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2年6月6日星期三

石板街之戀


石板街之戀

春末夏初的週六傍晚,正值第一個颶風襲港。巧玉於廚房裡正在準備晚餐,突然門鈴響起來,她立即從廚房走出來,然後示意她男朋友躲入她的房中,她馬上把房門關上。

巧玉跟著走去打開木門,然後推開鐵門的橫鎖,跟著打開鐵門,讓一位中年女士進入。

巧玉以詫異的神情問中年女士:『伊莎,你不是跟我母親一同去旅行嗎?』

伊莎:『我忘記帶我出門必攜伴的護身符,所以一定要回來取回帶上身。』

話畢,她便走進房間。只是片刻的時光,伊莎從睡房走出來,她於大門處穿上鞋子時,才發見餐桌放置了兩套餐具。

她詫異地問巧玉:『你跟路德重修舊好了嗎?』

巧玉頓露困窘之色,欲言又止,始終沒有回答。

伊莎跟著微笑地說:『不要緊的,只要他重新接受了你,你母親與我也樂意見到你們可以共創未來的。』

巧玉點頭後,伊莎再說:『你母親在機場鐵路的中環站等著我,我要趕著走,回來後才約路德一同吃飯吧!』

伊莎說完後,就開門離去了。

鐵門和木門被關上後,巧玉沉思了一會。


去年夏末最後一次颱風吹襲香港,恰巧也是星期六的傍晚,巧玉與路德正在港島銅鑼灣的時代廣場閒逛,碰上了她母親與伊莎也在購物。她和路德的戀情才為她母親所知悉。

他們寒暄了一會後,伊莎問路德:『你住在那裡呀?』

路德:『我住在新界。』

伊莎:『現在正下著滂沱大雨,不如我開車送你回家吧!怎麼樣?』

路德:『那麼怎麼好意思呀?』

巧玉的母親姬蒂便立即回應:『不要緊的,我們就在新界一同吃晚飯吧!』

他們到達新界的一座大型屋苑,就在屋苑的一家酒樓一同享用晚膳。

雖然巧玉已經24歲,她大學畢業後,在財務策劃師伊莎的介紹下,進入了一家財務機構當文員,但在姬蒂眼中,她依然是一位小女孩。姬蒂想藉著這頓晚飯,從而了解一下她女兒的男朋友。

晚飯後,他們在屋苑的商場閒逛了一會,直至她們準備離開時,姬蒂和伊莎便一同去了洗手間。

她們從洗手間出來,見到一對中年夫婦帶著一對十六七歲的子女,背向著她們,正在跟路德和巧玉閒聊。

伊莎和姬蒂走至他們身邊,那對夫妻轉身,男人看見姬蒂後,二人頓時目瞪口呆。路德便介紹他們互相認識。

他們寒暄一會後,男人馬克便問姬蒂:『妳的女兒多大了?』

姬蒂回答:『她已經24歲了。』

馬克便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會,然後才再問:『她還在求學嗎?』

姬蒂微笑地回答:『她已經大學畢業,出來做事了。而且也有了男朋友,不用我操心了。』

馬克聽後便沒有再問巧玉的事了,他跟著在大肆稱讚自己的一對子女如何聰明伶俐,將來一定會出人頭地云云。

他們分手後,伊莎駕車離開屋苑的停車場,車廂內是一片靜寂,只有暴風雨飛撲車身的撞擊聲。直至汽車駛上了高速公路,伊莎才問坐在前座椅的姬蒂:『你有何感覺呀?』

姬蒂漫不經心地回答:『我什麼感覺也沒有了。』

坐於後座位的巧玉,馬上問她母親:『你是否早已經認識馬克的?』

姬蒂沒有回應,她當作沒有聽見女兒的說話。

片刻之後,伊莎說:『馬克是你的父親。』

巧玉頓時呆了,她沒有再追問下去。車廂就此保持靜寂,直至她們三人回到港島半山般咸道的家。

兩個星期後,巧玉把這個她身世的秘密告知了路德。

聖誕節前的一個月,巧玉與路德在九龍一家餐廳吃晚飯時,路德向巧玉說:『這個聖誕妳不要來我的教會聚會了。』

巧玉愕然:『為什麼呢?』

路德:『我問過馬克,原來妳母親 ..... 。』

巧玉馬上截斷他的說話:『那跟我有何關係呀?』

路德:『我是一位虔誠基督徒。若果將來我跟你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,你教我如何面對家人、教友和親朋呀?』

