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2年10月22日星期一

靈魂出竅萬聖節


* * * * * * * * *

本故事承接著卡臣的「陰陽路之鬼敲牆」,請先閱覽該篇帖子。否則,閣下可能會有撞鬼的感覺。嘻嘻!

* * * * * * * * *

靈魂出竅萬聖節

一幢舊式唐樓的一個小單位,業主以木板分隔成兩房,然後讓偉業和大傑合租。他們二人租住了一段時間,一直也相安無事。為何大傑從雲南旅遊歸來,卻出現敲牆聲呢?第一次敲牆聲,是冷氣機的風吹至掛在牆上的衣架,衣架敲擊牆壁所造成。偉業已經入內移開衣架了,何以又會出現第二次敲擊聲?

偉業越想越驚,唯有把大被蓋過頭,強迫自己入睡。片刻之後,敲牆聲便停止了。偉業才感到安樂,他可以安枕入睡了。

翌日清晨,大傑起床走進浴室,睡眼惺忪的他,頓時被嚇一跳:為何浴室如此清潔?莫非偉業收了他從雲南帶回來的手信後,轉了性?

大傑趕著回校,他沒有時間再思量了。

日出之後,偉業起床,但他沒有發見浴室有何異樣,他只是盤算著買一架模型飛機來玩。梳洗之後,他便出外吃早餐和上班。

偉業和大傑皆出身草根階層,他們原是大學的同窗,二人修讀不同的學科,畢業後已經工作五至六年,但偉業卻負債累累,而大傑卻有點兒小積蓄。他們二人在理財上全然不同。

偉業結識了新女朋友,二人感情發展得十分順利,他計劃與女友同居。但他從沒有顧慮到添購傢俱等支出的問題,因他的「負債額」還有餘額,未曾用到盡,還可以繼續貸借。

大傑的理財甚為謹慎,因他非常害怕返回貧困的生活。雖然他沒有女友,但他一直暗戀偉業女朋友的閨中密友姬蒂。

姬蒂十三歲已放洋留學,大學畢業後回到香港,在一所國際學校任教英語。她為人洋化,但生活並不放蕩,反而吸取了一些西方洋婦的迷信觀念,對一些專刊鬼異花邊新聞的英文小報趨之若鶩。姬蒂跟性格頗為傳統的大傑大有出入。但世上的情感就是如此不可思議,大傑竟然戀上一位跟他性格截然不同的女生。

