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2年5月7日星期一

情愛握我手(十八禁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情愛握我手(十八禁)



春末夏初的晚上十時,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一所華麗古典渡假式酒店的會議廂房建築物內,雲妮正從閣樓的樓梯走下,她失望的臉孔突然發見她期盼的臉龐。她馬上轉身走回閣樓。然而,她走至閣樓後,被一隻手掌從後拉著她的手臂。

道歉的語調傳至她的耳朵:『對不起!昨晚我實在是迫不得已的呀!』

雲妮使力撇開男生的手掌,跟住便跑回樓梯,走至樓下的大堂,然後離開這座建築物。

她在清涼的走廊一直向前走,沒有作聲。

男生一直追趕著她,哀怨地向她解釋:『昨晚我母親一直在我身邊,以致我沒法子回覆你連續發的十多個手機短訊呀!』

雲妮依然沒有回應,繼續向前走。男生唯有不斷說對不起。

過了一會,雲妮才停下腳步,轉身怒氣沖沖地向男生說:『我的同房蓮達昨晚跟另外的人去了市中心的戲院看歌劇,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!你就誤我呆坐在房間等待,連手機短訊也不覆我。』


雲妮說完後,繼續向前行,沒有讓男生解釋。

男生追上前,絕望地說:『我昨晚真是被母親困得很緊要呀!』

雲妮再走一會,才再憤然地回應:『你這膽小鬼,二十多歲人連母親也驚,你教我將來如何依附你呀!』

話畢,雲妮又再向前走,男生只是追隨著她,頹喪地沒法再言語。

他們再走了一段路,男生終於要挺而走險,說出一句可能會導致兩人關係中止的說話:『我不是膽子小呀!你也要求不要讓我母親知道我們的關係,我只是順從你的意願而已!』

雲妮再走了一節路,才停下腳步:『你真是如此顧及我?』

男生點頭,其實他心裡是懼怕他自己的虎媽,順應雲妮的要求只是其次。而雲妮是一位女生,她當然喜愛聽謊言。


雲妮讀大學時,每年也在同一家大企業做暑期工,致使她畢業後,從未嚐過尋找工作之苦。如今她於該公司已經工作了近三年,當了市場經理瑪莉的助手。

瑪莉性格強悍,她在商場打滾二十多年,從不認輸,就算輸了給對手,她也當自己贏了。此等強勢奇才,助手不是軟弱而沒有決斷能力的真正蠢人,就是面蠢心精之輩。

瑪莉雖然以為自己可以運轉乾坤,但婚後七年,兒子五歲時,她才發現自己的弱勢丈夫在外另有家室,而且已經育有兩名兒女。

離婚後的瑪莉,獨力撫養著兒子。她抱著「天下男人皆可宰」的心態,沒有再締結新的情緣,變成了一位工作狂。

瑪莉的兒子大學畢業後,在另一家與瑪莉的公司同屬一個集團的公司幹活,兒子想極力避開強勢母親的操控。然而,他已經變成了一位依附性甚強的男兒了。

一個下雨的中午,兒子如常到母親的公司逛一會。

他離開時,在擁擠的電梯內遇上雲妮。其實二人皆不時見到對方,但他們並不認識,因那時雲妮還未當瑪莉的助手。

雲妮並不知道下著大雨,她站在商業大廈的門外,正想返回辦公室取雨傘時,輕聲的慰問,傳進了她的耳朵:『你是去午膳吧!我有雨傘,可以送妳過對面馬路的。』

雲妮望了他一眼,同意跟他一同橫過馬路。

他們在一家快餐店坐下進食,雲妮才問他:『為何你不時中午或放工時候也來我們的公司?』

男生回答:『瑪莉是我的母親,我名叫佐治,我知道你名叫雲妮。』

雲妮詫異地問:『你又會注意到我的?』

佐治:『我聽見母親呼喚妳。』

雲妮微笑了一下:『原來你是我上司的兒子,幸好我未曾說她壞話,否則可能要另謀高就了。』

佐治直率地回應:『怎會呢?你的樣子如此可人,就算你說我母親壞話,我也一定不會告知她的。』

機靈的雲妮看了佐治一眼,她即時認知道她上司的兒子已經迷上了她。

往後的日子,他們一直保持著有限度的交往,不時中午一同吃快餐,直至雲妮轉職做了瑪莉的助手,他們才熟識起來。佐治的數度戀情,在萌芽時期,已經被他佔有慾強的母親無理拆毀。然而,這段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的情緣,卻在虎媽的眼簾下悄悄地滋長。


