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2年12月2日星期日

仁川機場迷霧夢


仁川機場迷霧夢

初春的清晨時分,航機椅背上的液晶顯示器,出現橙黃色圓圈和長型藍色燈光的跑道,乘客已經扣緊安全帶,空中小姐也返回自己的座椅。A380空中巨無霸正邁向韓國首爾的仁川國際機場,準備著陸。

春蓉向坐在她身邊的若秋說:『我帶你去一處幽靜地方,可以躺下一會,待至早上舖子開門後,我們就一同去吃人參雞粥。』

若秋隨意地問:『我們是否要等待你的親友到來,才一起吃早餐?』

春蓉:『不用等待他們,我知道你不想應酬,而且你乘坐返回多倫多的飛機較早起飛。』

若秋:『那麼,謝謝你!』

春蓉:『你有沒有打算回流香港?』

若秋:『暫時沒有這個計劃,香港租金和生活開支十分高昂。』

春蓉:『多倫多的租金也不便宜,你已經工作數年,也說消費要非常謹慎,才可儲蓄到一點收入。』

若秋:『若果我在多倫多北部的旅遊小鎮找到合適的工作,我會搬回那裡居住。一來可以到我父母開設的餐館幫手,二來我可以住在家裡,節省不少開支。』

春蓉:『那兒冬天風雪十分厲害,你不怕麻煩嗎?』

若秋:『沒有下雪才驚呀!越大雪越好,才有遊客來滑雪,餐館才有生意呀!』

春蓉:『我就很怕寒冷,想不到你會喜愛皚皚白雪。』

航機就在她們閒聊中,降落仁川國際機場。

二人走過了一段漫長路後,到了等待乘機的候機大堂。


她們經過一處未開門營業的食肆時,春蓉以手示意說:『一會兒後,我們來這裡吃人參雞粥。現在先去一處很多人也不知道的、可供休息的靜寂地方,而且那兒有免費沐浴。』


她們就乘坐電樓梯,走至寧靜的二樓,在一處供過客躺下的沙發椅小休,直至晨曦的食店開門營業。

早晨時分,她們到了一處集合數家日韓餐廳的食肆坐下,然後叫了一些韓式食品。

一碗人參雞粥放下後,她們便開始進食。

春蓉隨口說:『我第一次來這裡品嚐這味人參雞粥,是與他一同吃的,那時我們還未畢業,已經是多年前的事了。』

若秋詫異地問:『你們經已分手,吃到這味菜色,你還會念起他?』

春蓉從容地回答:『其實他為人不錯,只是缺乏生活情趣。而且,我去了洛杉磯後,邂逅了半文,他風趣和充滿幽默感,他父親跟我家又有生意往來,我就決定棄舊迎新了。』

若秋遲疑了一下:『但你是否會做得太過 .....』

若秋跟著住了嘴,沒有再說下去。

然而,春蓉並不介意,她接駁了若秋的躊躇:『雖然我收下了他的求婚戒指,但我願意交還他的。只是他跟我說,我還未下嫁半文,始終有機會返回他的身旁,所以他著我保留他送給我的戒指。』

若秋不願再提春蓉跟前度男友分手的事,她心底裡是同情他的。

二人吃早點至尾聲,一對中年夫婦和一對二十多歲的男女走至她們桌旁。春蓉跟他們打招呼後,她便向若秋介紹他們四人:『這是半文的姨丈和姨媽,和他們的一對子女。他們剛在首爾遊玩了數天,我們是會一同到洛杉磯的。』

他們四人隨之坐了在她們的六人檯子,然後便看餐牌選擇美點。

春蓉的姨媽落單叫了食物後,她的大兒子沛山向春蓉說:『我在照片中見過你的摯友若秋,但真人還是第一次見到。』

春蓉跟著打趣地說:『你是否覺得她真人比照片還要亮麗?』

沛山肯定地回答:『這是當然的。』

若秋跟著垂下頭,輕聲地說:『我要去洗手間。』

她即時站起來,離開了餐桌。春蓉也跟著站起來,尾隨著若秋。

二人走至洗手間後,春蓉向若秋說:『沛山的性格十分活躍,他是非常適合妳的,為何妳逃避了他?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呀!』