巧玉聽到這裡,她不願路德繼續說下去,立即轉了話題:『你跟我父親是同屬一個教會,可否安排我見一下我父親呀?』

路德嚴肅地說:『你父親現在有著一個美好而快樂的家庭,你不要去破壞他的家庭幸福吧!』

巧玉頓時憤慨地回應:『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呀?』

路德遲疑了一下才說:『你父親現任妻子不知道他十九歲時跟你母親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。況且,他向我暗示過,他不想再見到你。』

巧玉沒有再作聲。他們就在靜寂中渡過這頓晚餐。

他們離開餐廳後,路德向巧玉說:『我送你回家吧!』

巧玉晦氣地回答:『不用麻煩你了,我乘地鐵返回港島,然後通知伊莎開車來接我回家便可以了,她也視我如她的女兒啊!』

這頓晚飯是他倆最後的晚餐。雖然他們沒有正式說過分手,但路德已經開始疏遠巧玉了。

巧玉獨個兒乘坐地鐵返回香港島,她在不夜天的銅鑼灣逛了一會,然後打電話給伊莎。伊莎便離開她位於灣仔的辦公室,開車前往銅鑼灣接巧玉。

巧玉坐上伊莎的車子後,禁不住嚎哭起來。


聖誕節的平安夜,巧玉跟一眾女性友人在九龍尖沙咀的餐廳渡過。她們準備離開餐廳時,巧玉的閨中密友美蓮問她:『路德是否會來送你回家?』

略帶些微醉意的巧玉不假思索地回答:『我們已經扯不上任何關係了。』

美蓮見狀,沒有再追問下去。她隨之說:『我表哥也是住在港島西區,他正來送我回家,不如我們就先行送你回家吧!怎麼樣?』

巧玉隨口回答:『那麼謝謝你們呀!』

美蓮的表哥到達後,他們三人便乘坐地鐵返回香港島,跟著準備乘的士上半山時,美蓮的表哥安芹突然向她們二人說:『我今晚吃得很飽,從這裡走上般咸道也不太遠吧!』

她們二人也就同意了。三人便沿石板街走上半山。

巧玉有一套良好的社交技巧,她說話不多,卻頗為主動,而且恰如其分。雖然美蓮走在巧玉和安芹之間,但巧玉不時也主動跟安芹說話。

他們三人在寧靜的石板街走至巧玉的住所時,安芹對她們二人說:『似是片刻的時光,就走完石板街了,我們的腳步好像快過登山電樓梯。』

愛因斯坦的相對論:與你鍾情的人在一起,一天就等於一分鐘。坐於一個高溫難耐的火爐前,一分鐘就等於一日。


這一個安靜的平安夜,教巧玉開始接受了現實,但卻使美蓮的表哥安芹的心底泛起了一片漣漪。

聖誕節的上午,巧玉被電話鈴聲弄醒。美蓮跟她說:『昨晚我表哥送我回家時,不斷追問妳的情況,他似乎 ..... 』

巧玉微笑著說:『你就跟他說,我已經被一位好男生拋棄,因為我生長在一個不道德的家。』

美蓮聽後,才正經地問:『不是吧!你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?路德的思想不是如此迂腐吧!』

