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8月16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一九)《兩心痴》


《兩心痴》

過去的一個多星期,綠珠家有親戚從外國回港,致使她於空閒時間也去了陪伴親戚,沒有再跟大男孩聯絡。況且大男孩也為大姐姐的旅行回來,而沉醉在溫柔鄉,他們二人,似乎是遺忘了對方,直至慶功宴的到來。

商業宴會多數是利益關係的籠絡,就算是慶功宴也不會是例外。

賢明的公司在產品發佈宴會後,取得不錯的訂單,慶功宴不只是宴請公司的同事,連同一些有份參予介紹生意的中間人也有被邀請,本來這是一些慣性的平常做法,沒有爭議性的,可是,今次卻有例外。

賢明的父親尚權,跟尼娜的前夫陽祥是相當諗識的。尼娜曾在一個宴會裡,為賢明說過好話,致使賢明取得一位對他不太熟識的老闆的信任,從而使賢明得到了一些訂單。

世事就是那麼兒戲,尼娜貴為陽祥妻子時,雖然不懂得業務,但只是數句簡單的嘉言,就令賢明得到一位陌生老闆的青睞。

然而,尼娜經已離婚,賢明的父親尚權,就不認為要於慶功宴邀請尼娜。尚權白手興家,眼光非常銳利,體會到依靠權貴之道。尼娜的前夫陽祥不在香港,本來邀請尼娜是沒有問題的。但尚權知悉尼娜是沒有事業野心的人,加上她已經離婚,對尚權將來的生意毫無幫助,為何他要宴請一位失去倚靠的女人。

賢明卻認為要感謝尼娜給過的恩澤,但尚權只著眼未來,父子二人發生了大爭吵,從商業角度,尚權是沒有錯的,尼娜已經歸於平淡,流出了商場的河域。

兩父子的爭拗並沒有得到結論,直至綠珠原本跟隨的多媒體操作員紐寧自己辭職,賢明才趁機說服父親,讓尼娜補上紐寧在慶功宴的座位。

一個自以為無人能取代的人,於一次產品發佈會被排除後,個人自尊沒法撐下去,雖然他仍然受尚權所器重,但自覺大勢已去,自動請辭,他沒有面目去參加慶功宴了。

慶功宴只有數張檯子,靜怡和綠珠坐了在大男孩兩邊,而尼娜便坐了在綠珠側旁。她自知自己不再是吳夫人,沒有那份矜貴,不願跟賢明同席。然而,賢明在整個宴會裡,不時也走至她身邊,主動跟她敬酒,教尼娜甚為感動。賢明只是懷著感恩,他對尼娜並沒有其他意圖。

尼娜在澳門見過綠珠和大男孩在一起,又在快餐店偶遇大姐姐與大男孩,她知道大姐姐是秉仁的未婚妻,猜想綠珠是大男孩的女朋友,但她非常慎言,因她自己依然被他人誤作是吳太。

