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6月14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一0)《進退維愛》


《進退維愛》

郁順回到家裡,他父母坐在客廳看電視。他取出手信,放於茶檯子上,跟著便閒聊起在澳門的遊歷。父母的反應遲緩,可以說是心不在焉,他感知道他們為浩雪的登門而心煩意亂。

過了一會,母親向父親打了一個眼色,父親便向他說:『剛才浩雪上過來,母親說你未回來。她臨走前,要求取你的手提電話號碼。』

父親未講完,母親已打斷他的說話:『我便叫她留下電話號碼,讓你打電話給她。』

父親跟著遞上放在檯面的一張小紙片,隨之說:『她著你今晚無論如何給她電話。』

母親接著說:『看她的心情是甚為焦灼的。』

郁順垂下頭在聽,沒有回應。

母親待了片刻,嚴詞地問:『你是否與她愛火重燃,從而有了你的骨肉呀?』

郁順馬上抬起頭來,以驚訝的語調高聲疾呼:『什麼?簡直荒謬!握手也會懷孕嗎?』

然而,母親並不放過他的回應,再追問:『那麼為何她會堅持要進來等你?』

郁順呆了,不懂得如何反駁。

片刻之後,他才平心靜氣地說:『我已經沒有跟她聯絡很多年了,今晚才在朋友的圈子裡遇上她,她已經嫁了一頭好人家了。』

父母親聽後,互相對望,目瞪口呆!郁順立即站起來,走了入房間。

婚姻誓約,素來與人們的情愛,是息息無關的!

他於房裡待了一會,便走進浴室。梳洗後,他立即返回房間,不敢再踏出房門,以免父母親囉唆浩雪的事。

此刻他才記起要給芷羅電話。他打電話給芷羅,芷羅向他說只有一條項鍊她認定是可取的,著他查看電郵,跟著叫他早點兒休息。

他以手機閱了芷羅給他的電郵後,才醒悟到自己十分傻。他於街上傳這些設計圖給芷羅時,著芷羅挑選一些她認為是好的設計。然而,芷羅只選定了一款設計,她心知他是要揣摩她的喜好,從而打造一條她會心儀的項鍊送給她。

郁順跟著熄燈躺下床上,他已經非常疲倦,但浩雪的倩影,卻充斥著他的夢境。與她分享一些食物、同吃一個雪糕球、拖著手逛夜市和難分難解的熱吻,猶如幻燈片段,投射於他的夢裡。他開始埋怨自己今夜對她的冷漠,這是他自己也沒法子明瞭的,為何他與自己心愛的人兒重逢時,竟然會變得如此冷淡?

沒法放下的愛戀,教他在認同伊人的項鍊,和過份的壓抑中面對和適應現實。在伊人重現時,他已經失卻了往昔的靈魂,伊人對他的心沒變,但他對伊人的情懷,已經幻化了!

浩雪的嬌媚臉孔,鄭太的期盼面容,伴隨著他,渡過一個似睡還醒的長夜。

翌日清晨,他於浴室漱口時,突然才清醒過來:為何芷羅著意的項鍊設計款式,創作原貌是他掛於胸口的塑膠板項鍊?

人不是追求獨一無二的嗎?何以芷羅竟會挑選了一個翻版的設計?況且,男人到處稱兄道弟,習慣性地認第二。女人就一定要認第一,二奶(情婦)也要爭做正印。而且芷羅性格強悍,她明知塑膠板項鍊是他心中的至聖,她選了同一原型的設計,豈不是認做第二?

這簡直是阿拉伯小說天方夜譚的現實版本,芷羅怎可能願意屈就在浩雪下面?若果她的選擇與浩雪無關,她又何以會選定了同出一脈的設計?