若秋吞吐地說:『我沒 ..... 沒有心理準備呀!』

春蓉有點兒氣憤地回應:『你是否要選擇一個良辰吉日,才可認識男朋友的?』

若秋跟著轉了話題:『我怕誤了飛機,還是早一點回到候機的閘口為佳。』

她們二人回到餐桌,若秋立即取起她的手提行李箱,然後向其他人道別。

此刻沛山馬上站起來,向若秋說:『我送你去閘口吧!』

害羞的若秋,垂頭地輕語:『不用麻煩你了。』

話畢,她就轉身拖著手提行李箱離去。

春蓉追隨了若秋數步,向她的背影說:『夏天我們會到拉斯維加斯遊玩,不如你也來參加吧!我們一伙人,你不會覺得尷尬的。莫非妳打算一輩子也瑟縮在滑雪的小城嗎?』

若秋轉身,微笑地回應:『你讓我考慮一下吧!』


她獨個兒乘坐電樓梯返回候機大堂,想以智能電話上網發電郵時,才知道電話的電力耗盡。她便返回清晨時分跟春蓉休息的地方,想以那裡的USB充電插頭,跟智能電話充電。可是,全部插頭也已經被用上。她唯有走至擺放多部座檯電腦,提供免費上網的地方等候。她徘徊在那裡很久,也沒有人離開那些座檯電腦。


她轉身望回那些USB充電柱子時,一絲似是陌生,卻是熟悉的語音傳進了她的耳朵:『你在等待電腦上網嗎?』

若秋再轉身,驚訝的眼神抹去了她害羞的性子:『為何你會在這裡?』

思凡:『我在隔鄰看電視的地方休息。剛剛睡醒,準備走去入閘口。』


若秋:『你準備到多倫多?』

思凡:『是的。』

若秋:『我忘記發電郵,通知我朋友來接機,剛巧我的手機又無電 .....』

思凡:『不要緊的。我們先走去登機閘口,然後我才借我的平板電腦給你用,怎麼樣?』

若秋:『那麼好吧!』



絲毫沒有心理準備,反而教害羞的若秋,從容地面對思凡。他們在步向登機閘口的途中,若秋才覺得困窘起來。畢竟,兩人第一次獨步,她對思凡的慕意,更為激化了她的羞澀心態。


二人於入閘口的椅子坐下後,思凡取出平板電腦。他開啟電腦和設定了上網後,便把電腦遞給若秋,然後向她說:『我以前見過一些洋婦要求更換座位。你不如把登機証交給我,讓我問一下我們可否坐在一起?現在距離起飛的時間尚早,可能還有機會更改座椅的。』

