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9月20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二四)《戒指的心靈》


《戒指的心靈》

晨曦時分,雖然鬧鐘還未曾響起來,但大男孩已經甦醒了。他正側身而睡,胸部緊貼著大姐姐的背脊。片刻之後,他那朝氣蓬勃的陽具,從內褲的洞口伸出,流竄進大姐姐臀部以下的雙腿之間做晨操,而他的一隻手臂,也伸出跨越大姐姐的身體,手掌於大姐姐乳房處做掌上壓。

大姐姐逐漸醒過來。一會兒後,她手執著大男孩那隻頑皮的手背,然後輕聲地問他:『那麼早便醒了?鬧鐘還未響呀!』

大男孩:『昨晚睡得很好呀!所以便醒了。』

大姐姐微笑了一下。雖然她背向大男孩,但也感知道大男孩是因為她的留下,從而釋出懷中的憂懼。

她跟著放開手,任由大男孩的肢體,搓揉著她的身軀,直至鬧鐘響起來,她才轉身,把大男孩的嘴唇,肆無忌憚地吸吮著。她的嘴唇在滿足了情慾後,大男孩的雙手才放開摟抱著她的身軀。

大姐姐隨之捉著對大男孩的手,然後對他說:『你的手今朝好頑劣,搞什麼鬼呀?』

大男孩嬉笑地說:『我想送一隻戒指給你。』

大姐姐頓時沉下了臉,正經地說:『暫時不用了,遲些才算吧!』

大男孩見大姐姐臉色有變,他不再追問原因了。他是沒法知道大姐姐的心靈桎梏所在。大姐姐最終賣掉與未婚夫的訂婚鑽戒,昨夜又見到大男孩姊夫手上戴上結婚戒指,卻為前度女友而心煩意亂,她對戒指無意識的恐懼感再度被提升了。

他們吃過早餐後,便一同離開家門,各自上班。這個星期大姐姐十分忙碌,她沒有再見大男孩,教大男孩可以思考一下他與綠珠的微妙關係。


週六的下午,靜怡、綠珠和大男孩一同相約去飲茶。大男孩到達時,靜怡和緣珠已經在等待他。他坐下時,綠珠立即為他斟茶,反應速度比靜怡快,她跟著便與大男孩滔滔不絕地說話。靜怡看著綠珠喜上眉梢的臉容,不願意讓她掃興,沒有挑起大姐姐的話題,這是她在兩天前,提議大男孩,由她來把大姐姐帶入茶聚。