此刻他倆站了在渡假酒店偏遠的地方。雲妮左顧右盼,她跟著便步向一處洗手間,佐治尾隨而後。他們走至洗手間門前,佐治向她說:『這兒如此靜寂,你不如返回房間才如廁吧?』

雲妮以不肖的眼神看著佐治:『你擔心我的安危嗎?陪伴我進去吧!』

佐治聽後,只是呆站住,沒有再移動步伐。一隻柔中帶剛的小手,瞬間把這位半推半就的男生拖進了女廁。

他們進入女廁後,佐治對雲妮說:『我童年時跟母親入過女廁,成長後也從沒有進過女廁了。』


雲妮便指向兩張放於近門處的單人梳化椅才回應:『你就坐在這兒待我一會吧!』

佐治有點兒困惑地說:『不是吧!萬一有人進來,我豈不是十分尷尬!』

雲妮隨之牽著佐治走至廁所盡處的殘障廁格,然後不耐煩地向佐治說:『你關上門,站在裡面等待我一會吧!』

此刻廁所的門口打開,有兩位洋婦人正踏入廁所,雲妮立即把佐治拖入廁格,然後把門關上。


兩位洋婦如廁後,在洗手盤處不斷批評數位賓客態度跋扈,她們似是沒有離去之意。雲妮急不及待,她示意佐治轉身,背向著她。她便以衛生紙清楚廁板,然後脫下褲子,馬上坐下如廁。

雲妮完事後,她站起來拍了一下佐治的肩膀,佐治轉身,雲妮以食指放於嘴唇前,示意他不要作聲。

兩位洋婦如廁後,在洗臉盤處越罵越起勁,跟著還分別坐下擺設在門口處的兩張單人梳化椅,她們似是要在廁所逗留一晚。佐治開始有點兒焦慮。雲鈮見狀,便把臉頰依偎在他的胸肩。小鳥依人的倚傍,教佐治伸手按著雲妮的臂膀。佐治突然生出男子氣概,他漸漸地不再恐懼了。

雲妮出身寒微,在仰人鼻息的環境中成長,她的情商(EQ)比佐治高得多。然而,她卻會依附著一位在溫室中成長的男兒,從而取得安全感。愛情就是存在著奧妙的交流,是專家也沒法子猜透的。

過了好一會,兩位洋婦才離開洗手間,雲妮便去沖廁。

她於洗臉盤處清潔手部時,隨口對佐治說:『我們終於可以離去了。』

雲妮關上水龍頭,她轉身後,一雙巨大的手臂把她緊緊的摟抱著,沒有期待的嘴唇,受到另一張嘴巴突如其來的慰撫。先前廁格內的恐懼,觸動了一顆憂慮的心靈跳躍起來。

在幽靜偏遠的洗手間,他們如癡如醉的嘴吻維持了一會兒後,佐治愧悔地向雲妮說:『對不起!昨晨你興高采烈地對我說買了一套性感內衣褲,可惜我昨晚實在沒法子逃出來見你啊!』

雲妮溫婉地回應:『今晚我吃完晚餐後便返回房間洗澡,唯一該套洗滌了的內衣褲乾涸了,現在穿了在身上,你是否想欣賞一下?』

佐治凝望著她的可人臉龐一會後,伸手掀起雲妮的上衫。雲妮便舉起雙手,兼而閉上眼睛。

雲妮的上衣被掀起至一半時,佑治的手機突然響起來,他唯有把雲妮掀高了的衫放下,跟著取出電話來接聽。

佐治放下電話後,他向雲妮說:『我母親跟客人寒暄完,她著我馬上返回房間。』

雲妮頓露不快的神色。佐治見狀,便對雲妮說:『我會跟母親說我要逛多一會才回去。』

他說完後便轉身,背向著雲妮,然後撥打電話給母親。

佐治被母親囉唆了一會,著他不要太晚返回房間後,他不耐煩地放下手機。

當他再轉身面向雲妮時,佐治眼前一亮,一套藍色蕾絲絹質內衣褲,只是遮蔽著玲瓏剔透身段的幽香之處,頓時壓抑了他對母親威嚴的恐懼。他再次緊貼地摟抱著雲妮,兩張火熱的嘴唇又再融合在一起。

過了一會,雲妮轉身,她以背脊倚在佑治的胸膛。兩顆圓渾而高聳的乳房,立即奉獻在佐治雙手的活動範圍。

兩隻輕微顫抖的手掌,分別觸及雲妮的奶罩後,才慢慢地消除了恐懼。一雙彈性的乳房,激勵著脈搏加速的掌心,教佐治的十指逐漸忘我地激烈搓揉。雲妮的乳頭不時也被迫出了她的胸罩,致使佐治害羞的手指,沒法避免地受到兩顆凸出乳頭的頂撞。

雲妮不時仰面跟佐治嘴吻時,她的臀部才可以逃過佐治下體猛然的撞擊。

二人的垂涎在得到適度交流後,雲妮再轉身,面向著佐治。沒有徵求是否同意的嬌柔小手,拉下了佐治褲前的鍊子。脹大了的肉棒,雖然受到內褲的保護,但也沒有教五隻手指遲疑,向他無情地發動攻擊。

兩張火辣的嘴巴又再揉合在一起,佐治在毫無察覺下,褲頭的皮帶被解去,他的褲子隨之掉下地上。

雲妮跟著示意佐治除去上衫和內褲,而她就在手袋取出一盒避孕套。

跟著她就在洗臉盤處弄濕了一些紙巾,為一條已經充血的堅挺陽具洗澡。雲妮勤奮的十隻手指,也照顧到佐治的陰囊,為他進行清潔。

全身赤裸的佐治,陽具被穿著上「雨衣」後,就被五隻齊心協力的手指握緊地抽動著,而他柔滑的陰囊也沒有幸免於難,飽受另外五隻靈巧手指的玩弄和調戲,而全沒反抗的能力。

佐治的舌頭,又再闖入了雲妮的口腔,他似是要奪回下體遭受無情侮辱的尊嚴。然而,佐治的一隻手臂卻緊緊地摟著雲妮的背脊,另一隻手掌,卻不由自主地搓揉著雲妮近乎赤裸裸的豐滿臀部。他失控地要把雲妮的軀體壓進自己的身軀。雲妮小巧內褲的後面,幾乎是沒有棉布的。

