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

性歡與陰核


性歡與陰核

夜闌人靜,茹花和似玉正在熟睡。她們二人皆為公關小姐,因情同姊妹,所以一同租住了一個位於五樓的一睡房單位。睡房擺放兩張單人床,兩床之間置了一個床頭櫃。

她們的住宅單位對住山坡,非常寧靜。該座已經有二十多年樓齡的大廈,正在裝修外牆,所以便搭起了棚架。這樣就使一位年輕小偷有機可乘,他闖入了茹花和似玉的住宅內,企圖大肆搜掠。然而,初出茅廬的他,卻屢撞牆壁。


過了一會,二女也被驚醒。茹花對似玉說:『客廳似乎有人。』

似玉細語地回答:『肯定有賊子光顧。』

她們二人遂靜悄悄地起床,從床頭櫃裡取了一件性玩具,不動聲色地打開房門。

此刻小偷正從浴室走出來,手持著一件濕淋淋的女性內衣。茹花即時向他大喝:『大膽狂徒,你竟然膽敢偷竊本姑娘的生財工具,名貴的「麝香昏」胸圍。』

小偷見事敗,立即把手上的胸罩擲向茹花,然後往窗戶跑去。

茹花接過她的胸圍後,即時把它拋至梳化椅,兩位女生馬上向小偷撲過去,跟他糾纏,但結果也被他爬了出窗外。

茹花跟小偷搏鬥時,似玉人急智生,她把手上的性玩具手銬,鎖住小偷的腳跟。當小偷完全爬上棚架後,似玉就把手銬的另一端,鎖上在竹棚架處,致使小偷再無法逃走了。

小偷唯有轉頭,苦苦哀求地說:『兩位姑娘,本人生於書香望族,家學淵源,恉因父母離異,才被迫落草為寇,從而挺而走險而已。妳們放過我吧!』

茹花憤怒地回答:『你別賣弄風雅,竊我生財之物,就算你用來寒窗苦讀,捉火蟲以深宵自讀,我也不會饒恕你的。』

似玉跟著向茹花說:『看他說話文皺皺,似是有識之士。』

茹花氣憤地回應:『有識之士?色迷迷就真,竟敢掠我至寶。』

小偷再哀鳴:『我不是變態的,只是暗戀一位姑娘,她連肚兜也沒有穿著,我只是想向她贈衣施憐而已。』

似玉隨之問小偷:『你叫什麼名字?』

小偷回答:『我名叫明湖,高高高曾祖父是清朝舉人,高高曾祖父跟隨容宏放洋,詹天佑是他的同窗,高曾祖父師隨梁啟超,曾祖父錢鍾書門下,祖父 .....』

茹花跟著怒罵他:『住嘴。現在你在江湖行醫嗎?不斷在數家顯。你想說祖父是前清太醫後人的高徒吧!』

明湖見他的哀求無效,唯有改變口舌:『妳們放過我,有什麼要求,我做得到的,一定應承妳們。我是一位感恩圖報的男兒啊!』

茹花大笑起來:『你可知我們是以什麼幹活的?男人講信用,簡直是天方夜譚。』

似玉便對茹花說:『看他是新手上路,而且也還回胸罩,不如讓他懺悔一下,然後給予他改過自新的機會吧!』

茹花思索了一會,她跟著爬出窗戶,以搭棚工人留下的棚架綁繩把明湖紮好在竹棚上。明湖雙手被橫向伸出,兩腳被垂直綑綁,形同被釘上十字架。

明湖被紮好後,茹花才解開繫於他腳跟的手銬。

她臨離開前,向明湖說:『你就在此面山思過,天亮前我們會來放你走。』

明湖點頭:『天亮前我會喊醒妳們的。』

茹花立即說:『你不用呼喊我們,以免對鄰居做成滋擾。』

茹花隨即思考一下,覺得不放心。她跟著從迷你吊帶透明睡袍裡解下一條黃色綁帶內褲,然後以一隻手按著明湖兩邊臉頰,使力張開他的口唇少許,然後把內褲繞著他的嘴巴和後腦綑綁起來,令他無法喊叫。

茹花臨返回室內前,對明湖說:『雖然你今晚出口成文,但男人經常也粗言穢語,他們的唇舌跟女人內褲一樣骯髒。我的內褲與你的嘴巴纏繞在一起,簡直是天作之合。況且,這樣也可防止你擾人清夢。』


