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9月14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二三)《女人心相若》


《女人心相若》

他倆雖然在同一雨傘下,步向巴士站,但大家也沒有說話。一種沒法言語的心情,滋生在他倆的心底裡,無形的情感線,似是被秉仁所牽動,教他們倆在懷疑和戀慕之間,連繫得更為密切。

他們上了巴士坐下後,大姐姐從手袋取出紙巾,為大男孩抹去臉上的水珠。她跟著才取出另一張紙巾,為自己抹乾濕透的臉孔。似是一下漫不經心的行為,教大男孩悔疚自己先前對她的懷疑。愛情,就在釋疑下更上一層樓。

過了一會,大男孩向大姐姐說:『我不會在朋友家逗留太久的,我為他安裝了無線路由器後,便可送你回家,以免你父母親有意見。』

大姐姐以嬌媚的眼神看著他,自信地說:『不用那麼多顧忌吧!我今夜回家,反而教他們詫異呢!』

大男孩並沒有注意他剛才在粉麵店,見到大姐姐的神情,他只覺得自己有點兒不自然,但其他人是窺見他忐忑的心態的。

他們到達大男孩朋友家附近,落巴士後,在一處交通燈位正準備橫過馬路時,一輛私家車慢速轉彎,大男孩看見坐在前座位的女生是海茹,而駕車者似是他的姊夫頌楊,但他不能確定。

此刻行人過路燈轉成綠色,他們便匆匆過了馬路。

若果此時只有大男孩獨過兒去朋友家,他姊夫頌楊與海茹夜遊的景象,將會被一位粗心大意的男生所忽略,因頌楊所駕駛的,是海茹的車子。然而,頌楊的不幸,是大男孩側邊有一位女生,她們的眼睛,就算在黑夜的雨天中,也猶如貓眼般厲害,尤其是見到男人不希望被他人發見的私情,女生的雙目,就靈敏過紅外線夜視器,不但準確,而且無誤。

他倆過了馬路後,女生的天性,不是問大男孩往那一個方向走,而是問大男孩:『剛才你有沒有見到你的姊夫?』

大男孩只是懷疑自己的眼睛,但他卻被另一雙眼睛見到的景象所確實了,也以頗為肯定的語氣回答:『剛才那輛車裡的司機,應該是我的姊夫,因你也辨認出是他。』

大姐姐:『那麼你是否認識坐於前座椅的女生?』

大男孩:『我是在宴會裡認識,但與她不太相識,她似是一家公司的女少東。』

(關於海茹,可翻閱第八十七集

大姐姐:『星期天夜晚,你姊夫跟她談生意嗎?』

大男孩遲疑了一下才回答:『我也覺得奇怪,為何他中午跟我們飲完茶後,便匆匆離去?』

大姐姐:『你不是跟我說你姊夫想與靜怡重修舊好,為何又會弄多一位女人呀?』

大男孩:『我也不清楚呀!或許今晚那位女生,只是生意上的逢場作戲而已!』

大姐姐:『但該位女生剛才似乎與你姊夫談得非常投契喎!』

大男孩:『我也好像見到是如此,但又似乎不是那麼投入呀!』

大男孩與他姊姊翠芳有感情依附,他傾向否定他姊夫跟海茹有私情,但大姐姐並沒有這個心理包袱,她只憑藉女人的直覺,覺得海茹情牽頌楊心。

大男孩到了朋友家,逗留了大半小時,完成了無線路由器的設定後,他們便離開,因各人第二天也要上班。

在回家的路上,大姐姐跟大男孩說:『你朋友真是奇怪,只是跟我們打招呼和寒暄數語,跟著便抱著女兒,然後什麼也由妻子決定,他妻子猶如管家,連無線路由器的密碼設定也由她來回答。』