雲妮十隻凶狠的手指,飽嚐了她們的原始獸慾後,雲妮的雙臂繞著佐治的背肌,無辜的陽具雖然被垂直地壓於雲妮的腹部,但至少他有一個喘息的機會。

過了一會,情意綿綿的雲妮,她把身體移離佐治的胸肌時,一條鬆綁的胸圍,突然掉下至她的腹部,兩絲胸圍帶子掛於她的手臂,她就故意地搥打著佐治的胸肌,含羞的臉龐跟著伏於佐治的胸肩處。自以為有著靈活手技,可以於毫不察覺下解去雲妮胸圍扣子的笨拙雙手,怎可能逃過雲妮背部靈敏的觸感呢?這就是雲妮巧妙的智慧了。


期待的耳朵、頸項和胸脯,並沒有教閉上雙目的雲妮失望。一雙溫存的嘴唇,不時輕咬著雲妮的耳垂,舔吻她的頸項,熱嚐她的胸肩。然而,熱騰騰的嘴唇,始終不敢觸動圓渾的乳房。

再過了一會,雲妮的雙手使力按著佐治的後腦。他的害羞口腔,沒法子再逃逸,就赤裸裸地被兩顆凸出的乳頭,輪流地伸入姦淫,從而迫出垂涎,滋潤著雲妮的一對乳房。


然而,雲妮貪圖的兩顆凸出乳頭,並沒有只是滿足於佐治的嘴巴,她們連藏匿在口腔內的舌頭也不放過,繼而誘出了他的舌尖,與之交鋒。

佐治的雙手緊抓著雲妮擺動著的彈性裸露臀部,教他堅毅的舌頭也越戰越勇,誓要把兩顆來犯的乳頭逐出口腔。雲妮的雙手,就在失控地搓揉著佐治後腦的頭髮。廁格內開始傳頌出悠揚悅耳的呻吟聲。

無恥的兩顆凸出乳頭,在佐治的口腔發洩了淫慾後,雲妮著蹲下少許的佐治站起來。

她隨即戴回奶罩。此刻雲妮才發見佐治陽具上的保險套,不知何時被扯破了。她就為陽具更換了新的「雨衣」。


佐治誤以為雲妮想鳴金收兵時,怎料雲妮跟著坐下廁板,她示意佐治站在她前面。

佐治可憐的陽具雖然歇息了一會,但他並未就此可以得到安逸。雲妮手執一條硬朗的陽具,把他伸入一絲連接兩個罩杯的絹布下,佐治的精銳陽具就被扣緊起來。包裹著兩個乳房的胸圍,使安置著陽具的乳溝變得非常狹窄,幾乎要把佐治的陽具擠出。

再度閉上眼睛的雲妮,跟著以兩隻手掌,交替地磨擦著佐治的陽具,誓要把他壓回她自己的乳溝之中。她心底裡已經把佐治的陽具視為自己的寶貝了。而她的一對圓滿乳房,左右夾擊,教佐治的陽具,雖然有著強勁的跳躍力,卻依然沒法子逃出她的枷鎖,被迫使接受雲妮溫柔的呵護。

可惜的是,佐治的陽具並沒有為雲妮的溫厚而領情,他經常要逃跑。

然而,雲妮的雙乳,比她的乳頭要仁慈得多。她唯有以七擒七縱之法,不時讓佐治的陽具向下逃出她的乳溝少許,然後才再擒拿,致使佐治的壯烈陽具,雖然奮戰不懈地在她的乳溝上下蠕動,但卻徒勞無功,仍然被鎖困。

佐治的陽具經過多番逃逸後,雲妮終於忍無可忍,她的一對乳房和手掌,再沒有留情,向佐治叛逆的陽具,肆意地折騰,淫穢其軀體。

閉上眼睛的雲妮,在享受著任由她羞辱的陽具,直至她感到滿意,她才釋放出這位俘虜。

雲妮張開雙眼後,發現陽具上的避孕套被撕破了,她便示意佐治取來新的「雨衣」。

她為佐治的陽具戴上新套子後,雲妮才站起來。她的臉龐伏在佐治的胸肩,雙臂伸了在他的背部,緊緊地摟抱著他。

含糊的聲音,傳進了佐治的耳朵:『我知道你習慣了順應母親的意願,我們是否再繼續下去,就由你決定吧!』

慾火焚身的雲妮,突然害羞起來,懼怕站於面前的男生覺得她淫蕩。在這關鍵的時刻,她期盼心儀的男兒採取主動。


佐治的雙手撫慰著雲妮的背脊一會後,他的兩隻手掌緩緩地伸入雲妮位於臀部的內褲,搓揉著她赤裸裸的屁股。

小巧的內褲被扯拉少許後,雲妮才鬆開緊摟著佐治的雙手,讓她自己的小巧內褲被徐徐地脫下。

佐治緩緩地蹲下身體,為雲妮脫去內褲時,雲妮的幽暗私處,盡入他的眼簾。他站起來後,雲妮從他手中取過內褲,她不願把貼身的內褲放於別處,隨之把「她」穿於佐治的其中一隻手臂。他們才再度摟吻起來。

