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9月27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二五)《同船異夢》


《同船異夢》

週六的晚上九時多,大男孩與朋友聚會後,返回家時,經過大姐姐未婚夫秉仁所住的大廈門前,一輛的士停了下來,踏出車門的是一位年輕女生,她扶持著另一名醉醺醺的男生出來,該位男生正是秉仁。

秉仁向路過的大男孩求助:『你可否扶我上樓,因地殼似在移動,我女朋友不夠力攙扶我的。』

大男孩正在猶豫之際,女生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,再向他說:『先生,可否幫一下忙呀!他實在十分重呀!』

此刻大男孩才勉為其難,幫手扶助秉仁返回寓所。

他們三人踏出電梯,走至秉仁住所的門時,女生取出鑰匙,打開門後,他們便扶著秉仁至梳化椅躺下。

女生跟著從手袋取出一些現金,然後遞上給大男孩,向他說:『謝謝你!這是我的小小意思!』

大男孩:『不用了,舉手之勞而已!』

女生跟著取出名片,再遞給大男孩:『你將來有什麼需要,可以找我幫忙。』

大男孩接過名片,才知道女生是一位見習律師,她的樣貌娟好,說話溫文有禮,待人態度友善,怪不得秉仁那麼快便覓了她,取代了大姐姐的位置。


華麗佈置的客廳,並沒有教大男孩駐足,但他轉身正想離開時,一個放於飾櫃的水晶相框,卻教大男孩停下了腳步。

女生隨之問大男孩:『有什麼不妥呀?』

大男孩才從呆滯中甦醒過來,然後回答:『沒什麼!』

在電梯內,大男孩的腦海裡,重播著剛剛過去的情境:秉仁說女生是他的女朋友,而女生又有秉仁家門的鑰匙,那麼,女生為何會對該個水晶相框視而不見呢?

他離開大廈,走至街上時,一張微笑而歡欣的臉孔喚醒了他:『為何你會從那兒走出來呀?』

大男孩便把剛才發生的事告知大姐姐。

大姐姐聽後,隨口回答:『又會那麼巧合。九時多已經飲至酩酊大醉,他受了什麼刺激呀?』

她跟著繞著大男孩的手臂,一同步回他的住所。

這晚大姐姐跟靜怡一起出外逛商場購物,所以手持著一個大膠袋。他倆返回寓所後,大男孩便坐於電腦前上網,大姐姐便換上新的衣裙,走至大男孩前,興奮地左右搖晃著身體,然後問他:『我穿這條長裙是否漂亮呀?』

大男孩微笑地回答:『當然美麗呀!』

大姐姐高興地說:『這是跟靜怡一起挑選的,正好大減價,十分值得的啊!』

心事重重的大男孩,和興高采烈在欣賞新衣裳的大姐姐,成了強烈的對比。大姐姐滿足了她的自我陶醉慾念後,便走至浴室梳洗。

大男孩心神恍惚地看著電腦顯示屏,他被一隻手輕柔地按著肩膀,才發覺大姐姐已經梳洗完,換上睡袍站立在他身旁。

大姐姐柔情地對他說:『你去梳洗吧!我們明天要一早起床呀!』

大男孩聽後,才關上電腦,走向浴室。

他從浴室出來,室內的電燈已經關上,只有兩盞長明燈發出微弱的光線。大男孩走至床邊,掀起被子,婀娜的胴體只有一絲胸罩和半片內褲包裹著。他躺下床上,側身而睡,與一張發情的嬌媚臉孔相對。


熱情的嘴唇吻了他一口後,姣美的臉龐跟著問他:『今晚發生什麼事呀?』

大男孩不願意回答,他隨口說:『沒什麼呀!我只是很疲倦而已!』

大姐姐並不接受他敷衍的解釋,立即再問:『不是這麼簡單!快些從實招來,是否與秉仁有關?』

大男孩頓感愕然,莫非大姐姐按著他背脊的手,可以感知他的心緒?他遲疑了一會,吞吐地說:『他 ... 他 ... 家裡還 ... 還 ... 擺放著你與他的訂婚照片框啊!』

大姐姐聽後,凝望著他一會,跟著笑起來:『你姊夫頌楊也不時在思念著靜怡和她的兒子,那靜怡又如何對待他呢?』

大男孩頓時啞口無言。他呆視著一張俏皮的臉孔,羞愧自己思想遲鈍,如此簡單的邏輯也困了他的情緒一個晚上,愛情真是教人變得癡呆啊!