大男孩:『他是我以前工作的公司,另一個部門的主管,大家沒有衝突,頗談得來。我也料想不到,原來他在家是一名傭人,任由妻子差遣的。』

大姐姐:『哦,若果只憑藉今晚一臉之緣,真是不會聯想到他是一位部門主管啊!』

大男孩:『我剛才見了他後,也沒法子接受他的工作職位呀!』

大姐姐跟著輕佻地說:『那你是否想我管束一下你?』

大男孩聽後,微笑地說:『我要珍惜今天享有的自由啊!』

大姐姐又俏皮地說:『那你送我回家吧!我今夜就放你出去闖蕩一下!』

大男孩笑了一會才回答:『我開始渴望被牢固了,回家吧!』


他們倆在打情罵俏中回到大男孩的家門時,一隻手掌突然從後拍打大男孩的肩膀。

頌楊語調凝重地說:『我想跟你坐下談一會,怎麼樣?』

大男孩:『明天吧!你見到我與女朋友在一起。』

頌楊:『那你先送女朋友上樓,我在這兒等待你下來。』

大男孩便與大姐姐進入了大廈,他們回到住所,關上木門後,大姐姐才問:『你姊夫搞什麼鬼?那麼晚還來找你!』

大男孩:『我猜測他是為了靜怡的事。』

大姐姐有點兒氣憤地說:『我也估量得到,他是為了靜怡而來找你的。剛才他拍你肩膀時,我轉頭看見他手指戴著的戒指,真是覺得是諷刺。先前見他開車載著另一個女人,現在又為另一位女生而來,他自己對一段既成事實的感情承諾呢?』

大男孩聽後,遲疑了一下才回應:『你是否不願我跟他出去呀?』

大姐姐才平靜了一點:『沒有呀!我只是感慨而已!你姊夫妻前妻後,是兩個人啊!』

大男孩:『若果你疲倦就先睡吧!我估計不會跟他談得太久的。』

大男孩走至門處,離開時準備關上木門之際,大姐姐向他說:『不要談得太夜呀!這些事情講到天亮也說不完的。』

大男孩:『我明白。』

大男孩的姊姊,翠芳,在中午飲茶時,趁大姐姐去洗手間,無端訓示大男孩,胡亂說大姐姐有了小孩,反而激起頌楊想見一下他的兒子。

這個下午頌楊約了海茹,是商討海茹要找他做司儀的事。頌楊便乘機在酒店房間內自動獻身,希望海茹改變初衷,同意找靜怡一同與他合作。可是,頌楊雖然付出了肉身,讓海茹的靈魂飽嚐慰藉,但他卻依然感到空虛,沒法得償所願。他才轉變方向,希望大男孩可以幫手。