兩條火熱舌頭在激戰一會後,佐治蹲下少許,他手執著自己的陽具,以龜頭撞擊著充血的陰核。沒有經驗的陰莖,在濃密的潮濕林蔭處胡亂地碰撞,致使雲妮的雙手失控,不斷在抓著佐治的背肌。

柔情似水的呻吟聲迴盪在廁格一會兒後,雲妮轉身,面向著坐廁側旁的牆壁。她把身體退後少許,彎腰以雙手握著牆上橫置的扶手,跟著伸開雙腿,然後轉頭示意佐治的陽具從後進入她的陰道。


佐治的堅挺陽具在雲妮的陰戶不斷敲門,卻不得其門而入。雲妮唯有伸手至她的陰部,掀開自己的陰唇,與佐治攜手同心,讓他的迷途陽具尋得了竅門。

佐治的龜頭進入雲妮的陰道後,雲妮的臀部便跟著退後,她那緊迫的陰道,猶如蟒蛇吞食被牠體型巨大的獵物一般,似是沒有可能被吞嚥的粗壯陽具,卻被她飢餓而垂涎欲滴的陰唇,毫不留情地逐漸吮吸了進去。

佐治的雙手隨即按在雲妮的纖腰後,潮濕幽暗的陰道內,堅毅不屈的陽具,與來自四面八方的圍剿展開激烈肉搏戰。他先退後進,前仆後繼,鬥志激昂。

經過了數分鐘的貼身互相毆打,已經戰鬥至滿臉通紅的龜頭,終於逃出了圍攻他的陰道,稍作休息,以便重新再作戰。

然而,雲妮頓時站了起來,她轉身撲向佐治。一張發狂的嘴巴,吸吮著佐治未有準備的嘴唇。雲妮的身體似是失去了平衡,佐治馬上以雙臂緊摟抱著她。

可是,佐治的善意並沒有得到雲妮的寬容。五隻陷於瘋癲的手指,隨即握緊著一條豎立的陰莖,不容許他有喘息的機會,無情地繼續把他肆意地蹂躪。

雲妮的另一隻手掌,跟著伸了往佐治的臀部,她連佐治的屁股也不放過,放縱地搓揉著那裡的肌肉。

佐治的下半身雖然奮鬥到底,力戰不懈,無奈他腹背受敵。幾經苦戰,誓不低頭的堅貞陽具,終於認知道大勢已去,遂其所願,向雲妮的五隻技藝超凡的手指俯首稱臣,奉獻出他珍貴的玉漿,屈服求和。

不幸的是,貪婪而無動於哀的雲妮,並沒有善待戰俘。雖然她的五隻戰指釋放了投降了的陽具,但她這隻手卻伸了往佐治的背後,與她的另一隻手臂攜伴而行,把佐治的軀體緊緊地摟抱著,誓要把這名俘虜折磨殆盡。

直至佐治的陽具垂下來,盛載著玉液的避孕套掉於雲妮的腳背,雲妮的霸道口腔,才讓佐治疲於奔命的舌頭重獲自由。

狼虎的臉孔隨之變回小鳥依人的模樣,柔弱地依偎著一處寬敞的胸肩。五隻曾經瘋狂的手指,也軟綿綿地輕撫著佐治的另一邊胸肌。一種柔性的安合感,滋生在依附的心靈裡。做人處世遠高於佐治的雲妮,雖然征服了他,心底裡卻渴求這名俘虜的護庇。


他們離開女廁後,雲妮的手繞著佐治的手臂,微笑地說:『料想不到買了一盒避孕套今夜才用上,我以為錯失了昨晚的機會,這盒避孕套便浪費了,結果一次消耗了三個套。』

佐治:『我還以為你忘記了買。』

雲妮聽後,語氣變得高昂:『我叫你去買,你又不敢去買,正一膽小鬼。』

佐治頓時尷尬地回應:『我不是不敢呀!我只是害怕被母親發現,就很麻煩了。』

雲妮跟著以嘲諷的眼神向他說:『知道了!孝子!』

佐治隨之吻了雲妮的臉頰一下,雲妮便露出滿足得意的笑容。這段感情面對著嚴峻的困難,一位在商場上獨當一面的母親,卻是心理不平衡的,要把兒子永遠依附著她。雲妮深知這個艱難局面,但愛慾卻教她不顧一切地要衝破這一度難關。況且,她自己也認知道,世上沒有平步青雲的愛情道路的。

