姊,若無其事地把我納入了你的家庭裡面。我何時要求見家長的?』

友楠沒有回答,他只是臉露沾沾自喜的笑容。

只有進退兩難的困境,才可創造不朽的智慧。


QR Code  有愛冇性

16 則留言:

  1. 哈哈哈!原來下集仲抵死
    仲要遊覽一番。
    360纜車一幕,如果拍戲就十分經典了。

    元宵佳節,如此渡過也不錯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友楠唔係割完包皮冇耐咩,彩嵐咁樣刺激佢,唔怕爆線咩 :o 唔通好似鳯凰咁,必先經慾火洗禮,至可以重生後振翅高飛 :p

    坐水晶車廂咀得咁激,咁咪做真人騷畀人任睇 :o

    哈哈,再睇落去,先知有龍友喺遠處影相,好彩因為角關係,佢誤以同一個人啫 :p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卡臣:

    我上星期在執昂坪纜車的照片時,突然鹽上腦,但我又未坐過水晶車廂,不知是怎樣的.幸好在網上找到水晶車廂玻璃地板的照片,咁我就可以構想故仔,由「床戰」提升至「空戰」了.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世純:

    我都有諗過,剛割完包皮,那兒受不起刺激.後來決定,就將就一下,只描寫臉頰碰撞,連口交都無.

    手術後九至十日已經可以拆線了.況且割包皮,有些線會溶化或自動甩脫的.

    「坐水晶車廂咀得咁激,咁咪做真人騷畀人任睇?」
    哈哈!聽鹹故,唔好駁故.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臉頰碰撞、彩嵐嘅短裙仔再加上品玉,唔駛等自動溶線喇,哈哈。 :p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未搭過360昂坪纜車,有d畏高架.

    回覆刪除
  7. 世純:

    我只聞「品蕭」,未聞「品玉」.我諗了一下,豈有此理!跟住才從心裡笑出來.你的形容認出夠創意.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8. Jessica Chan:

    昂坪360纜車,穩定過海洋公園的吊車很多.海洋公園的纜車,每渡過鐵塔齒輪,振到心震.

    回覆刪除
  9. 俾女生騎過衰運?實在太傻,太愚蠢嘅男尊女卑大男人主義荒謬!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佛爺:

    哈哈,呢個詞語我唔記得喺邊度聽番嚟O架 :p

    回覆刪除
  11. 校長:

    係喎!我都無諗過男尊女卑的問題,只是奇怪咁多人認同如此莫名其妙的思想.

    回覆刪除
  12. 世純:

    「品玉」從何出處不要緊,但你頭赤條條的馬騮再給我靈感,去寫生物考古學教授去睇城市山猴.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13. 我等緊纜車一幕呀,係咪會有我D相架?好緊張呀

    回覆刪除
  14. naruto:

    你冇回覆我,所以我無用到你D相.我估你怕尷尬囉!

    回覆刪除
  15. 我覆慢左呀,但我喺你上兩篇留返言,但而家搵唔到。。。無緣呀:(

    回覆刪除
  16. naruto:

    你有咁多靚相,留下次吧!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