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2年7月5日星期四

巫山雲雨智能情(十八禁)

本故事是承接「卡臣」的「手心曾有妳的指紋」,請先閱覽「手心曾有妳的指紋」


【奇幻小說】巫山雲雨智能情(十八禁)

婉雨生於中上家庭,在外國留學時,認識了一位來自澳門的男朋友,他是一名世家子弟。婉雨畢業後,她跟隨男朋友冷青到澳門工作,她家人並不反對,想著她將來會嫁到澳門的。

然而,婉雨的男友於踏入社會不到三個月,已經見異思遷,經常找他公司的一位新入職的見習生來敷衍婉雨了。

凌軒只在澳門大學畢業,沒有放過洋,卻說得一口流利英語。他是一位苦學生,出身寒微,沒有任何人脈關係。這位受著少東差遣的小子,循規蹈矩地陪伴著婉雨。多少個苦悶的晚上,他在酒店的咖啡廳,聆聽著婉雨傾訴她對冷青的哀怨情懷。

一個微雨的晚上,他們離開酒店,準備踏上一輛的士時,婉雨滑了一跤,凌軒馬上伸手扶持她,她才不至於跌倒。此一情境被凌軒的鄰居看見。凌軒回到家後,他立即被母親質問。

澳門街的生活圈子是很小的。凌軒母親早就知悉兒子是「奉旨」行事,要陪伴公司少東的女友,致使她一直憂心忡忡,擔心終有一天會出事。

母親把愛子痛罵一頓,只希望他不會與婉雨滋生了愛情。她其實沒有任何理由去要求兒子不要陪伴婉雨。凌軒已經成了家庭的經濟支柱,他父親已不在人世,而唯一的妹妹還在求學階段。

冬日明媚的晚上,婉雨和凌軒在一家酒店的門外,碰上冷青。婉雨遂以憤怒的眼神凝望著繞著冷青手臂的女生。醒目的冷青,馬上介紹凌軒給他身邊的女生認識。凌軒恭敬地跟他們打招呼。

冷青跟著伸手指向婉雨:『她是我下屬的女朋友。』

婉雨頓感愕然,她臉露憤慨的神色,沒有向冷青貼身的女生打招呼。

女生立即對冷青的說話感到懷疑,她隨之問冷青:『為何你下屬沒有牽著女友的?』

冷青意識到女生不相信他的說話,即時向凌軒說:『你談戀愛也這麼膽怯,不用害羞吧!牽著你女朋友的手吧!』

凌軒聽後,他感到驚慌,進退兩難,他不敢妄動。

冷青隨即伸手牽動凌軒的手臂往婉雨的手掌,兩隻隔膜的手心,便互相沾上了對方的指紋,冷青身旁的疑惑女生,才釋放出猜忌的情懷。

他們寒暄了一會後,便分道揚鑣。

婉雨和凌軒步離酒店後,凌軒不時回頭張望。他發見冷青消失於他的背影後,企圖鬆開他牽繫著婉雨的手掌。可是婉雨似是要把她的指紋刻印在凌軒的手心般,她使盡氣力緊握著凌軒的手掌,教兩隻手掌的掌心,仍然相互緊緊地黏貼著。