他們飲茶至尾聲,靜怡考慮到她單獨跟綠珠交談會較合適,便向綠珠說:『我想去買一條項鍊,你可否陪我一起去揀選?』

怎料粗心大意的大男孩,隨即對靜怡說:『我有朋友做首飾設計,不如我找他介紹一下,怎麼樣?』

靜怡聽後,心裡怪責大男孩沒頭沒腦,她就是不想大男孩跟著她們。

此時綠珠立即回應他們:『我也想去買一隻戒指來戴一下,那麼就一起去吧!』

大男孩跟著拿起手提電話,聯絡上郁順。郁順已經下班,但他不介意帶他們至珠寶店。

他們三人離開了酒樓,到了與郁順相約的珠寶行,郁順便介紹了一位營業員給她們,兩位女生就在選購首飾,交流意見,而郁順便跟大男孩在閒聊起來。

然而,綠珠在選擇至最後兩隻戒指之間徘徊,她沒法作出決定,加上靜怡的意見也未能說服她,她便轉身問大男孩。

大男孩著她轉換兩隻戒指來戴,他在比較一會後,指向一隻戒指,然後對綠珠說:『這一隻較適合你的性格,溫文而典雅。』

綠珠跟著轉回櫃檯,以確實的語調對營業員說:『我就要這一隻吧!』


她們購買了飾物,踏出珠寶店後,靜怡便故意對大男孩說:『你跟朋友是否要逛一下電玩影音店呀?』

靜怡是想大男孩與她們分手的,而郁順也正想去逛電玩店,便向靜怡說:『我正有此意,那麼再見吧!』

他們互相道別之際,郁順隨口向大男孩說:『剛才你打電話給我後,我一直以為是你女朋友想買戒指,原來是另外兩位女生。』

靜怡聽後,隨之望向大男孩一下,然後對郁順說:『你見過他女朋友嗎?』

郁順不假思索地回答:『我們一同吃過飯了。』

綠珠聽後,臉色頓時沉了下來,沒有再作聲。

他們分手後,綠珠跟靜怡在街頭漫步,她沒有說話了。

靜寂的步伐伴隨著她們不同的心聲,作為一位旁觀者,靜怡首先打破沉默:『我近日遇上俊生和他女朋友在一起,才知道他在戀愛中。』

綠珠依然啞著無聲,她似是深沉地思索著,沒有聽見靜怡說話似的。

過了一會,靜怡再說:『他女朋友的樣貌很像你,旁人會誤以為你們是姊妹。』

此刻綠珠馬上認知到,她第一次在大男孩見到大姐姐的肖像,以為大男孩苦戀著一位捨他而去的人兒,是一場美麗的誤會。

靜怡再想說話時,綠珠突然開聲:『我想先回家休息,十分疲倦了。』

靜怡理解綠珠的心情,陪伴她至住所附近,才與她分手。

靜怡是故意問郁順是否見過大姐姐的,她的用意是要讓綠珠知道,大姐姐已經進入了大男孩的社交圈子了。

傍晚時分,靜怡打電話給大男孩,她得知大姐姐沒有在他身邊後,才對他說:『我已經跟綠珠說明清楚,她一時接受不來,但我相信她可以慢慢平伏下來的。』

大男孩語帶感激地回應:『謝謝你的幫忙!本來我想自己跟綠珠說的,但又不知如何開口。』

靜怡:『你不用向我道謝,其實我幫不了你多少!你自己要承擔一段情感,就要決意去抵擋接踵而至的戀慕,你才不會像你姊夫那樣,他日來悔疚啊!』


一個星期過去,週五傍晚,靜怡和緣珠一同放工,她們走上街道時,靜怡向綠珠說:『我約了俊生和他女朋友在對面馬路的餐廳吃晚飯,你是否也一同去呀?』

綠珠平靜地回應:『我不去了,我也約了朋友。』

靜怡:『那麼好吧!或許留待下一次。』

靜怡從交通燈位過了馬路,綠珠看著她走進了一家餐廳,但綠珠沒有離開,直至大姐姐與大男孩出現在餐廳的門前,大男孩拉開餐廳的玻璃門,讓大姐姐先進入,教綠珠念起她第一次和大男孩吃午飯時,大男孩也是以同一動作,拉開餐廳的門讓她進入,那時她還跟大男孩打趣地說話,著他請吃午餐。

綠珠只想見一下大姐姐的真正外貌,她是未能接受與他倆一起進食的。雖然她認為自己的青春,大可跟大姐姐爭奪,但牽起的風暴,或許會做成兩敗俱傷,也教大男孩陷入困境,這是她不願意見到的。況且,大男孩在澳門與她單獨共處酒店房間時,也沒有任何親愛表示。

溫馨的儷影踏入了餐廳後,綠珠垂頭少許,提起自己的一隻手,凝視著大男孩為她選擇的戒指,悄悄地離開。她心裡覺得安慰,大男孩沒有為大姐姐選購戒指,卻先為她擇選了心儀的飾物。

這隻戒指,伴隨著綠珠對大男孩的戀意,藏匿在她的心底裡,永遠不為他人所知!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卡臣:

    魔戒由你寫,我只會寫淫界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校長:

    這對綠珠來說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!今天的落幕,好過明日的痛楚!至少,她會康復得快很多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終於將綠珠對大男孩的情,靜靜地劃上句號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咖啡:

    世上有很多曇花一現的錯愛,但有人會把這些短暫溫馨長留心底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