茹花回到室內,關上窗戶後,似玉問她:『我們把他猶如臘鴨般掛了在棚架上,天亮前他是否會被風乾?』

茹花不假思索地回答:『放心吧!我剛才與他糾纏時失禁,所以他的唇舌會保持一定的濕度的。』

兩名神女便返回睡房作息。

她們好夢正濃時,似玉被床叫聲嚷醒。她望向茹花,覺得有不妥,跟著輕聲地呼喚她。

似玉:『剛才我聽到床叫聲,還以為是你的職業病發作,原來與你無關。』

茹花不耐煩地說:『叫床聲有何奇怪?又不是叫救命。就算叫救命,也要看在那裡叫出來。倘若救命聲從床上而來,也可視作床叫聲便可,這是誘騙獎賞的伎倆而已。睡吧!』

床叫聲的確是從窗外傳入。她們躺下床上就寢後,一位女小偷從樓上沿棚架爬下,她見到明湖被綑綁於竹棚上,頓覺詫異。

女小偷戴有眼罩和口罩,卻沒有戴上奶罩,所以明湖可以辨出她是女性。

她走至明湖身邊,然後問他:『為何你會被綁紮在這裡?』

明湖頭部只是左右搖晃,因他沒法子作聲。

女小偷解開圍繞明湖口部的內褲後,明湖才可說話:『小姐,我們是同行。因為我是新手,所以被室內兩位魔女擒獲。她們要我在這裡懺悔呀!』

女小偷詫異地問:『你偷了她們什麼東西呀?』

明湖頓時語塞。他躊躇了一下時,女小偷便把她手中的女裝內褲遞上他眼前,嚴詞地問:『你是否偷了她們的內褲?』

明湖連忙搖頭否認:『不是呀!我只是偷了一個胸圍而已。』

女小偷馬上狠狠地掌國了明湖兩巴掌,跟著怒氣地說:『今晚我就是被人偷去了一條「麝香昏」胸圍,致使我「開工」也要「真空」上陣。』

明湖立即回應:『魔女就是使用「麝香昏」胸圍的,妳可入內拿來使用。』

女小偷望了明湖一會,然後才說:『好,我就相信你一次。若果我入內找不到「麝香昏」胸圍,我出來會懲戒你。』

明湖即刻說:『胸圍掛了在浴室內,還是濕漉漉的。』

女小偷沒有理會明湖的說話,她以手中內褲再紮好明湖的口舌,然後撬開窗戶,進入了室內。

過了一會,女小偷從室內爬回棚架,明湖見她上衫有胸罩「水印」,頓時如釋重負,至少他不會被女小偷懲處了。

女小偷跟著再解開綑於明湖嘴巴的黃色內褲,然後打開一支樽裝水,把它遞至明湖嘴唇前。

明湖立即說:『我不口渴呀!』

女小偷氣憤地說:『我知道你不口渴呀!但室內浴室的馬桶,芬芳過你的口腔呀!我是給你漱口的,以報答你讓我戴回胸罩呀!』

明湖漱口後,他對女小偷說:『我名叫明湖,請問姑娘芳名是什麼呢?』

女小偷回答:『小女子名叫秋月。』

明湖:『秋月姑娘,妳可否解開綑綁我的繩索,讓我脫苦海呢?』

秋月:『我是一位感恩圖報的女子。昨夜我家裡也被竊賊光顧,床頭櫃裡的震蛋不翼而飛。倘若現在你以口舌讓我成仙,我就可以使你脫離魔女的淫爪,怎麼樣?』

明湖即時搖頭:『此事萬萬不可,我的嘴巴是一張處男嘴,不能隨意開苞的。』

秋月反駁明湖的說話:『剛才你的嘴舌已經被魔女的內褲入侵過,還可以說是處男嘴嗎?』

明湖遲疑了一下,吞吐地說:『但 ... 但 ... 至少也是半張處男嘴呀!』

秋月笑了一下,她跟著以手掌拍打了明湖的臉頰數下,然後才說:『你繼續狡辯吧!我去開工了,我要偷一隻震蛋來今夜使用。再見!』

秋月欲把手上的內褲再次紮上明湖嘴巴之際,明湖馬上哀求:『好吧!百鳥在林,不如一鳥在手。萬一兩位魔女也睡至日上三竿,我就會被曬乾了。』

秋月隨即向上爬,直至她的下體與明湖的臉孔面面相覷。一條皮褲就徐徐而下,夜空中亮出一條橙色綁繩內褲。一張顫慄的嘴唇,已經沒有拒絕的餘地了。


顫唇與火唇相吻了一會後,棚架便飄揚出美妙的床叫聲。顫唇也漸漸蛻化成熱唇,溫馴地撫慰著一顆敏慧的仙桃,給予她無微不至的呵護。竹棚也開始搖晃起來。

床叫聲完結後一會,搖動的棚架也安靜下來。秋月便爬下竹棚少許,於明湖的耳旁細語:『你待我一會,我很快會回來。』

她隨即從窗戶再爬入室內。

片刻之後,秋月爬回棚架,遞上一小杯李斯德林漱口水,讓明湖清潔口腔。

她跟著才解開綑綁明湖的綁繩。

他們兩人爬下地面後,明湖隨意向上望了一下,詫異地向秋月說:『你遺留了私物掛於棚架處,我爬上去幫妳取回。』

秋月微笑地回應:『算了吧!我就當作以物換物。』

明湖隨之柔聲地問:『妳可否除下眼罩和口罩,好讓我看一下你的容貌?將來有機會報答妳救助之恩。』

秋月:『算了吧!你就當我是一位夜幕的過客。』

明湖情意綿綿地說:『但我已經一親妳的香澤,對妳念念不忘了。』

秋月沒有理會明湖的說話,轉身便離開。

她走了數步,明湖向著她的背影說:『妳有情有義,為何要做小偷?』