他們走至路邊,凌軒慣性地想截的士時,婉雨怒氣地對他說:『你送我走路回家也會腳軟嗎?澳門有多大呀?』

凌軒不敢反駁婉雨凌厲的神色,二人就牽著手步行回婉雨的家。

他們走至婉雨的家門,婉雨從手袋取出門匙,凌軒的手掌才恢復自由,他的手心幾乎刻上了婉雨的指印。這些指印告知凌軒,婉雨的情緒是極為鬱躁的。

鐵門和木門被打開後,婉雨的態度變得十分溫馴。她以友善的語調問凌軒:『你是否進來坐一回?』

凌軒頓時忐忑地回答:『我不想打擾你了,而且現在已經不早了。』

他說完後,立即走至電梯處,伸手按動牆上的電掣,跟著垂頭望著地板。婉雨沒有再作要求,只是凝望著他。

電梯的門打開,他轉頭少許向婉雨道別後,馬上衝入電梯裡,然後按上關門的電掣。

凌軒走至街上,雖然是冬日時分的夜晚,但他的頸背依然冒汗。他跟著從褲袋取出紙巾,抹去頸後的汗水。

他走了一小節路段後,手提電話響起來。他凝視著顯示屏的來電顯示號碼,躊躇了一刻,顫抖的手指按下了綠色的接聽按鍵。

一腔清脆的聲音從電話傳入他的耳朵:『你可否買一些甜品來給我吃呀?』

凌軒吞吐地回答:『哦,沒 ... 沒 ... 有問題的。』


回到婉雨的住所,凌軒按動門鈴後,木門被打開,婉雨仍然穿著本來的衣裙,並沒有換上睡袍,釋去了凌軒先前的胡思亂想。

鐵門開啟後,婉雨向他說:『進來坐一會吧!』

凌軒把甜品遞上給她,然後婉轉地說:『不好意思打擾你了。』

婉雨跟著伸手示意他進入室內,而不是接過他手中的甜品。

凌軒無可奈何,他唯有聽從婉雨的指示。

他們於飯桌處坐下,婉雨打開外賣的塑膠袋,有點兒詫異地問:『為何你只買了一份甜品?』

凌軒隨意地回答:『我今晚已經吃得很飽了。』

婉雨在進食甜品時,不時漫不經心地問起凌軒的家事,她不再向他傾訴對冷青的情意了。

過了一會兒,婉雨低頭凝望著檯面快將吃完的甜品,心事重重地問:『你有沒有想過到香港工作?』

凌軒頓感詫異,他隨口回答:『沒有。』

婉雨沒有望向他,只是繼續說:『你捨不得女朋友?』

凌軒直截了當地說:『我中學時已經相戀的女朋友去了外國求學,認識了一位內地的富三代,她與我分手了。我只是不會離開我母親而已!』

婉雨:『那麼你是否還惦念著往日的女友?』

凌軒:『前些時她回過澳門,住在頂級的酒店總統套房,我只跟她在電話裡閒聊了一會,沒有去酒店見她。』

婉雨:『那麼她仍然懷念與你的昔日情緣?』

凌軒:『我沒法子改變她的思緒,畢竟我們已經各奔前程,她出入也是乘坐名牌歐陸房車,莫非她還會坐上我的小型摩托車嗎?』

婉雨套問了凌軒的戀愛狀況後,她抬起頭來,臉向凌軒說:『香港跟澳門距離有多遠,循港珠澳大橋一會兒也可以到達。我在外國求學時,不時也要坐上兩個多小時以上的長途巴士去探望朋友,一段路途的行車距離已經超越來回香港澳門的路程了。』

凌軒以疑慮的眼神回應婉雨:『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會在香港找到工作,而且,我也沒有地方落腳。』

婉雨以堅定的眼睛看著他:『這些事宜我會安排,你不用操心。』

凌軒看見婉雨的甜品所餘無幾,他不願婉雨再糾纏著這個話題,便轉了談話的方向:『今晚你正吃著的甜品似乎非常美味。』

婉雨已經把塑膠匙放入自己的口腔中,她隨即把膠匙取出,然後遞至凌軒的嘴前:『你未曾吃過怎會知道是否好味道?』

凌軒頓時目瞪口呆,他沒有回應婉雨的說話與行為。

婉雨以堅持的目光向他說:『這是最後一口,你不試就沒有機會了。』

凌軒凝視著婉雨的期望臉容,慢慢地張開生硬的嘴巴,附帶著婉軒口液的甜品,便緩緩地流進凌軒的胃裡。

婉雨跟著拾起承載甜品的塑膠器皿至廚房拋掉。她從廚房出來,凌軒已經站於大門處,準備離去。

婉雨隨之對他說:『你回家考慮一下吧!我會很快返回香港,希望將來也會有著你這位忠實的聆聽者。』

凌軒臉露困窘的神色,他欲言又止,語無倫次地回答:『謝謝你的好意!』

婉雨跟凌軒一起站於走廊等待電梯時,凌軒低頭凝望著地板,他意亂情迷,沒有說話。

電梯門打開時,凌軒沒有抬頭,他喃喃自語地說:『再見!』

他半身踏進電梯時,凌軒的一隻未被婉雨牽過的手掌,突然從後被牽扯著。

凌軒轉身少許,溫婉的臉容向他說:『你回到家後,打電話給我報平安。』

兩扇電梯門關合起來,才截斷了他倆欲語還休的眼神。

伴隨著凌軒關懷語音的,是婉雨刻印於他兩隻手心的指紋。

翌日早上,凌軒回到公司,被公司的保安員攔截住,他才知悉自己已經被少東辭退了。他再沒有責任去陪伴婉雨,也自卑地不再接聽她的電話了。


一個星期後的傍晚,他於見工後返回自己位於舊區的住所。他戴著駕駛小型摩托車的頭盔打開住家的木門時,母親馬上走上前,以一怪異眼神示意家裡有不速之客。

他走入簡陋的客廳,鬱結的愁容被一張期盼的臉孔閃爍上光芒。

凌軒詫異地問婉雨:『你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這裡的?』

婉雨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只是向他說:『我們可否出外談一會?』

凌軒點頭後,婉雨再向他說:『我從未乘坐過摩托車,你有沒有多一個頭盔?』

他們走至街上,凌軒為婉雨戴好頭盔,二人騎上小型摩托車後,婉雨的雙手便摟在他的腰部。摩托車在狹窄的澳門街左穿右插,婉雨實在感到驚慌,但她只想在離開澳門前,留下摟抱於魁梧背脊的回憶。況且,她要暗示給凌軒知道,她是願意坐上他的小型摩托車的。

小型摩托車風馳地渡過跨海大橋,凜冽的氣流教婉雨只是側著面,緊貼在凌軒的肩背。他們倆到了路環島的一家位於海濱簡陋的地道餐廳進食。這是他們倆第一次最和諧的晚餐,凌軒不再須要顧忌婉雨是少東的女友,他可以暢所欲言了。

晚飯後他倆於清涼的海旁漫步了一會,凌軒跟著便送婉雨返回她的家。此次小型摩托車渡過另一條跨海大橋時,婉雨已經不再驚恐,但她的身體仍然緊摟於凌軒的背肌,她是在享受著五光十色的夜幕濠江,和摟抱著凌軒所散發出的醉人情懷。

回到婉雨的家門,凌軒並沒有再踏足婉雨的住宅單位。婉雨打開木門後,凌軒便跟她道別了。因他經歷了一天的見工辛勞,已經十分疲倦了。

凌軒駕駛小型摩托車於回家的路上,他苦思也不明白婉雨從那兒知悉他的住處,只是體會到一顆燃燒著的心是會費盡腦汁的。

翌日中午,在澳門離境的長途巴士站入閘口,凌軒突然把婉雨摟抱於懷裡。

片刻之後,他才以深情的語調說:『昨晚我思考了一整夜,我會說服母親讓我到香港去。』

婉雨沒有回答他,她只是在感受著凌軒臨別對她的主動摟抱。

半小時後,一輛小型摩托車尾隨著一輛長途巴士,直至巴士駛往港珠澳大橋的方向,摩托車才停下來,遙望著巴士絕塵而去。

凌軒豈是無情物,只是二人的家庭背景懸殊,況且,她是先前公司少東的掛名女友。長期壓抑的情慾,教他在二人離別的一刻,才敢於將她摟抱於懷裡,他暫時是沒有膽量跟她嘴吻的。