若秋躊躇了一會才點頭。她跟著便從手袋取出登機証,然後交給思凡。思凡取過登機証後,便走了去閘口的櫃檯,只有若秋留下以平板電腦上網。

過了一會,若秋抬起頭來,她靜待朋友的電郵回覆。此刻她才見到思凡還在跟櫃檯的一位女職員糾纏。她本想走過去,叫思凡放棄換座的要求,卻又怯懼起來。

鍥而不捨的思凡返回她的身旁時,若秋從他的臉色,已讀到他的心情,隨口問他:『你以什麼方法更換了座位?』

思凡理所當然的說:『我說是他們弄錯,我原本是應該與妳坐在一起的。而且妳感到不適,我要照顧妳。』

若秋頓時目瞪口呆。她完全沒有料到思凡會花盡心思,為了與她同坐。

他們二人把登機証放好後,若秋問:『為何你會在這裡?你不是在香港發電廠工作的嗎?』

思凡:『我一年多前返回加拿大,再攻讀工程碩士課程。這學期正往韓國的車廠實習,現在已經實習完結,所以返回多倫多。』

若秋頓時了解到他棄工從讀的原因,但她沒有追問,只是再說:『那麼你何時畢業?』

思凡:『我讀多一個學期,八月份便畢業。』

若秋:『到時有何打算?』

思凡:『當然是返回香港,多倫多沒有工種給我做的,我只有到小鎮的車廠工作,但我最怕小城的苦悶生活。』

若秋遲疑了一下:『小鎮生活有她的寧靜與和諧。』

思凡:『在小城讀書就很好,誘惑性少,但生活和工作,我就受不了。』

雖然他們對於生活的態度呈現分歧,但依然無礙羞澀的若秋,與思凡的閒談。

若秋心裡始終有一絲疑雲,她總覺得思凡坐近她,是為了要知道春蓉的近況。她突然隨意地說:『我是跟春蓉一同乘機來到這裡的。她準備去洛杉磯,我知道她在那一個閘口登機,你還有時間去見她的。』

思凡頓時愕然起來。他沉默了一會,然後才說:『我怕誤了登機時間,不用了。』

若秋毫不遲疑地回應:『現在時間尚早,否則你也更改不到機位的座椅。』

衝口而出的若秋,她說完後,羞愧地垂下頭,思凡也沒有作聲。二人也就靜寂起來。

靠近閘口的座椅逐漸被乘客坐滿時,思凡才開腔說話:『你雙親還在多倫多北部的小鎮經營餐館嗎?』

若秋垂著頭點頭:『我在每個長週末也會回去幫手的。』

思凡:『那麼夏天我會伙同數位朋友到那兒玩,順便幫襯一下你雙親的餐館。』

這時若秋才抬起頭:『謝謝你!但你是否懂得如何去那個小城?』

思凡微笑了一下:『我不是女生,怎會不懂方向的?』

若秋回以笑容,他們又再閒聊起來。


閘口開啟時,乘客陸續登機。他們走至座位處,思凡幫若秋把手提行李箱放上行李櫃,然後向她說:『你坐窗戶的座椅吧,睡眠也較舒服一點。』

一架波音777客機緩慢地移動至跑道的一端,引擎聲突然更加響亮,機身隨即向前疾馳,衝上雲霄,邁向北極圈。

在寒冷的北極上空,數隻關愛的手指,不時為一張倚窗的熟睡臉孔,拉上因她移動身體,而掉下少許的毛毯。

若秋回到多倫多不久,她於父母所在的小鎮找到了工作,跟思凡見面的機會少了許多。


夏天的到來,若秋並沒有到拉斯維加斯遊玩,每逢長週末的前夕,她只是期盼從南方而來的探望。

夏去秋來,思凡畢業,若秋陪伴他返回香港。春蓉相約她在仁川機場的候機大堂相聚,然後才一同乘坐飛機回港。


他倆到達仁川機場後,在觀賞一些韓國的傳統民俗服飾表現時,遇上了春蓉。

春蓉愕然地問他們:『為何你們會在一起的?』

若秋沒有回答,因她一直隱瞞與思凡的交往,致使春蓉全不知情。而且,思凡以為春蓉是知悉他與若秋來往的。

然而,在思凡新相識的朋友裡,他們只認識一位內向而含羞的餐館雜務員,只是收款和打掃檯椅,連侍應生的職位也未曾做到。他們從來也不知道思凡曾經有著一位未婚妻。春蓉於思凡的昔日生活圈子裡,也就無從得知一段圈外情。