怪異的敲牆聲每星期也出現一兩次,但大傑並不知道這個情況。然而,浴室無故會變得整潔,他心裡是有眉目的。


暑假時大傑帶著喜悅的心情,踏上雲貴之旅。

大傑在遊覽雲南石林時,他因為只顧拍攝風景照,獨個兒離開了大隊,他漸漸地失去了方向。

迷途了一會後,大傑遇上一位手抱著小女孩的婆婆,他就馬上問婆婆:『婆婆,我迷了途,請問我如何離開這裡呢?』

婆婆沒有停下腳步,她快速地回答:『你跟著我走吧!』

婆婆帶領了大傑走出石林後,便急步離去。這時她幾乎被地上的石子所絆倒,大傑馬上扶著她。

大傑隨口問婆婆:『婆婆,你趕著走路,去那裡呀!小心一點吧!』

婆婆氣急地回答:『我的孫女病了,我趕著去找大夫呀!』

大傑便立即回應:『婆婆,我幫你抱著孫女,然後陪你去見大夫吧!』

他們三人就一同去見大夫。

三小時後,大傑陪同婆婆和她的孫女返回房舍。他在簡單的房舍跟婆婆寒暄了一會後,便向婆婆告辭。

大傑臨行前,婆婆指著窗台前放著的一盆花,她向大傑說:『這盆是稀有的雲南百合花,你拿去吧!她會保佑你如意吉祥的。』

雖然大傑最初拒絕收下婆婆這盆百合花,但婆婆的盛情教他難以推搪。

大傑走至房舍的外面,婆婆問他:『你有愛人了嗎?』

大傑躊躇了一會才回答:『我心儀一位女子,但不知她會否接受我。』

婆婆語重心長地向大傑說:『世上的情愛,是要雙方你情我願的。倘若你被心儀的女生拒絕,你就向著這盆百合花禱告吧!她會賜予你一個錦囊的。』

大傑便禮貌地回答婆婆:『謝謝你!』

大傑跟著轉身離去。他走了兩步,轉回身子望向送別著他背影的婆婆,然後再問:『婆婆,這盆百合花是仙花嗎?』

婆婆堅定地回應:『她當然是仙花。』

大傑再問:『那麼,她可有名堂?』

婆婆慈心地說:『她名叫「阿詩瑪」。』

大傑就在整個旅途上,小心翼翼地帶著「阿詩瑪」,直至他回到香港,把她擺放於自己狹小房間的窗前。他從此相信,「阿詩瑪」可以使他打動姬蒂的芳心。


大傑回港後熟睡的晚上,偉業聽到第一次的敲牆聲,的確是由掛於牆壁的衣架所造成。但第二次敲擊聲,是百合仙子從盆栽中走出來,她想試探一下偉業是否已經入睡。

百合仙子在雲南時被妖魔所追,她逃進了百合花,剛巧花兒被婆婆栽種了回家,她才逃過一劫。此次她受婆婆所託付,要圓大傑的美夢。她每夜也從花盆裡走出,躍進大傑的心房,教大傑每晚也可夢見姬蒂。然而,她無故清潔了浴室,是她的善心所致。


十月中旬的週末晚上,大傑接到偉業的電話,要求他去香港中環蘭桂芳送姬蒂回家,因姬蒂剛與澳洲藉男朋友分了手,她在酒吧飲了很多酒。這時大傑才知悉,姬蒂原是有男朋友的。

他到了蘭桂芳後,與偉業的女友芙娜一同扶持姬蒂坐的士回家。這是大傑第一次踏足姬蒂的家。

大傑與芙娜放下姬蒂,讓她躺臥客廳的梳化椅後,芙娜著大傑看著姬蒂一會,她自己因有要事,所以要馬上離去。

大傑坐了在客廳的另一張梳化椅,他在打量佈置精巧的裝飾和傢俱,直至一個多小時後,姬蒂醒過來。

姬蒂睡眼惺忪地向大傑說:『我知道你們送我回家,但我在車廂內睡著了,直至步下的士才醒來,回到這裡又撐不下去。你待了在這裡很久了嗎?』

大傑:『不太久,只是一個多小時而已。』

姬蒂:『我煮一杯咖啡給你飲,怎麼樣?』

大傑:『不用了,現在已經是深宵,而且我不習慣如此夜才睡的。』

姬蒂:『那麼好吧!』

大傑跟著站起來,姬蒂也站起。他們走至門處,姬蒂打開木門讓他離去。

此時姬蒂突然向大傑說:『一個多星期後的萬聖節,我們一同慶祝吧!怎麼樣?』

大傑躊躇了一會,他心情甚為矛盾,隨意地回答:『我從來也沒有慶祝萬聖節的。』

他說完後,才後悔不已。為何自己猶如被鬼上身一般,拒絕了伊人的邀請?

姬蒂並沒有罷休,他再說:『偉業說你頗為守舊,你參加一下慶祝這些西方節日又何況?就當見識一下吧!』

大傑才回答:『那麼,到時再見吧!』

深夜裡露出的一線曙色,教大傑甚為雀躍,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!


近兩個月不時在夜半出現的、無緣無故的敲牆聲,使偉業漸覺不妥。週一的早上。偉業在大傑回校上班後,以鑰匙打開大傑的房門。滋長著設計師的敏感性,偉業很快發見窗前的一盆百合花,不是大傑固有的性格,大傑從來也不種植花朵的。