三個月後,在九龍的長途巴士站,凌軒踏出從澳門開出,經過港珠澳大橋的長途巴士,他取過行李箱,經過移民局和海關後,一張喜形於色的臉孔已經在等待著他。

他們於二年後成親,這段婚姻幾經波折,最大的障礙是來自凌軒的母親,她妒忌婉雨奪去她的兒子,卻以婉雨的優越家境為藉口,害怕兒子將來被妻子欺凌。


* * * * * * * * *

以下內容是延伸自「卡臣」的「手心曾有妳的指紋」

* * * * * * * * *

兩名半機械人摟摟抱抱和嘴吻了一會後,婉雨覺得有一點異常。她隨即假意轉身,背脊倚於凌軒的胸膛。凌軒雙手先是摟著她的腹部,另一隻手掌徐徐移上,直至手掌包裹著她的乳房,才停留下來,在那兒搓揉著。

片刻之後,婉雨仰面與凌軒嘴吻一會後,她就以屁股撞擊凌軒的私處數次,確認了她的感覺沒有錯誤。

他倆再摟吻一會後,婉雨便向凌軒說:『我先去洗澡。』

婉雨在沐浴時,思量了很多可能性,她一定要找出凌軒那話兒沒有反應的原因。


沐浴完後,婉雨穿上浴袍從浴室出來,她隨即問凌軒:『你的腦袋植入了一片iBrain晶片的,而且有一部智能手機來操控的。你可否給我你的登入名稱和密碼,讓我試一下把你的iBrain晶片連接上我的智能手機,以方便大家身體的溝通。』

凌軒沒有異議,因他已經習慣了讓婉雨管束。在大自然裡,不少雌性動物以氣味被動地勾引雄性伴侶,但最終也是把雄性動物操縱的。

凌軒入了浴室後,婉雨馬上取起智能手機,然後倚坐在床上,登入凌軒的「雲端系統」,查看他身體的安裝記錄,知道全部機能和功能也裝備齊全。這便教婉雨在苦思著究竟有何不妥,她就忘記了把凌軒的iBrain晶片連接上她的智能手機了。

過了一會,凌軒赤裸裸地從浴室出來,他詫異地問婉雨:『為何我的浴袍不見了?』

婉雨才從沉思中回復過來。她溫柔地向凌軒說:『你先坐下吧!不要理會那件浴袍了。我要把我的智能手機接駁上你腦袋的iBrain晶片呀!』

凌軒便坐下床邊,沒有作聲,只是看著婉雨操作她的智能手機。

一會兒後,婉雨歡欣地向凌軒說:『成功接上了。』


她的說話剛完結時,凌軒突然狂性大發,強行解去婉雨浴袍的腰帶。婉雨驚訝之餘,卻注視到凌軒的陽具勃了起來。

她隨之被拖拉至躺平床上,凌軒便扯開她的浴袍,跟著將她的軀體反轉,然後脫去她的浴衣。

凌軒隨即取起婉雨浴衫的腰帶,把她的雙手綑綁起來。

婉雨的一邊臉伏於枕頭上,看見側旁的智能手機出現一個紅色的警告對話盒。她幾經艱辛才以舌尖觸動對話盒,凌軒的粗獷動作頓時停了下來。他立即解開綁紮婉雨雙手的腰帶,然後把她轉身抱起摟於懷裡。


片刻之後,他歉疚地向婉雨說:『老婆,對不起!我看著自己失控,但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。』

婉雨輕撫他的背脊一會,然後溫情地說:『不要緊的啊!你的iBrain晶片中了電腦病毒,致使你發瘋了。幸好我來得及以舌頭按下了「確定」清除病毒的按鍵。』

凌軒感激地說:『謝謝你呀!』

婉雨繼續伏於凌軒的肩膀上,她含羞柔聲地問:『你是否知道剛才你的陰莖勃了起來呀?』

凌軒尷尬地回答:『我知道呀!我回到家摟抱著妳時已開始感到苦惱,為何自己的陽具失去了效力?』

婉雨溫順地說:『你的陰莖有勃起功能是好事,至於什麼原因不受你控制,讓我倆一同來解決吧!』

她跟著伸手往她背後的枕頭側邊,取了那部智能手機,然後遞給凌軒。

凌軒閱讀了智能手機上的清除病毒記錄後,向婉雨說:『原來妳的iBrain晶片是蘋果iOS作業系統,而我的iBrain晶片是微軟視窗作業系統。病毒早已入侵妳的iBrain晶片,但它是專門攻擊微軟視窗作業系統的,所以病毒對妳便沒有影響。直至剛才妳把智能手機接駁至我的iBrain晶片後,病毒就馬上通過手機的安桌(Android)作業系統感染了我的iBrain晶片,致使我突然發狂。』

婉雨:『原來如此。』

凌軒:『我們的iBrain晶片是不同的作業系統,你認為是否需要更換成相同的作業系統呢?』

婉雨:『我認為不需要了。我們大家也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,有著個別的性格,不可能達到一致的,只要能夠慢慢融合和暢順地溝通便可以了。』