思凡望著春蓉驚訝的神色,他也感到尷尬起來,迂迴地說:『剛巧若秋的表親在香港結婚,她代父母回港參加婚禮而已。』

春蓉心知思凡避開了她的問題,但她暫時不再追問,隨口地說:『我們一同去吃人參雞粥吧!』

他們走了數步,春蓉突然若有所悟地問思凡:『你全家人已經回流香港,為何你會從加拿大回港的?』

思凡臉露困窘之色,不是春蓉的變心,他怎會以求學來淡化情感的傷痛。

若秋見到思凡的窘態,她即時代為回應:『他兩年前重返校園,現在剛好畢業,準備回港尋找工作。』

他們三人才繼續前往日韓食品的餐廳進食。

這次他們三人雖然也坐了在一張六人檯子,但春蓉和若秋坐在一起,而思凡就坐於若秋對面。


一碗人參雞粥放下檯面,思凡隨即取起匙筷,他先把食物分配給若秋。春蓉的視線停留在思凡的匙筷上,心裡甚為忐忑。她料想不到多年前,上演在她身上的景象,如今她竟然成了一位觀眾。

這頓膳食也教若秋忐忑不安,她也隱藏了春蓉的一個重大變遷,沒有告知思凡。愛情是自私的。含羞的若秋,她夾在一對舊戀人之間,不可避免地誠惶誠恐。

餐飲至尾段,若秋站起來,走去洗手間。

春蓉看著若秋遠去,她才開腔:『你們是何時開始的?為何我會全不知情?』

思凡沉默了一會才回答:『在我放下了一段昔愛後,.........』

春蓉躊躇了片刻:『你是否知道我跟半文分了手?』

思凡頓露愕然的神色:『我完全不知道。』

春蓉從容地繼續說:『若秋沒有告知你,是因為她的心靈沒有繫上你,還是她顧忌著我?』

思凡又沈靜了一會才說:『這也是人之常情啊!』

春蓉臉露不悅之色:『我相信若秋沒有把你放在心上,所以才沒有轉告你,我經已跟半文分道揚鑣了。』

思凡跟著站起來:『我要去洗手間。』

餐桌只剩下春蓉在呆思,直至若秋返回桌子。

春蓉問若秋:『你是否在多倫多碰上思凡?』

若秋:『不是。那是半年前,我跟你在這家餐廳分手後,我在二樓擺放著座檯電腦的地方,遇上了他。』

春蓉嚴肅地再問:『為何你沒有跟我提及這事?』

若秋遲疑了一會,吞吐地回答:『我 ..... 我 ..... 估計你不想知道他的事情了。』

春蓉凝視著若秋一會,然後才繼續說:『你一直暗戀著思凡,所以他對妳展開追求,妳就馬上作出回應。』

若秋頓時垂下頭,沒有作聲,她被春蓉擊中她的心事。然而,春蓉的問話姿態和語氣,好像若秋是橫刀奪愛似的。這是人們總是有先入為主的心態。

靜寂的檯子被思凡的回來才打破沈靜。思凡向她們二人說:『我已經結了帳,可以離開了。』

若秋跟著向思凡說:『我要先去洗澡才上機,因今晚你雙親也來接機。』


春蓉呆視著他們一會後,三人才離開餐廳,走往位於二樓有電腦、浴室和餐飲的地方。


春蓉和思凡在一處花槽平排而坐,等候若秋沐浴時,春蓉從手袋取出一隻戒指,她雙眼望向前方,輕描淡寫地說:『兩年多前,你著我保留這隻戒指,你說我未下嫁半文,始終有機會返回你身邊的。倘若現在有一個機會,讓你把這隻戒指戴回我手上,你是否願意這樣做?』