他們走至接近住房的建築物時,佐治向雲妮說:『你不要再繞著我的手臂了,萬一給我母親碰見就糟糕了。』

雲妮隨之以俏皮的口吻說:『我就是不放手,讓你的嚴母看至目瞪口呆。』

佐治的語氣頓時變得嚴肅起來:『我不是為了自己呀!大不了我就被母親痛斥一頓,我是擔心你的工作而已!』

雲妮知道佐治的說話是非常認真的,他們再走了一段路,雲妮便放開佐治的手臂了。

他們倆回到房間所在的建築物大堂,瑪莉正跟其他人在寒暄。她見到兒子跟雲妮在一起,詫異地問:『為何你們會走在一起?』

佐治躊躇了一下,雲妮馬上回答:『我們剛在外面遇上而已!』

他們三人進了電梯。電梯上升時,瑪莉站於前面,臉向著電梯門,雲妮和佐治就站在瑪莉的後面。本來只是短暫的時刻,但雲妮潛意識裡似是要挑戰瑪莉的家長威嚴,她伸手撫弄佐治的屁股。佐治生怕母親會突然轉身,臉露驚懼和困窘的神情。雲妮偷看著佐治的臉色,對自己可以在瑪莉背後愚弄她的愛子而沾沾自喜。他們離開電梯,先到達雲妮的房間,她打開手袋,慢吞吞地取出房門卡。瑪莉和佐治走至隔鄰的房間,瑪莉打開房門,她先進入房裡,佐治回頭看一下雲妮時,雲妮突然放出一個「飛吻」,嚇得佐治馬上進入房內。這位成熟俏麗人弄得佐治驚喜交集,神魂顛倒。


翌日早上,瑪莉和佐治先到達酒店餐廳吃自助早餐。雲妮到達他們的桌子時,瑪莉還在擺放食物處跟其他人閒聊,而佐治已經取了食品返回餐桌。佐治望著雲妮的衣著,目瞪口呆。

雲妮坐下後,佐治以驚訝的語調輕聲地問她:『你今早搞什麼鬼呀?穿得如此暴露,又露背,又露臍,又露腰。』

雲妮自信地仰面少許,跟著驕傲地回答:『女為悅己者露呀!』

佐治被她的回答氣壞之際,他母親便返回餐檯。瑪莉未放下食物於檯面,就把雲妮由上至下掃瞄一番。

她坐下後,以不解的眼神問雲妮:『今早我們出海遊玩喎!你不怕著涼嗎?』

雲妮漫不經心地回應:『我們來了這裡好幾天,忙得不可開交,難得有半天出遊,而且下午便乘飛機回港,我想享受一下佛羅里達州的陽光嘛!』

瑪莉跟著轉了話題:『為何蓮達沒有來?』

雲妮:『她未曾睡醒呀!』

瑪莉頓時有點生氣地說:『我們食完早餐就要上船,她做人有沒有分寸的呀?』

雲妮:『她說她乘船會暈眩,所以不出海了。』

瑪莉隨之問她一些業務的事宜。她們談了一會後,佐治便站起來,離開了檯子。


片刻之後,一杯咖啡和一杯西柚汁放了在雲妮的面前。雲妮仰頭望了他一眼,禮貌性地說:『謝謝你!』

雲妮一邊聽著瑪莉說話,一邊為咖啡加糖和奶。

她們的談話結束後,瑪莉的臉隨即轉向兒子:『你怎會知道雲妮喜愛西柚汁的?』

佐治呆了一下,他沒有料到自己母親連這些細節也注意到。他跟著回答:『過去數天我們也一起吃早餐,我見到她每朝也飲西柚汁的。』

雲妮正把咖啡杯拿至嘴唇,她不慌不忙地向瑪莉說:『你兒子很有男士風度,而且十分細心,相信他有很多女朋友吧!』

瑪莉便微笑地回應雲妮:『他依然乳臭未乾,怎可能著他去呵護女生?他還要我照顧呢!』

雲妮立即忍不住,大笑起來。

雖然他倆理性上知道要在瑪莉面對收歛著,但情到濃時,二人也露出了一點端倪。

西方世界店舖售賣的細碼女性服飾,只適合身材嬌小玲瓏的亞洲女生穿著,所以很快便要大幅度減價。雲妮就趁機買了這套性感裝束,但她一直不敢在瑪莉面前穿著上身。然而,經過昨夜的纏綿,雲妮今早卻在毫不猶豫下,要把她性感的一面,展示給她心儀的男兒欣賞。除了愛戀慾作祟外,雲妮潛意識裡要把瑪莉的愛子奪去。靈與軀體,女人皆要兼得。

女人付出了玉體,是因為她早已交附了靈魂。瑪莉是雲妮的上司,她是不可能與瑪莉爭奪的。明知不可為,卻為之,雲妮是被情愛握住了。

雲妮放下咖啡杯後,瑪莉便向她說:『你出去取食物吧!』


雲妮便站起來,轉身步離檯子。佐治呆視著她幾乎全裸的背脊,昨夜在廁格內,雲妮背向著他,彎腰而雙手握著牆上的扶手,教他撫愛著婀娜纖腰和彈性玉臀的溫馨情景,佔領了他的腦海,致使他的陽具也蠢蠢欲動,誤以為快要再作戰。