凌軒:『那麼妳又說得對。』

婉雨跟著嘴吻了凌軒的嘴巴一下。她隨之彎曲身體,嘴吻凌軒的乳頭,凌軒的陽具立即彈了起來一會。二人頓時目瞪口呆。

婉雨:『讓我舌舔多幾次,看一下效果如何?』

他們逐漸發現凌軒的陰莖每次只可勃起一段很短的時間。

凌軒:『且慢,不要再試,讓我看一下智能手機上的說明吧!』

一會兒後,凌軒向她說:『原來我的陽具是iPenis(智能陰莖),控制程式是試用版,只可以試用十秒鐘,更新去專業版便要付款,但可長達二小時。』

婉雨:『什麼?性功能就要額外收費?你再看一下還有沒有其他收費項目。』

凌軒再查閱了一會,跟著才說:『還有眾多巧立名堂的收費項目,但有一項名叫iSex(智能性愛),是「全包宴」,收費最昂貴,卻連伴侶的iBrain晶片也可以一併操控。妳認為我們是否需要用這個iSex呢?』

婉雨隨即伏了在凌軒的肩膀,雙手摟在他的背脊,含羞地說:『老公,由你決定吧!』

凌軒跟著按下iSex的選擇按鍵,然後選取以PayPal付款。

他放下智能電話後,兩張火辣辣的嘴唇便黏貼在一起了。

他倆的口液交流了一會後,婉雨的嘴巴就移至凌軒的乳頭,她靈巧的舌尖果然教凌軒的陽具彈了起來。

過了一會,她的嘴唇走至凌軒的另一個乳頭,她的舌頭舔吻了那兒數下後,凌軒勃起的陰莖突然上下左右不規則地擺動,把他們二人嚇至手足無措。

敏捷的婉雨,不一會便以手緊握住擺動著的陽具,隨即對凌軒說:『你立即看一下智能手機,究竟有何不妥?你那話兒我會安撫著他。』

凌軒馬上取起智能手機,查閱一會後,向婉雨說:『原來我的iPenis(智能陰莖),龜頭是內置震蛋的,因安裝了iSex軟件套裝,所以全部硬件也有效能。』

婉雨緊張地問:『那麼我們現在怎麼辦?』

凌軒:『我的右邊乳頭是震蛋的開關,左邊乳頭是激起陰莖的。』

婉雨立即吸吮著凌軒的右邊乳頭,直至她手中握緊的陽具停止震動。

她喘了一口氣後,認知道凌軒的命根子仍然剛健有力,心情更為投入,二人又再摟吻起來。

凌軒慢慢把婉雨放下床上,他跟著把智能手機放於枕頭旁邊,以防不時之需。他的軀體隨之壓在婉雨身體上,兩張舌頭又再次交鋒起來。


過了一會,凌軒的嘴巴走至婉雨的耳朵和頸項,舌吻她的敏感部位。婉雨的雙手在撫慰著凌軒的背肌,她突然含羞柔聲地說:『我從未用過震蛋,不知有何感覺?』

凌軒聽後,取起枕邊的智能手機,按動了一會,再將手機放下,跟著把自己的頭部退至婉雨的下體,然後以雙手脫去她的粉紅內褲。他跟著再爬回婉雨的身軀,再拿著她右手的前臂,拉至他的陽具處,讓婉雨的手掌握緊他的陰莖。此時他才再移動自己的身體,讓他的右邊乳頭黏貼於婉雨的嘴唇。

情意綿綿的嘴唇開始吮吸起來,婉雨的手心開始感覺到震動後,凌軒便拾起枕邊的智能手機,把它放於婉雨的左手,然後向她說:『觸控畫面變成四個按鍵,妳可以選擇震盪模式和強度的。』

婉雨的左手接過智能手機後,凌軒便把身軀向下移動,直至他的陽具與婉雨的陰戶面面相覷。


龜頭與陰核初次接吻時,婉雨全身抽搐起來。

凌軒輕聲地向她建議:『我龜頭內置的是智能震蛋,他是有「學習」功能的,根據妳的反應而自動調節震動模式和強度,不如我選擇「自動學習」的功能,怎麼樣?』

婉雨點頭後,凌軒從她手中取過智能手機,然後選擇震蛋功能在「自動學習」狀態。他隨之把智能手機放回枕頭側邊。

婉雨的陰唇再次被凌軒的龜頭吻上時,她全身依然抽搐了數次,跟著才漸入佳境。凌軒雙手撐直於婉雨的肩臂兩旁,任由婉雨以他的龜頭舔吻著一處逐漸潮濕的熱帶林蔭。婉雨極度掙扎的面容,教凌軒詫異震蛋的神奇效應。

隨著婉雨伸出另一隻手撫愛著凌軒的軀體,她不自覺地發出了呻吟聲。柔媚的聲韻教凌軒降低身軀,他的兩邊臉頰與婉雨的臉龐在磨擦著,婉雨的叫床聲變得更為響亮。

床叫聲浪於房內徘徊了一回後,凌軒於婉雨的耳邊輕語:『妳可否降下一點聲浪?以免影響鄰居。』

閉上眼睛的婉雨已經進入仙境,她完全沒有把凌軒的勸告聽進耳朵。

兩張臉頰並沒有磨擦得太久,凌軒的舌頭就被俘虜進了幽暗的口腔,讓婉雨的嘴舌肆意地虐待。他的舌頭已經成了婉雨嘴腔的階下囚,再沒有勸說婉雨的能力了,只有任由婉雨的床叫聲響傳誦至窗外。