這個晚上偉業於十一時多便回到家,他向大傑直言早上進過他的房間,和這兩個月發生敲牆聲的事。但大傑沒有憤怒,他冷靜地向偉業解釋。

大傑平靜地說:『該盆百合是仙花,不是妖精。你看我在這兩個月也沒有事,而且睡得非常甜蜜,就可以證明了。』

但偉業卻不以為然,他力言:『連續兩個月也不時出現怪異的敲擊聲,我們遲早會出事,你不如把那盆百合花拋棄掉,以防萬一。』

大傑堅持不願捨棄該盆百合花,他們爭論起來。

最後大傑對偉業說:『過了萬聖節之夜,我才把她移離這個住宅,怎麼樣?』

偉業遲疑了一下:『那麼好吧!』

此刻大傑才鬆了一口氣。偉業隨之指向放於客廳一角的數個南瓜,然後向大傑說:『姬蒂說你也會參加我們今年萬聖節的聚會,她似乎對你有好感,你是否想雕飾一個南瓜送給她?』

大傑躊躇了一會才回應:『我不懂得藝術,但我也會嚐試一下。』

偉業跟著說:『我約了朋友宵夜,你是否也一同出去?』

大傑:『不去了,我明天有早課,不能太疲倦的。』

偉業隨即離開了住宅。大傑走至南瓜前,取起其中一個南瓜。他跟著走入廚房,取了刀子,然後才返回自己的房間。

大傑以刀子在南瓜上雕琢了數下,他全無頭緒,唯有上床就寢。

翌日清晨,他梳洗後在廚房沖了一杯即溶咖啡來飲時,無意中發見垃圾桶裝滿南瓜碎。他頓覺奇怪:為何偉業如此精力充沛,宵夜回來,還有精神雕刻南瓜?他真是自命不如。

大傑返回房間更衣後,隨意看一下自己的南瓜,嚇了一跳。他跟著望向窗前的百合花盆,突然才意識到,為何他從雲南回來後,每夜也可以夢見姬蒂。

他走至房門,準備離去時,突然轉身,返回窗前,向著百合花說:『謝謝妳的幫助!我會在學校找一位女教師,在萬聖節過後收容妳。無論如何,我是不會把妳遺棄的。』

大傑上班後,偉業醒來,他在廚房的垃圾箱發現南瓜碎,立即取起電話,打給自己的女友芙娜,向她說:『原來大傑一直暗戀你的好友姬蒂。』


萬聖節之夜,大傑帶同精緻雕飾的南瓜到中環蘭桂芳的餐廳。他坐下一會後,姬蒂才跟她的朋友一同到達。她走至大傑面前跟他打招呼,大傑突然怯懦起來,他不敢向姬蒂遞上放於檯面的精巧南瓜。

姬蒂跟大傑寒暄了數句,她隨之示意她身邊一位穿著藍色上衣和白色短的女生,坐在大傑對面的座椅,然後向大傑介紹女生:『她名叫蘇珊,是我表妹的好友。』

蘇珊跟著大方地伸出手,與大傑握手。

此刻姬蒂才發見檯上的南瓜,她便問大傑:『這是你雕琢的嗎?十分精美啊!你打算送給誰人的?』

大傑吞吐地回答:『我 ... 我 ... 是準備送 ... 送 ..... 。』

這時蘇珊以欣賞的語調說:『我十分喜歡這個南瓜呀!真是雕飾得非常精緻呀!』

姬蒂跟著問大傑:『你不介意送給蘇珊吧!』

大傑無可奈何,他惟有點頭。蘇珊向他致謝後,才坐下椅子。姬蒂便走去了另一處,跟其他人寒暄。大傑坐下後,他呆望著南瓜,心裡只剩下懊惱、惆悵和悔疚。

姬蒂是故意介紹蘇珊給大傑認識,還是只是巧合,大傑沒法猜透。他在責怪自己膽怯之餘,也發見姬蒂長有一種親切的待人技巧。那個她酒酣之後醒過來的深夜,她的親切邀約他參加這個萬聖節聚會,只是她待人的一貫作風,並不是對他另眼相看。