瑪莉望著兒子被懾去魂魄的面容,突然氣憤地對他說:『你未曾見過女生的背脊嗎?吃完早餐後,你走出去外面的沙灘,那裡有很多虎背熊腰的洋婦,任由你觀賞。』

佐治被虎媽斥責後,才甦醒過來。但他卻心心不忿地回應:『海灘上的洋女,身材猶如動物園裡的老虎和熊人,你怎可以將她們跟雲妮相比呀?』

他說完後,垂下頭繼續進食。

片刻之後,虎媽並沒有就此罷休,她再向犬兒說:『數天前的晚上,我們往市中心逛街時,她走了入一家性感內衣專門店。我隨後才進入,見到她正為一套藍色蕾絲絹布性感內衣褲付款。她還不知羞恥地展示給蓮達看。』

此刻佐治才知道,原來雲妮昨夜穿著的內衣褲,他母親是見過的。

他跟著漫不經心地說:『女生買性感內衣褲有何奇怪呀!』

瑪莉見兒子挑戰她的見解,譁然地說:『她購買那條內褲,後面幾乎沒有布料,我年輕時也不敢穿著上身呀!她竟然夠膽買來穿著,我也要佩服她至五體投地啊!』

瑪莉對雲妮的肆意侮辱,佐治聽後,心裡甚為氣憤,怒氣地回應:『性感內褲不是讓女生買來穿著上身,莫非用來放在博物館展覽嗎?』

虎媽見兒子如此激動,她的語氣變得更為強硬:『蓮達告訴我,她與雲妮一同買了一盒情趣避孕套。蓮達與男朋友同居,她買避孕套也很正常,但雲妮買來做什麼呀?展覽嗎?你自己想一下吧!阿媽不是在罵你,而是在教你做人要聰明一點呀!你不要垂涎雲妮了,知道嗎?』

虎媽沒法子繼續咆哮犬子了,因為雲妮返回了餐桌。


他們三人進食了一會,數位洋人重量級人馬走進餐廳坐下,瑪莉見狀,馬上走過去打招呼。

雲妮回頭望了瑪莉的背影一眼,她跟著把自己碟子上吃了半片的煙肉放進佐治的碟子中,然後向他說:『你試一下吧!十分好味道的。』

佐治立即緊張地說:『你不要如此猖狂呀!剛剛我才被母親責罵了一頓呀?』

雲妮頓露莫名其妙的神色:『你母親斥罵你什麼呀?』

佐治:『她命我不要垂涎你呀!』

雲妮聽後,即時哈哈大笑起來。

她還未笑完,再跟佐治說:『那麼你有沒有跟母親解釋,昨夜被我牽拉了入女廁,扯破了衫褲,先姦後淫,繼而再被我摧殘至欲哭無淚,情境慘不忍睹呀?』

佐治從未聽過雲妮說出如此放肆的說話,他尷尬地取起雲妮給他的半片煙肉,然後放入口中,不敢再說話了。而雲妮的俏皮眼睛就在欣賞著佐治尷尬的神情,不亦樂乎!

一會兒後,瑪莉返回餐檯,她跟著問雲妮:『你半年前去過上海和蘇杭旅遊,還記得細節嗎?』

雲妮:『記得!什麼事呀?』

瑪莉:『那位洋人羅賓遜希望偕同妻子到那裡遊玩,他問我一些資料,但我去那兒時是七至八年前的事,我估計很多情況已經改變了。』

瑪莉和雲妮跟著就在談著上海蘇杭遊的事宜。瑪莉是要自己去請纓,所以她不會讓雲妮去跟羅賓遜直接解說的。

早餐至尾聲,無聊透頂的佐治向母親說:『我們快要上遊艇了。』

瑪莉隨之向兒子說:『我不出海了,你們去遊覽吧!我要跟羅賓遜講解往蘇杭旅遊的事宜。』

佐治頓感詫異,為何母親會放他與雲妮一同下海?但雲妮卻沒有驚訝的神情,她對瑪莉的脾性經已瞭如指掌,否則她早已被調職或辭退。

瑪莉跟著轉向雲妮:『你幫我照顧著他,以免他掉下海中。』

話畢,瑪莉就站起來,離開了餐檯。

踏進二十一世紀,母親不再視兒子要保護女生,而是要求女生保護她們的脆弱愛子。

雲妮以俏皮的眼神凝視著佐治一會後,嬉皮笑臉地向他說:『今次你母親簡直送羊入虎口。現在不是你垂涎我,而是我垂涎你!今午我又可以飽餐一頓了。』

此時佐治才大笑起來。


他們倆到了海邊,佐治踏上船後,他伸手扶著雲妮你的手臂。雲妮嬉笑地向佐治說:『你不怕被母親見到你捉著我的手嗎?』

佐治立即認真地回應:『我擔心你跌落海呀!』

雲妮一腳踏上了船板,另一隻腳離開了岸邊後,她故意失去了平衡,雙手撲繞在佐治的脖頸上,佐治馬上把她摟抱著,恐怕她跌下。他隨之對雲妮說:『我母親還叫妳照顧著我,她也不知道妳才是要我照顧的。』

男兒的英雄感,十之八九是操縱在女生手中的。

他們坐了在船板上,雲妮半邊身體倚在佐治的胸肌,佐治的一隻手臂經過她背後,手掌按著她的另一邊肩膀。遊艇就在微風中暢遊著陽光海濱的富豪住宅,二人陶醉著在一個似是只有他倆的世界中。