他倆口腔的垂液互相交流著,婉雨濃蔭叢林裡的仙洞,不斷溢出清澈的泉水,但震盪著的陰莖並沒有被植入幽谷,只被婉雨的五隻手指操控著,於兩片興奮的陰唇處游擊。

直至床叫聲浪緩和下來,婉雨才以左手推前凌軒的軀體,讓她的嘴唇可以吸吮著凌軒的右邊乳頭,以便關上凌軒龜頭的內置震蛋。

凌軒的智能陽具停止震盪後,婉雨以身體語言示意他轉身躺下床上,她體恤到凌軒的雙臂已撐著軀體一段時候了。


凌軒躺臥床上後,婉雨騎了在他身上,她隨之伸手往凌軒的下體,濕潤的仙穴,轉眼間已將凌軒的肉棒吞噬進去。

婉雨柔順地把她的臀部升高少許,讓凌軒的陽具根部離開幽穴,但她隨即又把他擒回洞穴。如此形同打樁的動作,教凌軒的陰莖興奮不已。

過了好一會,婉雨雙手伸向她的背後,解脫去胸罩,然後放了在凌軒的額頭處。她跟著俯前身體,雙臂分別撐於凌軒身軀兩旁,她那圓滿的臀部便開始蠕動起來,致使堅韌無比的肉棒便開始在仙洞裡拚鬥。他的陽具半身不時也逃出了幽深的洞穴,只是脹紅的龜頭,每次也被仙洞的神秘魔力吮吸著,沒法子逃竄,整支肉棒又再被吸回黑洞。

凌軒不只是肉棒被抽動著,他的臉部也被柔長秀髮所騷擾,雙眼於髮絲的縫隙之間,凝視著兩顆若隱若現的吊鐘般的豐盈乳房在擺動著,激勵他的陰莖奮戰不懈。

床叫的聲韻又再奏起悠悠的樂曲,生長於他倆私處的兩處蔭林在相互磨擦著,表達了二人的關懷與愛慕之情。

婉雨的慾火得到充足的宣洩後,她的身軀便降於凌軒的軀體上。

她氣喘的呼吸緩慢下來後,詫異地問凌軒:『為何你還未射精?』

凌軒困窘地回答:『我也不明白。』

婉雨:『但你的陽具還在我的陰道裡堅硬如鋼喎!』

凌軒:『我也沒法子理解為何會是如此的。』

婉雨:『不如你查看一下智能手機,可能要作一些調整。』

凌軒取起智能手機看了一會後,對婉雨說:『原來沒有射精,陰莖就會保持「金槍不倒」達兩個小時。』

婉雨立即驚慌地說:『那豈不是很傷身?』

凌軒:『我正查閱解決辦法。』

婉雨跟著吻了凌軒的臉頰一下:『我知道你會找到方法解決的。』

過了一會,凌軒高興地說:『原來iPenis(智能陰莖)是可以Reset的,你看一下智能手機的畫面吧!』

婉雨的臉隨即轉向手機,她看了一會便說:『你放下智能手機吧!我知道如何做了。』

凌軒放下手機後,婉雨以雙手撐起自己的身體,直至她的吊鐘乳房離開凌軒的胸膛少許,她跟著以一隻手調節自己雙乳的位置,使她兩顆凸出的乳頭分別輕輕地黏貼於凌軒的兩顆乳頭。吊鐘乳房隨之緩緩地下墜,凌軒的兩顆細小乳頭徐徐地被婉雨的較大乳頭擠壓著。婉雨的雙手便繞於凌軒的背脊,然後使力地摟抱著凌軒的軀體。

片刻之後,婉雨感覺到插於她陰道的陽具逐漸軟化,她才釋放自己的臂力。

此時婉雨輕柔地說:『你把被子蓋到我們身體上吧!我不願再移動了。』

凌軒把被子蓋過他倆的身軀後,婉雨已經發出了打鼻鼾聲了。凌軒就把他自己的雙臂繞於婉雨赤裸的背部,二人便甜蜜地走向夢鄉。


凌晨一時,婉雨醒過來。她正側身而睡,望向窗簾。凌軒也側著身體,他的胸部貼著婉雨的背脊。

片刻之後,她伸手執著凌軒的一隻手,把他的手掌壓於自己的乳房上,內心在慶幸凌軒可以返回到她身邊。

朦朧的遐思,突然被她乳房的輕微脹跳所驚醒,她頓覺奇怪。躊躇了一會後,婉雨以她的手指掃瞄凌軒的手掌,她頓時發現凌軒的手心內藏磁芯。但她百思不得其解,因她知道她自己的手心是沒有裝置磁芯的。

她立即取起枕頭旁的智能手機來查看,才知道了凌軒的手掌是iPalm(智能手心),但作用是什麼呢?她繼續查閱,才發見自己的雙乳是iBreast(智能乳房)。她開始有點眉目時,赫然發現她自己的身體有九成能量,而凌軒只剩下五成能量。此刻她馬上憂懼起來,在他倆交歡前,雙方也有七成能量的。半機械人的最低做愛能量要求是六成體能。

婉雨在追查為何凌軒的兩成能量走過了她的軀體時,才發現自己的陰部是iVagina(智能陰道),內有線圈包圍著,而凌軒的iPenis(智能陰莖)裡的海綿體,是混合了磁粉的。物理學原理,當磁芯在線圈中移動時,線圈就會產生電流,這是發電機的基本原理。凌軒的iPenis(智能陰莖)被婉雨的iVagina(智能陰道)不斷抽動時,婉雨的iVagina(智能陰道)的線圈就產生了電力,向她的軀體充電,致使婉雨就增加了能量,而凌軒卻消耗了體能。凌軒就這樣被婉雨取陽補陰。


