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

福利挑戰耶穌


過去八十年,人類學家也在爭論不休,為何宗教信仰在西方發達國家不斷下滑?

刊登在近期「今日心理學」的一篇文章,提出了嶄新的論證:社會福利奪去宗教信仰的市場。

在137個國家的研究中,發現最多人口沒有宗教信仰的國家,分別為:

瑞典:64% (沒有宗教信仰)

丹麥:48%

法國:44%

德國:42%

然而,在非洲撒哈拉沙漠的貧瘠地帶,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口少於1%。

科學發展使人類或多或少可以預知未來,減輕了人們對未來的迷茫心理,此外,大量數據提供了一個直覺:國民教育水平與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口,是成正比例的。

為何受過專上教育,住於西歐社會民主國家的城市居民,他們沒有宗教信仰的比率是最高呢?十分明顯的是:經濟的安全感,教他們捨棄宗教信仰。

人們皈依宗教是對困難和未知的解脫。然而,在西歐社會民主國家,良好的福利和醫療設施,使人們覺得他們會很長壽。反之,在傳染病流行的落後地區,神靈的地位卻是至高無上的。

這些低宗教信仰的西歐社會民主國家,也是有著高稅率,和財富分配相對較為平均的共同特點。

現代西方社會,人們心理有障礙,傾向於尋找醫生、精神科醫生或心理學家,要求科學的實質性治療,而不是去祈求神靈幫助,也就挖掉了教堂的部份根基。

在依賴大地而生存的農業社會,大家庭的成員,提供不少免費勞動力,宗教信仰也就推廣了婚姻。但城市化的發達國家,家庭變得極為細小,也使宗教失去推廣婚嫁的作用。

科學、社會安全網(福利制度)和小家庭,減低了人們對未知的忐忑和恐懼,蠶食了西方發達國家宗教的市場。而且,精神科藥物和林林總總的電玩設備等,也舒緩了人們的情緒困擾,減少了人們依附一致性非科學的信念。


14 則留言:

  1. 只要導人向善,甚麼信仰也好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嘩,你都沙膽喇,連宗教議題都敢寫!其實我都好唔明白,今日嘅科學已經可以解釋到大部分事物運作嘅法規,點解仲有咁多人會信神鬼之說呢?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咖啡:

    你可以看一下公元476年,西羅馬帝國崩潰,至公元1640英國大憲章運動之間,歐洲黑暗時代的歷史,你會對基督教會有另一個景觀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Arm:

    我膽生毛,所以失控呀!無藥醫,點算呢?吾!唯有望耶穌打救囉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你是不是想講宗教是一種愚民教化,猶如精神鴉片,向人進行精神統治。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嗯,認同。社會安全網愈完備,人的不安感無力感降低,就毋須宗教慰藉了!

    回覆刪除
  7. 咖啡:

    教廷在政教合一的中世紀黑暗時代,並不是導人向善,而是胡作非為。中世紀結束前,瘋狂指責不遵循他們意願的人患上精神病,做成今天西方對強制精神病治療投鼠忌器。

    為何你會把馬克思對宗教的批評聯想到我的回應?或許你以為無神論就等於馬克思主義。

    佛洛伊德是一位無神論者,但教會和馬克思主義者也視他為眼中釘,對他猛烈評擊。無神論者跟馬克思主義者不是站在同一陣線的。

    心理學不同門派的中堅人物,或多或少也受到教會不同程度的攻擊。任何對人性作深入探討和研究的行為,也是教會所不容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8. 卡臣:

    我看了這篇文兩個星期了,突然想到你提議我寫一些心理學文章,便想到這個研究頗有趣味性,就把它精簡地寫出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9. 校長:

    這是一個理想,福利主義很容易養懶人,要國民的質素和自律性提高,才可推行社會安全網的理念。況且,地球資源有限,要全世界都做到有社會安全網,相信會是千百年後的事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佛爺︰
    噢!我並不知馬克思對宗教的批評哩!只是我自己咁諗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1. 咖啡:

    馬克思認定宗教是精神鴉片,是很出名的見解,可能你在無意識中聽過,也沒有留意。正如很多人知道戀母情,卻從來未聽過佛洛伊德的名字一樣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2. 只有一個國家超過一半,真是可悲!

    回覆刪除
  13. 蝸牛:

    教廷統治歐洲一千多年,今天依然有巨大影響力,也不足為奇.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