世上沒有天衣無縫的精算的。瑪莉在邀功和佔有慾之間,她不可能盡取,雖然她認為自己可以兩全其美。

遊艇回到岸邊後,這個本是一般的遊玩,卻教雲妮和佐治留下了溫馨的美麗時光。




下午時分,他們離開渡假式酒店,乘巴士往機場,登上前往三藩市的飛機,然後再轉機返回香港。

他們三人坐了在一起,蓮達坐了在窗戶的座位,雲妮坐了在中間,而佐治就坐了在通道的座位。

飛機衝上雲霄後,蓮達就戴上耳筒在看電影,雲妮和佐治就在閒聊。

過了一會,瑪莉從商務座艙走至經濟座艙,對佐治說:『你去坐我的座位一會,我有業務要跟雲妮商討。』

佐治直覺上感到不妥,展覽會已經結束,為何還有業務要商量呢?但他無可奈何,唯有讓座給母親。他在步往機艙前端時,不時回頭張望。

瑪莉坐下後,她認真地跟雲妮討論一些項目的事宜。雲妮已經習慣了這位工作狂的上司,不覺得有異常。

她們商議完一些業務後,瑪莉站起身至一半,突然又坐下,跟著似是隨意地問雲妮:『今早出海暢遊,玩得高興嗎?』

雲妮不爾有詐,隨口回答:『玩得十分開心,簡直樂不思蜀,不想回香港。』

瑪莉語調變得嚴謹:『離開酒店前,我檢查過佐治的數碼相機,他跟妳拍攝了很多搔首弄姿的照片喎!』

此刻雲妮才恍然大悟,立即清醒起來:『你兒子待人非常友善,是你的家教有方,連我此等平庸之輩,他也不會貶視。』

瑪莉並不放過雲妮的解釋,繼續追問:『那麼為何他與你一同合照?』

雲妮毫不猶豫地說出了事實:『因為有洋人誤以為我們是情侶,才跟我們拿著相機,幫我們合照。』

瑪莉對雲妮的答覆仍然未滿意:『為何佐治與妳合影時,手臂跨越你的背脊,而手掌按著你的另一邊臂膀呢?』

雲妮便順水推舟:『這也是那些洋人叫佐治這樣做的。』

其實那些洋人並沒有誤會他們是愛侶,因他倆在遊艇上不時也嘴吻和摟摟抱抱。

雲妮料想不到瑪莉竟然會查看她兒子的數碼相機,她被這位凌厲的上司嚇唬了,立即把話題扯開:『你兒子比我還年長一歲,他放大假你也要把他帶在身邊,你一定十分疼愛他的吧!』

瑪莉感慨地說:『你不明白,男女生同等年齡,男生是幼稚很多的,你就比我兒子成熟得多。況且,近日我從一些蛛絲馬跡,覺得他似是有了女朋友。我擔心自己離港後,家裡被壞女孩闖入,把我的小乖乖「吞噬」啊!』

雲妮從心裡幾乎笑了出來,她隨口地說:『你兒子應該很有自制力的。』

瑪莉望了雲妮一眼,沒有再說話了。

雖然瑪莉已經發覺兒子有了戀情,但雲妮反而放心了許多,因她這位精湛的上司誤認了目標。

過了一會,瑪莉再問雲妮:『我猜測你已經有了男朋友,對嗎?』

此時雲妮直言無諱:『你真是精明呀!你何以會知道的?』

瑪莉哈哈笑起來:『數天前我見你買一套藍色的性感蕾絲絹內衣褲,我已經估量到你有心儀的男生了。』

雲妮再讚賞她多一句:『老闆果然眼光非凡。』

瑪莉:『你回到香港後,他是否會來接你機?』

雲妮:『不會。因為他也不在香港呀!』

瑪莉:『那麼巧合呀!我們今次行程取得不錯的成績,回港後我會請你們食飯,到時帶他出來,讓我評鑑一下,憑藉我的銳眼,看看他是否可以讓你寄託終身。』

雲妮頓時被嚇了一跳,訶謏說話竟然換來瑪莉得意忘形。她連忙回應:『現在未是時候呀!』

瑪莉:『你們是否只認識了很短時間?』

雲妮:『我們已經相識了好幾年了,只是大半年前才擦出火花。』

瑪莉:『那麼你們的關係應該是相當穩定了。為何你不帶他出來見人?他是非常害羞的嗎?』

雲妮:『那他是較我內向的。』

瑪莉:『原來如此!』

雲妮:『我也希望將來可以帶他出來見你的。』

瑪莉:『倘若你們去到談婚論嫁時,一定要帶他出來給我見一下,讓我精銳的目光,教你將來如何御夫,現代女性,在家裡一定要凌駕著男人的。』

雲妮沒有遲疑地回應:『我們的感情發展到婚嫁時,你是一定會知道的。』

瑪莉得知雲妮已有男朋友後,便站起來走至機艙的前端。

雲妮望著她瑪莉的背影,突然慶幸瑪莉沒有看見她和佐治從遊艇上岸後的一張合照。該張合照是佐治請一位洋人跟他們拿相機拍攝的。照片拍攝時,二人的手臂在背部交叉,致使照片顯示兩人的腰部也有五隻手指緊緊地握住。雲妮估計瑪莉可能在兒子走開的短暫時刻,快速地偷看他的數碼相機在今早所拍攝的照片,所以才走漏眼,否則她真是百詞莫辯了。