思凡沒有即時回答,他也沒有望向春蓉。

過了一會,思凡才說:『那時我躺在房內一個星期,最後被母親走入我房間內,把我痛罵了半個小時,她才離去。』

春蓉跟著轉臉望向思凡:『我不知道那事對你打擊如此嚴重!』

思凡低下頭再說:『後來我辭去了發電廠見習工程師的工作,重返校園。母親對我說,只要我重新振作,她會無條件支持我。』

春蓉依然看著思凡垂頭的面容。她靜思了一會,再問:『我以前跟你在一起時,你母親已經見過若秋。為何她今晚要來接機?』

此時思凡抬起頭,望向春蓉:『母親說,她不想若秋誤會了她的態度,所以她要親自來接機。』

春蓉遲疑了片刻才回應:『你母親不可能關顧若秋的感受,她只是憂慮你的心緒,才給予你這段新情感一個認同而已。』

思凡沒有再說話,他一直以為母親是關愛著若秋,沒想過他母親醉翁之意不在酒。女人,才會洞悉到女人的心事。

沉默的氣氛徘徊了一會後,春蓉把手中的戒指,放回自己的手袋。



若秋沐浴出來後,他們三人便一同走往登機閘口。


閘門開啟,乘客陸續登機,他們走進機艙,步至一處位於窗旁的三個座位時,思凡向若秋說:『你坐到窗戶的座椅吧!』

若秋走入窗戶的座椅,依然站立著,她沒有坐下。思凡把三個手提行李箱放上行李櫃後,若秋立即示意他坐在她隔鄰的座椅,以免他坐了在走廊的座位,形成了思凡跟春蓉猶如一對配搭。戀慕教人失去分析能力。前情舊愛,始終對若秋是一種可怕的威脅。

傍晚時分,一架A380空中巨無霸在仁川機場跑道的一端,於隆隆的引擎聲中疾馳,跑道的導航燈很快便消失在椅背的液晶顯示器上。空中小姐推出餐車時,若秋沒有要上任何餐飲,只是思凡分享了他自己那份食物給她。

若秋吃著麵包時,突然咳嗽起來。思凡正嚐了一口橙汁,他準備把膠杯放下托盤之際,即時把杯子遞至若秋的嘴唇,讓她飲下一口橙汁。

若秋開始咳嗽時,立即臉轉少許,凝望著他們的春蓉,此刻把臉轉回前方,看著椅背的螢光屏,不再張望他倆了。她心底裡,泛起一絲奢侈的夢想:她手袋裡的戒指,終有一天,思凡是會親自戴回她的手上的。

晚餐過後,機艙的主要燈光熄滅,若秋昏昏欲睡,但她的頭顱並不是倚靠在窗戶,而是枕上教她安心的肩膀。春蓉也合上雙目,她在夢迴跟思凡的甜蜜片影,淚珠溢出了眼眶。

漆黑的夜空中,一段在夜幕中迷霧的戀情,倘若不是春蓉的貪婪,含羞的若秋,永遠只可沉醉在靜夜裡的一個霧夢而已。


QR Code 仁川機場迷霧夢

8 則留言:

  1. 一睇就知是你親身經歷,夫子自道。

    仁川機場應該選你篇文章作旅遊推廣啦,介紹咁詳盡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唉,戀愛真難!所以我欲忘情了!

    仁川機場原來這麼多設施,我就只用了廁所同長櫈,唉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卡臣:

    夫子自道?左擁右抱,咁好艷福?你就得姐!可以七星伴月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校長:

    我在登機閘口,以平板電腦放過一個留言在你的部落格,所以知道那裡也可以上網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哈哈,聖誕快樂張圖,引死人咩 ^^

    多謝你幫我製作的視頻,好正呢!

    我盡可能不在辦公時間在自己那邊覆留言,避免招人閒話,你知現在的香港人幾鬼變態喇,再加上我得罪人多 XDDDD

    我搞掂了技術問題後再覆你,一千個感謝!!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好多女人都係明明自己放棄,想返兜又礙於面子問題,白白錯過仍有的機會。其實若秋完全無問題,何需避忌,大大方方拍拖便可。

    回覆刪除
  7. 校長:

    不用客氣了!不過咁,視頻不夠聖誕七彩屁股正呀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8. 30 Something:

    我就見過幾個女人翻撻,仲要男人已經有了新歡,她們也覺無問題。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