片刻之後,一雙呆滯的嘴唇,被兩片跳躍的嘴巴所襲擊,呆板嘴唇在電光火石的瞬間,已經被勇猛嘴巴所俘虜,成了她的階下囚。羞慚無處藏身的身軀,跟著也被赤裸地俘獲,他沒有抵抗地,任由一顆婀娜多姿的貪婪胴體所蹂躪。過了一會,陰陽會聚,悶悶不樂的身體,逐漸地被蠕動在上的玲瓏浮凸的軟體治癒。


翌日晨曦,天邊只露出一絲曙色,他倆已經起床。吃過早點後,他們便離開家門。

他們攜帶著背包,到了一處公眾碼頭。日上三竿時,一艘大型機動遊艇便邁向一處郊遊的離島。

遊艇到達目的地拋錨後,一些人更換了游泳衣,跳下海中,游至島上。另一些人便等待接駁的小艇,往島上嬉戲。大姐姐和大男孩雖然更換上泳衣,但他們只打算在遊艇附近嬉水。

大男孩正為大姐姐的背脊塗上防曬太陽油時,一雙追逐嬉笑的年輕男女,碰上了大姐姐的腳。女生望著他們,目瞪口呆!


片刻之後,女生向著她身邊的男生,嗲聲嗲氣地說:『我口渴呀!你去取一樽果汁來給我飲吧!』

男生唯命是從。他離開後,女生嚴肅地對大姐姐說:『你今天就當沒有見到我,我也可以當作沒有遇上你,大家平等互諒,怎麼樣?』

大姐姐微笑地回答:『沒有問題!』

女生正想轉身離去時,她突然嚴詞地對大男孩說:『你也不要記得今天見過我呀!』

話畢,女生便轉身走了。

此時大姐姐才緊張起來,她馬上轉身,以非常重的語氣質問大男孩:『為何你會認識寒霜?』

大男孩被大姐姐突然轉變的臉色所嚇一跳,結巴地回答:『她就是昨夜扶秉仁回家的女生了,我也只是在昨晚才認識她的啊!』

大姐姐聽後,凝視著大男孩有點困窘的樣子,臉色才漸漸放鬆下來,跟著才說:『原來如此!』

大男孩才詫異地問:『她給了我名片,是一名見習律師,她有何不妥呀?』

大姐姐:『她是一位律政豪放女!』

大男孩:『哦!我又料想不到她是這類人。』

大姐姐想了一下,估量到大男孩不是在法律界,沒有可能對寒霜的前途有何幫助,她才釋放了疑慮。

她跟著溫馴地對大男孩說:『你轉身吧!我幫你的背脊塗上防曬太陽油。』

大姐姐為大男孩塗上防曬油時,大男孩才頓悟到,為何寒霜會不計較秉仁家中有著他與大姐姐的訂婚照?原來寒霜的真愛在這艘遊艇上。

一會兒後,大男孩轉身時,大姐姐嘴吻他一口,她是為剛才的嚴厲質問而贖罪!大男孩跟著跳了進海中,而大姐姐就爬梯而下水。

他們在海中暢游一會後,大姐姐以一個微妙的眼神示意大男孩,大男孩才抬頭望上遊艇,見到寒霜正跟男生在船邊的欄杆處,摟抱著熱吻,難分難解。

過了一會,大姐姐以輕佻的語調向大男孩說:『寒霜以為我跟她一樣,是出海偷食,其實我是下海明食,根本不用理睬她。』

大男孩聽後,大笑起來。

傍晚時分,遊艇返回碼頭,大家落船後,寒霜的男友去了取車,她便對大姐姐說:『其實我們同舟共濟啊!大家也享受了快樂的一天。』

大姐姐微笑地回應:『你應該刺激過我呀!』

寒霜也以笑容回答:『大家女人也有著同一個夢想啊!』

大姐姐:『我的夢境較你的低層次一點。』

寒霜的男友駕車到後,大姐姐婉拒了寒霜的好意,沒有坐他們的順風車。

他們倆踏上巴士坐下後,大姐姐已經十分疲累,她的頭依偎在大男孩的肩膀上,以微弱的聲線說:『今晚也是回你家好了。』

她跟著便呼呼大睡,大男孩便伸手繞過她的背脊,摟著她的另一邊肩膀。

大姐姐與大男孩回到所住的大廈門時,一輛的士正停於他倆背後的對面馬路,寒霜付了車資後便下車,走進秉仁所住的大廈。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同律政豪放女出海
    是男人的夢想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卡臣:

    好易被海龍王招了做女婿!嘻嘻!

    咁!你仲想唔想呀?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嘿嘿,我對律師了無好感,女的亦然,尤其見到政壇上的那幾個瘋婦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校長:

    政壇上的那幾個瘋婦,我最佩服就係佢地D老公,咁惡啃!都啃得落!男人到此,真是無慾、無求 ..... 矣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haha, 因住人地話你人身攻擊呀 XDDDD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校長:

    我無人身攻擊呀!我只是對政壇上那幾個瘋婦的老公,深表同情,和致以深切的慰問咋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