巧玉隨口回答:『他沒有個人思想,只有教義,全部靈魂歸於 ..... 。』

美蓮跟著安慰她:『那麼我表哥豈不是有希望?』

巧玉大笑起來:『你表哥是否也是如此迂腐?』

美蓮哈哈大笑起來:『他只想知道你的個人生活狀況,其他東西他似乎未感興趣。怎會理會你母親是什麼人呀?』

過了兩天的晚上,美蓮再打電話給巧玉:『元旦日我們一家和大姨媽一家去野火燒烤,我表哥問我你是否會參加喎!』

巧玉回答:『我又不是你們家人,不要打擾你們了。』

美蓮:『你失戀而已!不是患上自閉症吧?』

她跟美蓮閒聊了一會後,才把電話掛線。

沉靜了片刻,她再次拾起電話,撥號後向對方說:『大除夕晚不如我們一同吃晚飯吧!怎麼樣?』

路德嚴肅地回應:『你是否覺得你這個要求是過份奢侈呢?』

巧玉對路德的愛慕依然反覆無常,她沒法子放下這段戀情。


大除夕的晚上,巧玉和美蓮在上環的一家餐廳吃牛扒餐。她們坐下一個卡位不久,安芹便走至她們的桌子,坐了在美蓮身旁。

美蓮跟著對巧玉說:『對不起!沒有通知你我表哥也一同來吃晚餐。因他想買一件藝術品送給朋友作結婚賀禮,而你母親又是美術指導,妳或多或少也會遺傳一些藝術細胞,所以我提議他請教妳。』

巧玉望一下安芹的眼神,憑藉女生的敏銳直覺,她心知美蓮的解釋是一個非常牽強的藉口。

他們叫了餐後,安芹便取出智能手機,展示一些藝術品的圖片給巧玉看,然後逐一問她的意見。

吃完晚餐後,他們步行至中環,然後再沿石板街走上半山。安芹似是很回味第一次邂逅巧玉的路徑。

回到巧玉的家門時,安芹問巧玉:『我們明天去野火燒烤,你不如也來參加吧?』

巧玉躊躇了一下才回答:『我要先謝謝你今夜的晚餐!但我明天想在家與我母親一同渡過。』

她說完後,便轉身步入大廈,沒有再看安芹失望的神色。

巧玉回到家裡,梳洗後坐於客廳的梳化椅,跟母親和伊莎閒聊了一會,然後才返回房間開啟電腦。

她於「臉書」遊覽時,無意中發現在聖誕聚會的圖像裡,有一位女生經常出現在路德的身旁。她把影像逐一放大來查看,禁不住的淚水溢出了眼眶。


過了一會,「臉書」彈出了安芹要求加為朋友的訊息。她意識到這是美蓮的傑作,安芹才可準確地知道她於「臉書」的名稱。她正在躊躇時,沒有意識的食指,按下了「確認」的藍色方框。

她跟著站起身來,走去浴室洗臉。

在浴室內,她不斷洗臉,猶如患上愛潔癖的人一樣。她又不時望向鏡子,呆視著鏡中的靈魂,儼如她不認識自己是誰。

經過一番困擾的精神折磨後,她才離開浴室,返回自己的房間。

這時「臉書」顯現安芹邀請她明天去野火燒烤的訊息。她沒有回覆,反而在遊覽安芹在「臉書」的內容,知道了他是發電廠的工程師。而且安芹從大學到工作的生活片段,幾乎是全男性的天下。偶爾有一兩位女生,樣貌和身形也非常男性化,是不折不扣的典型女工程人員。