他梳洗更衣後,出到客廳,他站立著快速吞噬麵包和飲下咖啡,不敢坐下跟父母閒聊,只是訛說要趕著上班。

在上班的路途上,他百思不得其解,沒法找出芷羅選擇背後的動機,但他決定打造該條項鍊。

這條項鍊毫費不少,但他沒有猶豫它的價錢,始終是他可以負擔得起。而且,他成了專業首飾技師以來,也沒有打造過項鍊送給女生。他心裡覺得是報恩,沒有意識到是否萌芽了愛苖。

繁忙的一天過去,他放工時,又下著毛毛細雨。他離開公司,走至街口,猶豫是否衝過馬路時,一把雨傘遮掩在他頭上。他轉頭少許,一位穿著T恤,牛仔褲和運動鞋,攜帶一個普通手袋的女生站於他身旁。

他頓感愕然!開口卻沒法說話。

女生把雨傘遞給他,柔情地向他說:『你可否遮我一同過馬路呀?』

浩雪恢復與他相戀時的平凡服裝,沒有昨夜的華麗衣飾,教他只念起昔日的溫馨,完全記不起昨晚的鄭太了。

他沒有回答,只是伸出手,從浩雪手中,接過雨傘。他們在雨傘交接的一刻,兩手相觸,浩雪緊握著他的手背一會才放手。

他們橫過馬路時,雨水打在雨傘上,教他憶起昔日曾伸手經過浩雪的背後,緊按著她的另一邊肩膀,怕她淋濕了身體,一同邁向風雨的濛濛情景。

過了馬路後,他不知往那裡走才是,迷茫的眼神,很快被飄進了他耳朵的軟性語調所導航:『你是否介意請我到以前我們上到的餐廳吃晚餐呀?』

郁順遲疑了一會才點頭,他們便走進地鐵站。

柔情,教郁順沒法抗拒這麼簡單的要求啊!

他們到了一家曾經是他倆常到的廉價茶餐廳。餐廳已經重新修飾,昔日的氣氛所餘無幾,只是街外的景致沒有重大變化而已!

一如既往,他們叫要兩份特價晚餐,兩碗餐湯和麵包很快便放於檯面。此時浩雪對他說:『這裡的環境跟以前差不多,沒有太多改變。』

郁順點頭,跟著說:『外面的環境沒有太大的轉變。』

浩雪:『你雙眼看似很疲倦,跟昨晚我見你時一樣。』

郁順:『我的工作很依賴眼睛,每晚放工也是如此的。』

浩雪隨之打開手袋,取出一支眼藥水,遞給他,然後才說:『我今天才在藥房買的,是頂好的,你回家後試用一下吧!』

郁順取下後,便取出錢包,問:『買了多少錢?』

浩雪伸手按著他的手:『這是我對你關懷而已!』

郁順惟有把錢包放回褲袋。

他們飲完湯和吃了麵包後,兩份餐碟便放於檯面,他們開始進食。

過了一會,浩雪向他說:『這裡食物的味道依然不錯呀!』

郁順點頭。他沒法子明白為何浩雪仍然抱著往昔的熱誠,但他卻無法激起當年的熱戀。畢竟,他看不到他們有任何明天。

郁順對浩雪不朽的戀意,從虛幻走向現實,反而教他無所適從,他可以做什麼呢?他從來沒有期望過做浩雪的情夫。


晚餐至尾聲,郁順的手提電話響起來,是芷羅的來電。

芷羅:『我母親說,她想明晚請你吃飯,以謝你陪伴我回港,你是否有時間呢?』

郁順臉露不安的神色:『你的腳傷未痊癒,不要出來吧!』

芷羅不假思索地回應:『那你來我家扶持我吧!我們就在家裡附近的酒樓食飯而已!』

郁順遲疑了一下,臉色放鬆了少許:『我來你家扶你?哦!也是可以的。』

芷羅:『那麼明晚見吧!再見!』

芷羅與母親在醫院等待治療時,不時稱讚郁順如何細心地關懷她。她母親心知女兒性格強悍,很難找到男生願意遷就她。現在女兒讚不絕口的男生,卻是性格被動,任由她導向的。所以芷羅母親就要藉此機會,把他倆綑綁在一起。

電話掛斷後,浩雪隨之問他:『來電者是一位女生?』

郁順點頭:『是!』

浩雪以專注的眼神望他:『但她不是你的女朋友?』

郁順隨口回答:『我沒有女朋友啊!』

郁順是不願再與浩雪來往的,他只享受在心底裡思念她而已!如此一個好機會,他可以以芷羅來作擋箭牌,中止浩雪對他的纏繞,但他卻放棄了。況且,芷羅的確不是他的女朋友啊!然而,在他心底裡,他無意識地要讓浩雪知道:他心裡仍然惦念著她的!