尼娜在整個宴會裡十分低調,她跟賢明等打招呼外,全程只跟綠珠交談。而綠珠卻周旋在尼娜和大男孩之間,致使宴會至中段,尼娜開始認定綠珠是大男孩的女朋友。

靜怡雖然坐於大男孩的身旁,但她不時也去了寒暄,沒有理會他們,但她仍然感覺到,綠珠對大男孩,有著一份情意結。

宴會結束後,大家走至酒樓門外,尼娜對綠珠和大男孩說:『我的男朋友開車來接我,我順道送你們回家吧!』

綠珠不願辜負尼娜的邀請,她應允了。

他們於街上站了一會,尼娜的男朋友佑宜的車子便到達。佑宜下車,見到尼娜正與綠珠交談,立即走上前,詢問綠珠的名字。尼娜未作聲,佑宜已經主動提議送綠珠回家。

綠珠便向大男孩說:『你也跟我們一同走吧!』

大男孩躊躇著,尼娜便對他說:『到達後你要送綠珠上樓的。』

佑宜的車子開出後,雖然綠珠和大男孩坐了在後座位,但佑宜跟著轉身問綠珠:『你平常有什麼消遣呀?我們一伙人在週末去遊船河,你也一同來參加吧!』

綠珠從容地回答:『我有親戚從外國回來,要陪伴他們出外,沒有空閒時間了。』

佑宜再說:『那麼留待下次吧!我們一伙人,經常也有聚會的,你來參予,會有不少裨益的。』

佑宜只是逗綠珠在說話,他完全感覺不到車廂裡,還有尼娜和大男孩,此刻在他的感官裡,似是只有綠珠和他的二人世界。

車子到達綠珠家,大男孩和綠珠跟佑宜和尼娜道謝後,大男孩隨之跟佑宜說:『你不用等待我了,我自己會坐車回家的。』

佑宜並沒有回應大男孩,他只是轉向綠珠:『待你的親戚離去後,我才叫尼娜約你出來吧!』

綠珠只是禮貌性地點頭。車門被大男孩關上後,四隻輪胎馬上滾動起來,大男孩才領悟到,佑宜是聽見他不用等待他的。然而,佑宜根本沒有想過要載大男孩回家。

車子開行後,佑宜馬上問尼娜:『你是何時認識綠珠的?』

尼娜頓時氣憤地回答:『你在澳門打人時,綠珠也坐於同一張檯子呀!』

佑宜詫異地說:『哦!我那時沒有留意啊!』

尼娜早已感知佑宜對綠珠起淫心,更為怒火地說:『你見到女生就失靈落魄,不是動粗,就是動慾,遲早動彈不得!』

佑宜聽後,也憤怒起來:『你生理週期到嗎?無故鬧情緒,我只是好奇地問一下而已!你就有如此大反應!』

尼娜跟著沒有作聲,車廂內突然變得靜寂起來。

車子到了尼娜家時,她向佑宜說:『你不用送我上樓了。』

話畢,她打開車門下車,跟著狠狠地用力把車門關上,佑宜的車子也馬上絕塵而去。雖然綠珠和大男孩看似是一雙情侶,但於佑宜眼簾下,他更想戰勝大男孩,從而奪去綠珠。在佑宜的心境裡,見女色起行,只是正常的生命活動,他不覺得有何不妥,猶如動物世界的一些沒有固定伴侶的動物一樣,這是很自然的事。


大男孩送綠珠至家門,綠珠對他說:『待我的親戚離去後,才相約靜怡一同出來飲茶吧!』

大男孩遲疑了一下才回答:『好吧!』

大男孩正欲轉身時,綠珠對他說:『夜了,小心一點呀!』

大男孩回到家的大廈門前,無意中發見佑宜的蹤影,走進了大姐姐未婚夫所住的建築物。他大感詫異,莫非佑宜與大姐姐未婚夫是認識的?

他回到家,從浴室梳洗出來後,家中的電話響起來,是靜怡的來電。

靜怡:『剛才我跟綠珠在電話裡談了一些公事,臨掛線時她說遲些再約一同出來相聚。』

大男孩:『我知道。我送她回到家門時,她跟我說過呀!』

靜怡已經於慶功宴裡,洞悉了綠珠對大男孩有情意,她是想藉著這個電話來試探一下大男孩,但大男孩卻沒有任何反應。

靜怡跟著再說:『尼娜的男朋友似是一頭色狼,他初見綠珠,已經垂涎三尺。』

大男孩詫異地問:『你也見到嗎?我以為你跟其他人在寒暄,沒有注意我們。』

靜怡:『他的動作如此誇張,我們每一個人也見到他的狼相,可能只有他自己不知道而已!』

靜怡跟著被兒子嚷著,她唯有中斷與大男孩的電話交談。

大男孩跟著上網漫無目的地遊覽了一段時候,才躺下床上,他望著床尾小桌子上,大姐姐留下的化妝護膚品,輾轉反側,沒法安然入睡。

他感知道靜怡電話的來意,但他卻不願意跟靜怡暢所欲言,雖然他明白到靜怡是想幫助他,克服大姐姐與綠珠之間的困惑。可以,他還是礙於羞怯,不敢跟靜怡討論。

大男孩料想不到當年心底裡的女神,成了他的情侶後,竟然會出現這麼多障礙:雙方的母親也反對他倆的戀情。而且,他心底對大姐姐的強勢未婚夫有所顧忌。如今,情意綿綿的綠珠又再重現眼前,上天似乎在作弄他這位沒有戀愛經歷的男生啊!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如果大男孩有意冇意或曲線之下讓綠珠知道他有大姐姐,可能世間上就不會生出多一段情憾,不過係咁的話,就冇故事睇lu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咖啡:

    綠珠是知道有大姐姐存在的,但她誤以為大姐姐棄大男孩而去,而大男孩還在思念她。

    另外,知行合一是兩回事,知道未必會相信,要見到才會深刻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卡臣:

    這篇淡如清水呀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這是築橋,帶入接著的高潮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校長:

    係!這集只是帶回綠珠和靜怡,為下一集鋪路而已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