過了一會,她的手提電話響起來,對方跟她說:『我表哥問了你的「臉書」名稱,所以我馬上打電話來告知你,以免你感到詫異。』

巧玉微笑地說:『我以為你不打算通知我了,你表哥的速度快過你很多。』

她們閒聊了一會後,美蓮才問:『你有沒有查看過路德最近在「臉書」裡的內容呀?』

巧玉頓時啞口無言。直至美蓮再追問時,她才回應:『你也看過嗎?』

美蓮跟著說:『你不用如此緊張,明天就當作是一次普通郊遊吧!』

巧玉沒有正面答覆美蓮的說話,她們再閒談了一會後便掛線了。

電腦沒有被關上,巧王已經躺臥床上。她呆望著天花板大半個小時,再坐起身來,走至電腦前,有著意識的食指,按下了接受邀請的藍色方框。


元旦日兩家人的燒烤會,與他們毫無關係的巧玉,就被誤會是安芹的女朋友。

晚上時分,他們回到港島的地鐵站,美蓮和安芹也慣性地送巧玉回家,但這次卻節外生枝。

美蓮被她母親呼喊著:『你跟著他們二人做什麼呀?』

這次石板街之行,美蓮就被排斥在外,沒法子同行了。

巧玉回到家,從浴室梳洗出來,美蓮又來電:『今夜石板街的月色是否十分美麗呀?』

巧玉微笑地說:『我暫時未見到月光,但至少看到一片天。』

農曆新年,巧玉跟隨美蓮到安芹家中拜年,兩家人便一同出外飲茶。巧玉與他們談笑自若,彷彿是他們家庭的成員。

初春時分,巧玉和安芹在九龍旺角的一個商場閒逛。她買了兩杯凍飲,然後走至安芹面前,遞上一杯給安芹後,才發見路德站在他倆前端。

路德幾乎雙目噴火,伸手指向安芹,然後氣憤地問巧玉:『他是你什麼人?』

巧玉隨之望向與路德牽著手的女生,然後眼睛才返回路德的臉上,漫不經心地說:『她是你什麼人?』

路德立即伸高手臂,意圖掌摑巧玉時,安芹馬上伸手緊握著他的前臂,然後喝令路德:『你不要亂來呀!』

路德知道他不是身形魁梧的安芹的對手,他不敢妄動,手臂慢慢鬆弛下來,安芹才放開他的手臂。

他們各走各路後,巧玉和安芹也沉靜起來,沒有作聲。巧玉憑藉女生的精湛直覺,知道安芹從美蓮那兒得知路德是她的前度男友,所以他完全沒有追問。

直至他們離開了商場,巧玉才開口說話:『今晚我們不如去九龍城用膳,怎麼樣?』

安芹:『沒有問題,那兒有不同國家的地道美食。』

在整頓晚餐裡,安芹也沒有問及路德的事,他只是談起自己的工作近況。離開餐廳後,他們再乘坐地鐵返回香港島。他倆走至石板街時,開始下著大雨,安芹從巧玉手中取過她的精緻花紋雨傘。

二人並肩而行,安芹跟著問巧玉:『雨傘是否遮擋到妳另一邊肩膀呀?』

巧玉沒有回答,她隨即以手臂繞在安芹提著雨傘的手臂上。滔滔流水在一雙儷影的腳跟飛濺而過,傾斜的階梯雖然濕滑,但小鳥依人的倒影,卻覓得了倚傍的身軀。下午於商場跟路德的相遇和糾葛,教巧玉於模糊的春情裡,看見了清晰的影像,她不由自主地牽上了她動情的靈魂。安芹被美蓮的訊息所阻,誤會巧玉和路德可能餘情未了,以致他不敢牽絆巧玉的嬌柔小手。



巧玉於沉思中醒來後,她走回自己房間,著安芹返回客廳。她跟著便走進廚房,繼續煮食。

這頓在家的晚飯,是巧玉親自下廚,她想在安芹面前獻出廚藝,卻料想不到伊莎會突然回家。

他倆坐下進食時,安芹若有所思地問巧玉:『原來你母親與伊莎是 ..... 。』

巧玉露出詫異的神色:『我以為你早已經知道了。美蓮沒有跟你說過嗎?』

安芹:『美蓮從沒有在我面前提及你母親的私生活。』

過往被路德鄙視的陰霾,教巧玉有點兒惶恐:『那麼 ..... 你 ......... 』

安芹平靜地回答:『我只是從未想過此類的情愛關係會育有下一代而已!』

巧玉隨即緊張地問:『那你有何看法呀?』

安芹感覺到巧玉甚為不安,致使他自己也恐懼起來。他不願見到巧玉對他產生誤解,立即嚴肅地說:『我沒有料到你生長在此類家庭,不但沒有奇異性格,而且情緒商數(EQ)會高過一般人。』

巧玉聽後,微笑起來。她以筷子夾了一片魚肉放進安芹的碗子,然後才回應:『這是我第一次蒸魚,你試一下是否好味道?』

飯後他倆坐於客廳的梳化椅看電視。他們在談論著電視劇集的情節時,木門突然打開,原來巧玉忘記為鐵門推上橫鎖。伊莎與姬蒂進來,她們看見安芹,頓時目瞪口呆。巧玉立即介紹安芹給她們認識,她不需要顧慮安芹對她母親和伊莎的態度了。

姬蒂跟著向她的女兒說:『颱風使航班延後了,我們明天才再去機場,但行李已經寄運了。』

她隨之跟安芹寒暄了一會,然後才與伊莎進入睡房,讓他倆繼續享受溫馨的晚上。

晚上十一時,安芹準備離去,他向巧玉說:『我想跟你母親和伊莎道別。』

巧玉便走至她們的房間,敲打房門。她們便從房間走出來,跟安芹道別。

木門被打開時,姬蒂對安芹說:『我們旅行回來,一同吃晚飯吧!怎麼樣?』

安芹微笑地回答:『我是十分樂意的。』


十二月份的一個天晴的上午,巧玉與安芹跪於姬蒂和伊莎前,他倆分別遞上茶杯給她們二人。二人飲過茶後,分別給了他倆紅封包。巧玉應允安芹家人的要求,他倆的婚禮在低調中舉行。