婉雨跟著掀開蓋著他倆的被子,然後坐起身來,跟著以手拍打凌軒的臉頰:『不得了呀!你快點兒起來呀!』

凌軒睡眼惺忪地問:『我十分累呀!起床來做什麼呀?』

婉雨毫不遲疑地回答:『擠奶呀!』

凌軒頓時彈了起床:『什麼?擠奶?』

婉雨隨即把背脊向著他:『你不要問了,立即從我背後伸出雙手往我的乳房搓揉吧!我擔心你虛耗過度呀!』

凌軒認知道婉雨十分關心他,所以就按她的吩咐,從她背後伸手往她的前方,婉雨的一對乳房便開始受到一雙手掌的熱烈撫慰了。

過了一會,凌軒詫異地問婉雨:『為何你的乳房變得充滿彈性?』

仰頭躺於凌軒胸肩,閉上雙目享受著凌軒愛撫的婉雨,柔情蜜意地說:『因為你的手掌是iPalm(智能手心),正在刺激我的iBreast(智能乳房)製造人奶。』

凌軒愕然地問:『我要飲人奶嗎?』

婉雨:『你身體的能量只剩餘一半,要以我的iMilk(智能人乳)來補充,否則你明天會感到筋疲力盡的。』


過了好一會,婉雨知道自己的乳房充滿乳汁後,她便拿開凌軒的雙手,然後把她的枕頭垂直豎起倚於床頭架。全身赤裸的身軀跟著移至床頭,背部便倚靠在豎立的枕頭前。

她跟著取過凌軒的枕頭,放於她自己的大腿上,然後以手指著在她腿上的枕頭,向凌軒說:『你躺下這兒吧!我要準備餵奶了。』

凌軒躺臥婉雨腿上的枕頭後,婉雨的奶頭便被凌軒的嘴巴吸吮起來。

過了一會,凌軒的口腔離開婉雨的乳頭,向她說:『老婆,沒有奶水喎!』

婉雨跟著取起智能手機,看了一會後,便放下手機,然後向凌軒說:『你繼續吮吸吧!就快有乳汁的。』

凌軒便按照婉雨的指示去做。


婉雨隨之以手掌輕撫凌軒的後腦和背肩,柔情似水地說:『小乖乖,你十分飢餓了,吃多一些媽媽奶吧!』

婉雨重複了這句說話數次,奶汁便徐徐注入凌軒的嘴裡。餵奶是雙向互動的。

過了好一會,婉雨再輕柔地說:『你轉過我另一邊乳頭吧!』

她的另一顆乳頭隨即被兩片嘴唇柔吮起來。

婉雨看著凌軒陶醉的吸吮模樣感到欣慰,她一直不肯定自己是否戀上了凌軒,直至冷青將凌軒的手指握緊她的手掌,她才為凌軒刻印於她手心的指紋所確認:她是戀上了他。

凌軒的聲音把婉雨從回憶帶回過來:『老婆,我吃飽了。』

婉雨隨之取起智能手機來看了一下,跟著才說:『沒問題了,你身體的能量已經回復至七成,而我的軀體能量只下降至八成。即是說,我給你餵食iMilk(智能人乳),只消耗了我一成的能量,卻提升了你兩成的體能。』

凌軒詫異地說:『那麼你的iMilk(智能人乳)豈不是營養非常豐富!』

婉雨仰面高傲地回應:『這是當然的。』

凌軒:『那麼我們以後歡愉後,你也要給我餵奶了。』

婉雨:『其實並不是這樣做的,我們的做愛步驟是錯了。』

凌軒愕然地問:『什麼?做愛也要有步驟?』

婉雨認真地回答:『是呀!我們這些半機械人做愛,是要事先餵奶,然後才行房,這就等於先行取陰補陽了。』

凌軒:『那麼才不至於陰陽失調啊!』

凌軒說完後便坐起來,轉身隨手把放於婉雨大腿的枕頭反轉放回他的床頭處。婉雨立即伸手取回他的枕頭,然後憤怒地對他說:『枕頭這邊剛才放在我那話兒處,你竟然就此想躺下去睡,你是否知道衛生的呀?』

凌軒不耐煩地回應:『老婆,你不要如此執著吧!我吃飽了又想睡了。』

婉雨沒有回答他,只是伸手把她自己豎立床頭的枕頭推過了凌軒的那一邊床。她跟著跳下床,穿回內褲,然後蹲下去,從床褥下的抽屜取出新的枕頭袋,更換在凌軒的枕頭上。

此時凌軒已躺在她的枕頭上呼呼入睡了,她便側身枕於凌軒的枕頭,為他蓋好被子,隨之看著他熟睡的樣子,剛才的怒火逐漸消散。她自己也緩緩地重回了夢鄉。


凌晨三年多,婉雨被凌軒拍醒:『老婆,我十分頭痛呀!』

婉雨以手觸摸一下他的頭額一會才說:『你沒有患上感冒呀!』

凌軒:『這種頭痛似乎不太尋常。』

婉雨:『三年前我變成了半機械人後,也經常頭痛,那是手術後遺症。但如今的技術已經成熟了很多,你應該不會有頭痛的了。』

婉雨說完後,她隨之取起智能手機來看。此刻她突然喊叫起來:『嘩!老公,原來你「精上腦」呀!手機於半小時前已經發出警號了。』

凌軒焦急地問:『那麼有何解救辦法呀?』

婉雨查閱一會後才回答:『暫時未有根治方法,只可吃止痛藥而已!』

凌軒:『那麼我出去取止痛藥。』

凌軒便跳下床,準備打開房門時,婉雨呼喚著他的背影:『且慢,武俠電影的英雄被暗算中了毒箭,也有俠女為他以口把傷口的毒液吸出。你就先去浴室洗澡,回來讓我試一下將你的精液吸吮出來吧!這才是治本之法。』