秋月停下腳步一會才轉身望向明湖:『你的嘴舌如此溫熱,何不改過自新?』

二人跟著凝視著對方,沒有再說話了。

片刻之後,明湖走至秋月前面:『我們一同走吧!』

秋月躊躇了一會,她除下了眼罩和口罩。明湖凝望了她的臉龐一會,欣然地說:『妳的容貌與妳的仙桃一樣出色,教人陶醉和神往。』

秋月喜形於色,她含情地回應:『你的唇舌跟震蛋一樣溫存,教人瘋癲和迷癡。』

明湖與秋月,跟著便牽著手離去。


清晨時分,茹花醒過來。她走出客廳,望向窗戶,頓感愕然。

她立即返回睡房,拍醒似玉,然後質問她:『你是否夜半放走了明湖?』

似玉睡眼惺忪地說:『沒有呀!他逃走了嗎?』

她們隨之走出客廳的窗前,探頭出外查看。二人的雙眼也聚焦在窗戶對下少許的一條橫竹。

茹花詫異地問:『為何只剩下了我的黃色綁繩內褲,和一條橙色綁帶內褲?』

似玉遲疑了一下:『莫非明湖掙脫綑綁時,甩掉褲子,連內褲也掉下?』

茹花思索了一會才回答:『這個可能性甚大,因他已穿著一條女人內褲,所以就只偷取我的胸罩。』

似玉跟著若有發現地說:『昨夜我們不是把窗戶鎖緊了嗎?為何剛才我們走至窗戶時,窗戶已經被打開了少許?』

茹花聽後,眼球轉了數圈,她突然跑入浴室。

片刻之後,她在浴室裡破口大罵:『正一王八蛋,逃走也要再掠去我的「麝香昏」胸圍。早知如此,我在棚架處閹割了他。』

世上的誤解,往往是由老天爺安排的。


加拿大是移民國家,各類移民以「宗教自由」為理由而鬧上最高法院的案件屢見不鮮。例如以「宗教自由」而拒絕醫院為危殆中的子女輸血;南亞移民當差後,以「宗教自由」而拒絕戴上警帽,而一定要捲上頭巾等。然而,一個來自非洲的家庭,因成長的女兒拒絕被閹割陰核,從而減低性慾,導致政府出手干涉。女兒的雙親也以「宗教自由」而鬧上最高法院,要求最高法院准許閹割女兒的陰核。

閹割陰核這種殘虐婦女的惡劣風俗,隨著人口的遷移被傳播至不同地方。此種卑劣習俗使不少少女失血過多,受到細菌感染,甚至是失去寶貴的性命。究竟它對成長後的婦女,在性生活方面有何影響呢?一直以來也沒有科學家去跟進研究過。

英國英皇學院的一名婦產科教授,最近帶領了一個研究小組,在非洲多個實施閹割少女陰核的國家,對成年婦女進行問卷調查。問卷看似是一份普通的人口調查,實際是要找出在同一種族、宗教和文化背景下的女性,被閹割了陰核和沒有被閹割陰核,她們在性滿足方面是否有不同。

性滿意的問卷部份,是跟標準的性調查問卷相同。問卷以100分為滿分。研究發現,被閹割了陰核的婦女,平均性滿意程度,低過沒有被閹割女性26分。這就進一步確定,閹割陰核殘害了女性的一生。


QR Code  性歡與陰核

8 則留言:

  1. 呢篇應該編入中學教科書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哈哈,某啲國家會幫初生男嬰割包皮,其實咁都係有違人權囉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卡臣:

    我這篇是要把性愛衝出床褥,也可做中學教材,咁前衛?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Arm:

    女性陰核的體積雖然只有男性龜頭的十分之一,但作用跟龜頭相同。閹割陰核,不是人權問題,是不合乎人道喎!我的理解是這樣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I am so much excited after reading your blog. Your blog is very much innovative and much helpful.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匿名9:04:

    謝謝你的讚許!

    古代的權力繼承是根據血緣,所以性的研究一直受到壓制。現代社會,一些宗教、道德和傳統思想等等,把正常的性需要、性觀念和性行為等,也鞭策成淫穢和不道德,這是歪曲人性的習俗和文化。性,是人類的本能需求,跟食物和水一樣重要。

    回覆刪除
  7. 唉,多少非人性假宗教之名而行!

    回覆刪除
  8. 校長:

    呢個世界好多黐線野,發生在病態的社會。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