他慢慢注意到姬蒂跟她朋友分析西方的靈異事件,是他從不認識的。他就算想走過去跟她搭訕,也沒法子插入她們的話題。

大傑唯有拿著酒杯,跟蘇珊在閒聊。蘇珊不是姬蒂,大傑跟她交談,反而不會口吃他雖然心事重重,但依然跟蘇珊談笑自若。

晚餐至中段,姬蒂走過來,跟他們閒聊:『看你們談得非常投緣,我聽到你們好像是講及雲南旅遊的見聞。』

蘇珊順口地對姬蒂說:『原來大傑是一位地理教師,他對地理甚為熟悉。』

姬蒂跟著問大傑:『你們如此合拍,不如你今晚送蘇珊回家,怎麼樣?』

大傑躊躇了一下,他認知道沒法拒絕姬蒂的提議,否則會教蘇珊十分難堪。


姬蒂跟他們寒暄多一會後便離開,返回她自己的座椅。大傑看著姬蒂離去的背影,突然念起家中的百合花,他便向蘇珊講出了盆百合花的故事,希望蘇珊可以收留盆仙花。

蘇珊聽後,喜上眉梢,興奮地對大傑說:『我母親的家鄉就是在雲南,我是半個彝族姑娘。雲南是山區,有著很多奇異傳說,我已經習以為常,所以我是欣然接受該盆百合的。』

大傑如釋重負,向蘇珊直言:『該盆百合花真是有靈性的,我實在捨不得棄置她,雖然她最後也沒法子幫助我圓夢。』

蘇珊詫異地問:『她可幫助你圓什麼夢?』

大傑頓時啞口無言,他只是拿起酒杯來品嚐了一口,沒有回答蘇珊的問題。

晚餐結束後,他們一伙人從蘭桂芳的斜坡走至皇后大道中時,大傑問蘇珊:『你不如先來我家取了那盆百合花,我才送你回家,怎麼樣?』

偉業聽見大傑的說話,他馬上對蘇珊說:『那麼我們四人一同回家吧!今晚芙娜會留在我家過夜。』

偉業求之不得有人願意拿走該盆百合花,蘇珊也就沒有選擇的餘地了。

他們四人回到家後,大傑便進入他的房間,偉業就開著客廳的電視機,他和女友芙娜隨之坐下看電視,只有蘇珊站立著,她把手拿著的南瓜放在桌子上。

大傑於房間內向著百合花盆,輕聲地對她說:『雖然妳今夜不能使我圓夢,但我仍然要感激妳給予過我的幫助。婆婆說我只要向妳禱告,妳就可以賜給我一個錦囊,但我不打算這樣做了,伊人無夢,要追回也是沒有意思的。現在我只是希望妳在蘇珊那兒,會有一個安身之所而已。』

大傑與百合道別後,他沉默不語。沒有意識的思想,他不其然為「阿詩瑪」禱告起來。

過了一會,一隻手掌輕拍他的肩膀,嚇了大傑一跳。輕柔的語音傳進他的耳朵:『你沒大礙吧!偉業著我進來,問你為何這麼久還未出來呀!』


這時大傑才醒過來。他取起花盆,轉身向著蘇珊,一陣仙氣隨即從花盆幅射至蘇珊身上,蘇珊頓時暈眩了一下,她倒退了半步。

大傑立即問她:『妳是否不舒服?』

蘇珊遲疑了一下才回答:『我沒事,只是這盆百合花太過清香而己。』

蘇珊從大傑手中接過這盆百合後,她突然垂下頭,含羞地說:『謝謝你贈給我的花兒呀!』

大傑感慨地回應:『我要感激妳的諒解才是。她的確是一盆仙花,只是偉業沒法子認識到她的善良,堅持她會為我們帶來禍害。』

蘇珊委婉地輕語:『只要你認知道她的本質,就已經足夠了,你又何須顧慮他人的觀感呢?』

大傑:『那麼我們走吧!』

他們離開房間,大傑從桌子處取起蘇珊放下的南瓜,然後一同離去。

在回家的路途上,蘇珊突然變得沈靜和害羞,大傑卻主動地跟她談話,致使二人相處的氣氛不會冷清。

萬聖節的深宵,大傑已經心無顧慮,他接受了姬蒂只是他情感路途上的過客,而這盆他寄望為他牽引情緣的百合,也找到了她的歸宿。錯愛,教他愛錯,他不自覺地戀上了百合花中的仙子。