凌軒跟著轉了走去浴室。

他沐浴出來後,便躺臥床上。婉雨的嘴唇就吮吸他的左邊乳頭,直至他的陽具勃起。她才把嘴巴移至凌軒的陰莖,把他啜入了口腔。

可是,婉雨吸吮了一會兒後,凌軒的肉棒便軟化了。他們二人也大為詫異,互相凝視著對方,目瞪口呆。

片刻之後,婉雨向凌軒說:『你查看一下智能手機,找一下有何不妥。』

凌軒取起手機,看了畫面一會後才說:『原來根據「平等機會委員會」男女平等的規定,iSex的設計是不容許男女單方面為伴侶口交,而只可以玩69式。所以你的iMouth(智能口腔)吮吸著我的iPenis(智能陰莖)後,倘若妳的iClitoris(智能陰核)於十秒鐘內仍然沒有受到我的iTongue(智能舌頭)的撞擊,你的iMouth就會發出一個磁感電場,把我的iPenis(智能陰莖)恢復休眠狀態。』

婉雨聽後,呆視著凌軒,沒有回應。

過了一會,她走至衣櫃,取了一條綁帶內褲,然後走進浴室。

婉雨沐浴出來,身上只穿著一條綁繩內褲。她爬了上床,輕聲地對凌軒說:『我始終認為你跟我口交不是味兒,但我為了吸出你的精液,也沒法子不破例一次,你就隔著內褲以舌尖碰撞我那話兒吧!倘使依然無效,我才會考慮解去內褲的綁帶。』

話畢,婉雨的嘴巴又再吮吸凌軒的左邊乳頭一會,凌軒的陽具便豎了起來。她隨即爬了上凌軒的軀體上,上下顛倒,她臉向著凌軒的下體,屁股朝向凌軒的臉部。

凌軒感到自己的肉棒被婉雨吸吮後,他的舌尖便馬上頂撞婉雨的陰部。可惜婉雨的內褲仍然教凌軒舌頭的勞力功虧一簣,徒勞無功。

然而,婉雨並沒有放棄,她轉身再以嘴唇吸吮凌軒的乳頭來激起他的陰莖,然後再返回凌軒的私處再接再厲。

婉雨屢敗屢戰數次後,再次伏於凌軒身體上,嘴巴向著凌軒屹立不搖的陽具時,突然輕聲地說:『你遞那部智能手機給我,讓我找一下有沒有其他竅門。』

她依然沒法子接受竅門就在她雙腿之間。


凌軒躊躇了一會後,突然快速地拉脫婉雨內褲的綁繩,婉雨來不及伸手按住自己的遮羞布,她的黃色綁帶內褲於轉眼間就被扯掉了。

湧出濃蔭茂林的珠露,閃閃生輝,教凌軒雙目停滯。他的兩隻手掌隨即按著婉雨圓渾的屁股,婉雨立即疾呼:『你馬上放開手呀!』


婉雨的命令語調完結後,一張濕潤的嘴唇和兩片濕透的陰唇,於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刻,已經黏貼在一起。

婉雨翹首少許,欲以雙手撐起上身時,她那含羞的陰核,突然被一條剛烈的舌尖猖狂地強吻住。害羞的陰蒂,就被一條瘋癲的舌頭肆無忌憚地蹂躪著。狂暴的舌尖教婉雨的全身抽搐,她撐起上身少許的雙臂迅即乏力,致使她的上身跌回凌軒的下體,臉頰撞擊了一條堅挺的陽具。

然而,婉雨的iClitoris(智能陰核)並不是逆來順受的,她的任由擺佈縱容了凌軒的iTongue(智能舌頭),導致凌軒下體得到了放任的訊息。凌軒的iPenis(智能陰莖)就自大起來,不斷棒打婉雨的臉蛋。婉雨的臉龐終於對該條自以為是陽具忍無可忍,她的嘴巴向他展開追逐,得意忘形的陰莖與婉雨的兩片嘴唇互相拚鬥一番後,他的龜頭首先被婉雨的雙唇制服,整條陽具頓時被婉雨的口腔俘虜進去。

驕縱的陰莖在潮濕的口腔裡頑強反抗,力戰不懈,試圖逃出口腔,但每次也功敗垂成。他們搏鬥了一會後,婉雨的舌頭再不給予該條傲慢陽具寬容的餘地,她向陰莖的軀體施以酷刑,撞擊他的肌膚,鞭撻他的肉身,直至他的龜頭吐出了猶如露珠的透明玉液,婉雨怒氣衝天的唇舌也不罷休,誓要把驕矜的陰莖折騰殆盡。

激戰的口腔內,婉雨的垂液與凌軒龜頭吐出的陽液於混戰中融合,他們亦戰亦友,逐漸無分彼此。

婉雨的陰戶雖然被凌軒的垂液佈防,但從亂中有序的含羞草溢出的陰液,依然流進了凌軒的口腔,與之水乳交融,混成甜蜜的玉液,教凌軒的嘴唇不時也與嫩滑的陰唇撫慰相依。

兩顆互相牽絆的靈魂在重新組合一起,磨擦著的軀體衍生無窮的向心力,教他倆忘卻了時間的流轉,直至凌軒的陽具達到了沸騰的地步。

此刻凌軒呼叫起來:『Honey! I am coming! I am coming!』

凌軒以為婉雨會跟往常一樣,她會立即把他的陽具從她口中拔出。

然而,婉雨的兩片嘴唇只是停留於凌軒陰莖的根部,緊緊地夾住。她跟著以手指輕撫著一顆嫩滑的陰囊,教凌軒沒法子再忍耐下去。猶如山洪暴發的精液激射進至婉雨的口腔,緩緩地流入她的胃中。這時婉雨尖叫起來,她的憂懼終於解除,凌軒閉精不射和頭痛問題也一併而癒。