過了一會,佐治走回來,坐了在雲妮的身邊。他緊張地問雲妮:『我母親跟你說什麼呀?』

雲妮漫不經心地回答:『她說你太幼稚,著我以後要照顧著你呀!』

佐治頓露驚訝的神色:『不是吧!你讓她知道我們是戀人,她會棒打鴛鴦的呀!』

雲妮望著佐治嚴肅的面容,哈哈大笑起來。

她跟著才平靜地說:『你母親只是和我討論一些業務而已!你也知道她是一名工作狂吧!』

佐治聽後才釋懷。他習慣性地恐懼母親,雲妮早已認知道,所以她不願佐治心亂如麻,從而影響他倆的情緣。上司是很難看得清下屬真正性格的,但上司的性格,卻很容易被下屬清晰透視。雲妮熟識瑪莉的性子,她相信自己有能力維繫這段感情關係。

讓虎媽哺育成長的犬兒,一定要嫁一位虎妻,他的生命才可以順利地過渡啊!

成功人士的心理異常是很難自知的。瑪莉視雲妮買性感內衣物與男友交歡是正常的,卻懼怕兒子被女生所玩弄。而且她也認為男婚女嫁是平常事,卻要兒子永遠留守在她身旁。


英國牛津大學進化人類學教授帶領了一個團隊,分析20億個手機語音和文字通訊的性別和年齡的關係。雖然內裡有一些模糊和灰色地帶,但研究員依然得出現代兩性關係的新版圖。

女生於20歲後的連續15年,經常打電話或發短訊給男伴,而男生在30歲前,連續7年經常打電話或發短訊給女伴。在過了這段時期後,女人便轉向經常打電話或發短訊給女兒,而男人就轉移經常打電話或發短訊給朋友。

研究員另外發現在生育的年齡裡,女生更為重視與伴侶的關係,兼而花上更多時間、精神和技巧在維繫兩性關係上。直至女人的女兒成長至可以談婚論嫁時,女人的目標就會轉往女兒身上,而把男伴放在次要的位置。

教授認為,研究數據顯示女生視維持兩性關係至為重要,這就可以肯定,戀情的推動和維繫,是完全操縱在女人的手上。

研究結論是:二十一世紀,人類的兩性關係會由父權制轉型至母權制,跟其他靈長類動物相同。信不信?……由你!



情愛握我手   QR Code

14 則留言:

  1. 嘩!言出必行!果然鹹得夠勁,描寫深入深深處。

    原來有心理理論支持,計我話,男人30歲後只會call後生女,哈哈~~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卡臣:

    鹹無最鹹,只要更加鹹!咁有無睇到你荷爾蒙上升啊!嘻嘻!

    係喎!呢個研究無講三十歲後的男人打電話比邊個喎!

    你講得對,我成篇文的構思,包括鹹的情節,也是根據該個研究的。性愛不只是本能,背後有個人、家庭和社會因素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>>研究數據顯示女生視維持兩性關係至為重要,這就可以肯定,戀情的推動和維繫,是完全操縱在女人的手上。

    >>人類的兩性關係會由父權制轉型至母權制,跟其他靈長類動物相同....

    我信架,所以我撓埋手咯....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係等住去做和尚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我發現佛爺你寫的兩性故事,基本上都係母親操控著兒子的,是母權制的另一種表現嗎?

    回覆刪除
  5. 校長:

    「戀情的推動和維繫,是完全操縱在女人的手上。」

    即是說,就算你做了和尚,只要艷色一到,你頭上那九點,就要轉移去屁股了。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咖啡:

    係喎!我也沒有留意!不過咁,今天真是很少見到弱勢母親的,但弱勢父親就好易見到。研究一定先有假設,我估該名教授已經注意到社會現實已經開始走向母權制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7. 唔怪得越來越多姊弟戀

    回覆刪除
  8. hahaha, 妙,頭上九點又怎及得上我的超重要一點呢 XDDDD

    回覆刪除
  9. 佛爺, 我以為你戒鹽了, 原來你還頗食得鹹...

    阿媽控制個仔...未來在香港會越來越多. 而家細路完全靠阿媽先生存到...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卡臣:

    係喎!莫非男兒多自弱?習慣了比阿媽管束,大個仔後,要姐姐來照顧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1. 校長:

    我知道你果一點可以克頭上九點。不過咁,有時果九點會令你果一點迷失方向。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12. 30 Something:

    我是戒鹽,不過開始食頭抽,而且成樽飲。嘻嘻!

    都唔知做乜?越來越多裙腳仔,可能真是母權抬頭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3. 嘩,好激呀,估唔到洗完底又嚟個變本加厲!我都覺得寡母婆(或失婚女人)對自己嘅仔有特別嘅佔有慾,成日驚住會俾第啲女人搶走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4. Arm:

    我洗底是因為要養精蓄銳,所以今次就可以淫上一層樓囉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