蘇珊和家人住在新界的村屋。他倆從火車站轉乘小型巴士時,蘇珊問大傑:『偉業的女友芙娜經常來渡宿嗎?』

大傑:『她間中才來,因她的家人住在離島,太晚回家不太方便。但他們快將同居,希望我搬走,我正在尋找地方。』

蘇珊沒有回答大傑的說話,她望向窗外,在思索著。

小巴到達村口時,他們便下車。在走經一座數層高的村屋時,蘇珊停下腳步。大傑隨之問她:『到達你家了嗎?』

蘇珊躊躇了一下,才指向側旁的村舍:『這是我姑媽的住所。』

大傑隨口說:『你們的親屬也住在同一條村。』

蘇珊點頭:『她位於二樓的租客搬走了,你是否有興趣租住那裡?』

大傑遲疑了片刻,他才回答:『我不想負擔租住整層二樓的開支。』

蘇珊沉思了一會:『我姑媽的兩位兒子要找人補習,我與她商量一下,你跟她的兒子補習,著她收少一點租金,怎麼樣?』

大傑思索了片刻:『雖然這兒距離我工作的學校較遠,但妳給我時間去考慮一下吧!』

蘇珊從思量的臉容,頓時轉化成欣然的笑容。


他們繼續向前走了一刻,便到達蘇珊的家。蘇珊從手袋取出門匙,打開鐵門和木門後,內裡是一條樓梯。她跟著向大傑說:『我是住在三樓的。』

大傑便把他自己手中拿著的南瓜交給她,然後說:『蘇珊,倘若今晚不是遇上了妳,我心儀的百合,境況就悽涼了。』

蘇珊垂下頭,輕聲地回應:『蘇珊是我的洋名,你可叫我「阿詩瑪」。』

大傑頓感愕然:『為何妳的名字跟這盆百合是相同的?』

蘇珊頓時沈靜起來。片刻之後,她才羞澀地說:『「阿詩瑪」是這盆百合裡仙子的名稱,她被一位為她誠心禱告和關愛的男兒所感動,她經已下凡,不再是仙子了。』

大傑呆著了。

過了一會,再問:『那麼,妳的靈魂是蘇珊,還是「阿詩瑪」呢?』

蘇珊然沒有抬頭:『在大千世界裡,我依是是蘇珊。但與你在一起時,我就是「阿詩瑪」了。』

大傑凝視著「阿詩瑪」,他不知說什麼才是。

他倆在沉默不語中,渡過了數分鐘。蘇珊抬起頭時,便跟大傑說:『夜了,你不習慣如此晚才睡的,明天你還要上課。你回到家後,打電話給我報平安吧!』

她隨即轉身,走入村舍的樓梯,然後把鐵門和木門關上。

此時大傑腦海才浮上千言萬語,希望跟阿詩瑪說,但他只聽見蘇珊上樓梯的腳步聲。

大傑在蘇珊的村屋門前徘徊了一回,他才離去。

街燈照射下的移動背影,被站於三樓露台的蘇珊窺視著。大傑走至蘇珊姑媽的村屋前,停下了腳步,他凝神地看著該座村屋。片刻之後,大傑在村舍四周徘徊,打量著周圍的環境

過了一會,蘇珊返回室內,取了手提電話,然後再走出露台。她見大傑仍然站在那裡沉思,便拿起手中的電話,準備撥打出去。但她卻躊躇著,手指沒有按上智能電話的觸控畫面,因她不願大傑知道,她靜悄悄地關顧著他的歸途。此刻大傑突然從褲袋取出他的手提電話。

倚傍在三樓露台欄柵的人兒,電話鈴聲隨即響起來,她便馬上按下接聽的按鍵。

一句堅定的語調傳進蘇珊的耳穴:『阿詩瑪,妳可否跟妳姑媽約一個時間,讓我來看一下她出租二樓內裡的環境?』

蘇珊喜出望外,大傑以「阿詩瑪」來稱呼她。她親切地回:『沒有問題。我姑媽只有三名兒子,她一直把我視作是她的女兒,十分疼愛我的。』

蘇珊語無倫次的回答,是阿詩瑪的靈魂在作祟,她定要拉近大傑與她的距離。

蘇珊看著大傑踏上路過村口的小巴,她才返回室內。

大傑上了小巴後,他閉上雙目在休息。此刻他才意識到,倘若他今晚沒有出席姬蒂萬聖節的聚會,蘇珊會處於一個非常孤獨和沉悶的環境,她與姬蒂的朋友,根本沒有共同話題。這是否姬蒂在酒醉後醒過來的晚上,極力邀請他參加萬聖節聚會的原因呢?