頌楊和大男孩到了一家餐廳坐下,叫了飲品後,頌楊便直截了當地說:『我想見一下我的兒子。』

大男孩:『那跟我有何關係呀?』

頌楊:『你可否幫我遊說一下靜怡,讓她的兒子見父親?』

大男孩:『姊夫,你叫我幫你去會舊情人,你是否找錯人呀?』

頌楊:『我不是想見靜怡,我只是想見自己的親生骨肉而已!』

大男孩:『那有何重要?』

頌楊:『你以前沒有女朋友,不會感覺到戀愛的滋味!你未曾當人父親,不會明白為人父親的心情。』

大男孩遲疑了一下才說:『你一直也不知道有這個兒子,你不如不見他還好呀!』

頌楊:『但我現在沒法子做到掩耳盜鈴呀!』

他們就在爭辯著,各持己見,互不放棄。大男孩始終站立在維護他姊姊的立場,而頌楊就一直站穩在他自己的立足點。

他們離開餐廳時,頌楊並沒有得到大男孩的任何應允。


大男孩返回住所,大姐姐才睡眼惺忪地從床上坐起來,向他說:『你姊姊翠芳剛才來過呀!』

大男孩:『什麼?』

大姐姐:『我剛梳洗完從浴室出來,門鈴便響起來,我還以為你忘記帶鑰匙。跟著走去打開木門,原來是你姊姊。』

大男孩:『她來做什麼?』

大姐姐:『她先問我為何她的鑰匙開不了門,跟著便質問我頌楊在那裡。』

大男孩:『那你是否對她說頌楊跟我在一起?』

大姐姐:『當然沒有,我根本不知發生什麼事?我只是說你未回來而已!』

大男孩:『那麼她便走了。』

大姐姐:『不是呀!她跟著上下打量我,然後問我為何用那麼香噴噴的沐浴露來洗澡?跟著又問我為何要穿著黑色吊帶透明睡袍,有何居心?』

大男孩:『她發了什麼神經呀?』

大姐姐:『她隨後走去浴室查看,又打開你的衣櫃來檢查,似是以為她丈夫藏匿在這裡。』

大男孩:『她為何又來我這兒瘋癲?』

大姐姐:『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搞鬼?』

大男孩:『你全家人去了旅行時,她已經來過一次發狂了。』

大姐姐:『幸好今晚她找不到人,但她依然憤然離去。』

此刻大男孩見大姐姐十分疲累,便對她說:『你躺下先睡吧!我要去洗澡和上網。』

大姐姐和大男孩是沒法猜測到,為何翠芳鎖定這住所是頌楊偷情的巢穴?因這裡是靜怡失去頌楊的幽室。


大男孩從浴室出來,大姐姐已經呼呼大睡。他坐於電腦前,見靜怡在線上,正在猶豫是否告知她,頌楊想見一下她的兒子,此時即時通訊欄彈出靜怡的訊息,

靜怡:『你姊夫今晚找你做什麼?』

大男孩:『你怎麼會知道的?』

靜怡:『你女朋友打電話告知我了。』

大男孩頓感詫異,因大姐姐剛才沒有提及她跟靜怡通過電話。

大男孩:『他要求見一下你的兒子。』

靜怡:『你叫他別妄想,著他跟你姊姊生一個兒子吧!』

大男孩:『我沒有應承他會向你求情。』

靜怡:『你女朋友有沒有埋怨你姊姊又來你家鬧事呀?』

大男孩:『沒有呀!她也覺得莫名其妙。』

靜怡:『今晚你們見到你姊夫開車載著的女人,是什麼人?』

大男孩:『她是海茹。』

靜怡:『他竟會與海茹扯上關係?』

大男孩:『這個問題我也不清楚呀!』

此刻大男孩轉身,凝視著熟睡了的大姐姐,心想:嘩!看她平常談吐也十分大方得體,料想不到她對於男女感情糾紛的事,與一般女生無異:傳播速度極快。

靜怡:『綠珠相約下星期飲茶,你是否可以呀?』

大男孩:『應該沒有問題,我也收到她的電郵。』

靜怡:『綠珠似乎對你不錯,你對她有何感覺呀?』

大男孩:『我 ......... 我 .........』

靜怡:『你去睡吧!摟著你女朋友時,思考一下如何面對,不要步你姊夫的後塵呀!』

大男孩:『我明白你的好意。』

靜怡:『晚安!』


大男孩關上電腦和家中的電燈後,上床摟抱著側身而睡的大姐姐,輕吻著她的臉頰和溢出睡袍的肩膀肌膚,而手掌就在她背脊黑色薄紗睡袍處撫慰著。過了一會,他的手板徐徐而下,掀起大姐姐睡袍的裙腳,然後把她的粉紅色花邊內褲推至「中線」,跟著便愛撫著她那半裸露的圓滿臀部。大姐姐彈性而柔滑的臀肌,教他漫漫地進入了甜美的夢鄉。此夜大男孩只陶醉在失而復得的心緒,無暇思索任何塵世的事了。

靜怡上次在電話中沒有講的說話,她今夜在電腦的即時通訊中直言了出來,對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警示。雖然他沒有意識到頌楊今天苦困的根源,是多年前種下的因子,但靜怡的肺腑之言,是教他警惕的。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尾二的那段跟最尾的插圖絕配啊,呵呵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校長:

    你的說話令我好開心。我就係嚐試以文字來描寫那張圖呀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翠芳是個精神病人,頌楊也不遑多讓,都有病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卡臣:

    咁你有無睇到荷爾蒙上升呀?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咖啡:

    有不少像翠芳這類人,只會針對某種環境或某些人失常,其餘時間很正常,而不少此類人的親朋,也不覺得他們有精神失常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