翌日中午,在香港機場的閘口,數位親人跟巧玉和安芹道別。他倆準備入閘時,巧玉走上前,她先擁抱伊莎,然後再擁抱著她的母親。

姬蒂熱淚盈眶。片刻之後,巧玉轉身步向安芹時,姬蒂含淚向安芹說:『你要照顧著她,她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身邊的。』

他們倆就踏上渡蜜月的旅程了。

衡量一個人,是根據他/她的出身,還是他/她的個人性格和品行呢?


1986年,美國兩名心理學家對一群女同性戀者以人工受精生出的嬰孩,進行了長達25 年的跟進研究。研究發現他們在社交技巧、學術成績和才幹也明顯地高過在異性雙親家庭長大的子女。而且他們的交際問題、犯校規和侵略性也顯著地低過於普通父母家庭成長的孩童。

為何生長在女同性戀者家庭的兒女會較少麻煩呢?研究員認為,女性一般以有限度的言詞來管教子女,而且女性較少使用「強迫性」的言論與兒女溝通,致使他們成長於一個較為健康的心理環境。


石板街之戀 QR Code

12 則留言:

  1. 估唔到你身在外國,竟然可以一個咁地道的故事,如發生在香港

    我話愛上人通常是第一眼
    如果第一印象差,基本上無得救

    回覆刪除
  2. >>衡量一個人,是根據他/她的出身,還是他/她的個人性格和品行呢?

    當然是後者喇,英雄莫問出處。

    至於女同性戀者家庭,沒有較主導的男權,自然也沒有可能出現的兩性衝突,性情也就较温和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卡臣:

    第一印象為何如此重要,是有一套理論的,但我忘記了。我只記得第一印象已經反射和投影了兩個人的性格與特質了。

    香港有不少地方,我只是坐朋友的車子經過,我沒有入過去的。所以,我正一作故。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校長:

    我原本是寫一個鹹故,但在查證一個心理狀況時,無意中發現了女同性戀者子女的研究文章,覺得很有趣味性,便作了這個故事了。這項研究其實有不少細節,但我覺得它太過沉悶,才沒有寫出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講到同性戀,又真係有啲奇怪,似乎一般人對女同性戀者嘅接受程度高好多。例如睇鹹片,麻甩佬絕對唔會抗拒女女情節,但係女人就唔多鍾意睇啲男男場面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我一直讀到你寫出來,才知道她們的關係! :-P

    回覆刪除
  7. 路德以宗教理由, 去否定人家的性取向和生活, 我覺得十分核突. 這個世界上有好多這種人, 以宗教攻擊別人的佔好大部分. 若有冒犯教徒, 先說句不好意思, 不過這是我觀察多年的結論...

    回覆刪除
  8. Arm:

    我也不看男男同性戀的鹹片,可能是被內裡那幾支「巨炮」搞到自卑喇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9. SKII:

    這是科學和文學的分別。科學報告閱讀了第一段,已經知道整篇文的大綱。小說看完後,對那些內容可能還是若隱若現的。嘻嘻!

    有一些女生,在結婚產子後,有些甚至於到了中年,才認知自己是同性戀者。所以有一些女同性戀者的子女,是通過與男伴性交所生,而不是人工受孕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30 Something:

    我試過有一段時期,午飯時經常被一位基督徒纏繞住。每一頓飯,由頭到尾都話我有「罪」,叫我去受洗。真是食餐飯都唔安樂,覺得自己「罪孽深重」。嗚!嗚!嗚!

    回覆刪除
  11. 睇過二、三部明示或暗示女同性戀題材的電影,唔抗拒,有朋友話曾遇上令自己有衝動去攬住的女性,但朋友當時是異性戀人,後來也一直都是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2. 咖啡:

    心理學家在研究青少年女生的同性戀傾向時,發覺一些認為自己是同性戀或雙性戀的女生,她們自己也不太清楚自身的性取向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