此夜的狂歡,他們倆坐於檯子的一端,似是被孤立了。其實卻在這群狂歡者中,形成了一個真正交心的「次文化」圈子。倘使阿詩瑪上了姬蒂的身,這反而會給大傑帶來艱難的愛途。

大傑回到家裡,他以手機發了短訊給蘇珊,因他估計蘇珊已經入睡。但片刻之後,蘇珊回了訊息:「萬聖節快樂!」

大傑梳洗後返回房間,半臥床上,眼睛停留在窗戶。過去兩個月,他已經習慣了窗前這盆百合,教他每夜也與夢中人在一起。萬聖節的深宵,他失去了這份心靈的奢侈了。

然而,大傑甜睡後,他潛意識裡的阿詩瑪,卻浮現上他的心頭。蘇珊今晚於餐廳裡的談吐與神韻,和她在這房間裡,接過該盆百合花後,判若兩人的性格轉變,迴盪於他的心窩裡。大傑的心靈,不再沉醉著抽象的阿詩瑪,而是被實質的形體蘇珊所佔據了。

深愛一位與你性格不合的人,倒不如去淺愛一顆與你心態和生活相仿、癡戀你的靈魂。這樣的兩顆異彩心靈,才可以在變幻的世界裡溶合為一體。


QR Code  靈魂出竅萬聖節

13 則留言:

  1. 我想起了80年西南之旅,就是去雲南,也去石林,見到阿詩瑪奇石,欣賞到一位漂亮的哈尼族姑娘舞蹈,這許多年了,她早已成為別人的阿詩瑪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校長:

    你用「阿詩瑪」好過我用「阿斯瑪」,我馬上更改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好個大團圓結局
    西方南瓜配中國百合,絕配。

    硬件重要,軟件更重要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卡臣:

    我寧願要硬,都唔要軟呀!所以我認為硬健,重要好多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佛爺,一氣看完了,故事寫得很好,雖然花仙子情節不是寫實,但一點也不做作,就如很多人間愛情故事一樣,總有冥冥之中的影子。

    PS︰我作為女性,較喜歡這類純粹感情描寫的故事。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好有深度的故事呀! 只是結尾的一句「深愛一位與你性格不合的人,倒不如去淺愛一顆與你心態和生活相仿、癡戀你的靈魂。」已經夠我有排回味了!

    回覆刪除
  7. 30 Something:

    這個故事有著一些真實事例,不是完全虛構的。遇上癡戀的靈魂,有幸運兒會享受溫柔鄉;有幸運兒卻去追求折磨,另愛一些跟他們不合的性子。

    回覆刪除
  8. Wow, marvelous blog layout! How long have you ever been running a blog for? you make running a blog look easy. The whole look of your website is great, well the content material!

    回覆刪除
  9. 匿名6:08:

    謝謝你的讚許!羅馬非一天建成。我的博客於2009年開始時,是十分簡單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深愛一位與你性格不合的人,倒不如去淺愛一顆與你心態和生活相仿、癡戀你的靈魂。

    有些東西我們這些世俗的人永遠都做不到、看不通~

    回覆刪除
  11. largeheadboy:

    其實好多人有褊執症,只沉醉在他們既定的想法,轉不了彎,鑽牛角尖,沒有去客觀地剖析身邊的關係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2. 感情嘅嘢好奇怪,性格唔夾未必會造成障礙。當你愛上一個人,甚至會將對方嘅缺點當成優點添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3. 情人眼裡出西施,的確無錯。但倘若差距南轅北轍,就會好大問題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