片刻之後,凌軒的陽具被婉雨從口中拔出,他的龜頭依然溢出玉液,婉雨便以舌尖舔去那兒的玉漿。

直至凌軒的龜頭再沒有愛液滲出,婉雨才起身,然後取起智能手機來看,見到「精上腦」的警告方框熄滅了,她才柔情地問凌軒:『你還有沒有頭痛呀?』

凌軒確定地回答:『真是什麼痛楚也沒有了,幸好你叫我不要服用止痛藥。』

婉雨放下智能手機後,便伏了在凌軒身上。她的臉頰緊貼著凌軒的臉頰,含羞地輕語:『我們第一次牽手的那晚,你買給我吃的甜品,也不及今夜你的「漿糊」如此美味。』

凌軒輕撫她的背肩,詫異地問:『為何妳知道我快要射精,也不釋放我的陽具?』

婉雨含情地回答:『因我要確保把你的精液吸吮出來嘛!』

凌軒停了一會,然後才說:『其實那晚經過你口腔才遞給我的甜品,我吃後也覺得十分回味,整夜沒有再飲過水了。』

婉雨的臉頰隨之磨擦著凌軒的臉蛋一會,二人再度嘴吻起來。

兩張嘴唇飽嚐了溫情後,婉雨再說:『我們睡吧!天亮後到澳門探望你母親,順便去吃甜品。』

她跟著爬下凌軒的軀體,二人面對面側身而睡。

凌軒凝望著婉雨的臉龐,突然再說話:『那個iSex程式設計有失誤,為何我的iPenis(智能陰莖)只可以在你的iMouth(智能口腔)射精?這是什麼道理呀?』

婉雨隨口回答:『iSex設計有不善之處又有何相干?只要我倆的iSoul(智能靈魂)可以融化在一起便可以了。』

凌軒頓露愕然的神色:『但我們以後的房事,我也要嘴吻妳的陰戶了。』

婉雨隨即以牙齒咬了凌軒的肩膀一下,臉頰跟著依偎於凌軒的胸肩處,含蓄地說:『只要我們纏綿後你不會「頭痛」便什麼也可以了。』

兩顆摟抱著赤條條的胴體,就徐徐地進入甜蜜的夢鄉。他們倆分別有一隻手掌,緊按著對方赤裸的背肌,刻印著同一段刻骨銘心的指紋。


性學家認為,女生自小就被教導如廁後要以紙巾清理陰部,致使她們以為自己的私處是不潔的。這種根深柢固的意識,可能做成一些女生於成長後,只願為男伴口交,而拒絕男伴嘴吻她們的陰戶。


巫山雲雨智能情   QR Code

9 則留言:

  1. 果然勁,其實你寫上半部的情認真不錯。描寫細膩。貫穿手上的指紋

    下半部仲勁,咁多科技幻想,果然厲害,可能2043年會癸明出來。你就是創意的先鋒。
    不過盬花重咗手喎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你寫得咁有心機,我要先睹為快。
      我裝了i-Penni's 和i-sperm, 哈哈!

      刪除
  2. 卡臣:

    我是從霍金的腦部準備植入iBrain想到下半節的內容,但落筆時竟然莫名其妙地寫出了上半節,教我幾乎忘記了下半節的構思。

    至於鹽花,不用擔心,我讀過一科性學,不會走出了社會可接受的框框。性學課堂講的內容,比我還大膽,我都不敢講。不是說笑的,以光纖進入陰道,描述精子的游泳過程的視頻也照樣在堂上播放,莫說做愛咁小兒科。

    你去報讀一科性學,回來就會跟我說:『佛爺,原來你的鹹故,落好少鹽咋喎!』嘻嘻!

    你就好喇!有iPenis和iSperm,我就只得一支iSoft咋!陰功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我喜歡上半部婉雨的溫柔!

    下半部的智能科技太複雜喇,睇到我頭都痛埋!(唔好鬧)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咖啡:

    係喎!我構思那些A, B, C, D的關係時也頗費腦筋,唔怪得你話看到頭都痛埋。你講了我才想起,這篇小說的上半節反而好容易寫,下半節真係好傷神才寫出來,而且擔心想錯了邏輯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最近真有報道,某老外吃老婆的人奶,結果治好陽痿,效能好過食偉哥。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校長:

    佛洛伊德提出嬰兒吮奶也是一種性行為的見解,一出爐就被人罵到狗血淋頭。倘若依據佛氏的觀點,該位洋人可能在吸吮妻子乳汁的時期,逐步釋放出嬰孩時期的性壓抑,從而治癒了他的陽痿。這就可以說,他的陽痿是心理性,而不是生理性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7. 雖然個故事後段好鹹, 但我一邊睇就好似一邊睇住兩個機械人拍鹹片咁, 唔得投入呀. 要用錢買的電子性愛, 好無癮啫...

    回覆刪除
  8. 30 Something:

    哈哈!咁食偉哥來做愛,一樣等於用錢買藥物性愛,但偉哥食得多會無效喎!嘻嘻!

    仲有,有情侶租時鐘房做愛,咁都係用錢來買性愛喎!你話佢地有無癮呢?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