浩雪被郁順於電話中的一句說話,「你的腳傷未痊癒,不要出來吧!」,加上他說話時的緊張神色,浩雪是感受到威脅的。

她拿起檯面的凍飲喝了一口,想到她要鞏固郁順對這段戀情的認受性,突然對郁順說:『你知你朋友的女朋友,是剛當選的秉仁議員的未婚妻。』

郁順愕然,他吞吐地說:『不 ..... 不可能吧!』

浩雪嚴肅地說:『你不相信我,可以去問他,我估計他是不可能不知道的。』

郁順聽後沒有再回應,他怎可能去找大男孩認證這些事?

浩雪就住嘴不提大姐姐已經除下訂婚戒指的事,她要郁順覺得,與一位有夫之婦相戀,是十分平常的,連他的朋友也是如此。

過了一會,浩雪說:『我今晚有點事要幹,要趕著走,若果不是很想見你一面,我是不會來找你的,你叫侍者結賬吧!』

郁順便取出錢包,從昔日的戀愛日子,每次用膳幾乎也是郁順付錢,因那時郁順的經濟條件比她好得多。這一習慣在他們第一次重逢的餐飲後,再次重現。

郁順付款後,浩雪從手袋取出兩張高級西餅店的禮券,遞給郁順,然後對他說:『這是朋友送的,你拿去取一些西餅,回家與雙親分享吧!雖然昨夜他們不讓我進入你們家等你回來,但他們待我也是頗為客氣的。況且他們很久未見過我了,把我拒之門外也是情有可原的啊!』

郁順聽後,甚為感動,他也收下這兩張禮券了。

他們離開餐廳,浩雪對他說:『我約了人在尖東,你可否陪我到那裡?』

郁順點頭,他們便步往地鐵站,前往尖東。


他們於尖東海濱的星光大道徘徊,不時停下來,遙望維多利亞港燦爛的夜色。他們二人,同行異夢,浩雪夢想著他們有著美好的將來,郁順只在徬徨地冥想:他應如何面對重回身邊的女神?

過了一會,浩雪的手提電話響起來,她回應了一句說話便掛線了。

他們隨之走向五光十色的夜市飲食區。

平行的步伐,走至一處行人路中間的一截時,浩雪以依依不捨的眼睛向他說:『雖然我希望可以與你在這裡逛至天亮,但我還是要在此跟你說再見。』

話畢,她立即轉身離去,否則她會失去離開郁順的能量。熱淚盈上了她的眼眶,但郁順並沒有看見。他凝望她穿著T恤,牛仔褲與運動鞋的背影,沒法忘卻她昔日的純真。

隨著她的背影遠去,郁順才轉身,朝著與她相反的方向,走往地鐵站。

一輛名貴歐陸房車,邁向郁順的身軀。浩雪坐於前座位,她凝視著郁順的背影,直至車子於他旁邊擦身而過。郁順在矛盾地苦思,他沒有留意一輛他昨天才見過的房車駛經自己身旁。這輛房車的駕駛者是浩雪的丈夫,他正趕往機場,離開香港,然後浩雪便自己駕車回家。

浩雪不顧一切地希望復元逝去的時光,虛幻的渴求,教她深信不疑自己夢寐的幻象:她是可以與郁順重建夢想的。

她從一位貧家女,搖身一變成為富家媳婦,擺脫了不少受盡欺侮的眼光,從而教她相信自己有過人之處,其他人沒法尋得的夢境,她是有可能親手塑造的!

郁順對於搞多角戀的男女是頗為鄙視的。然而,他對浩雪的出軌行為卻是寄予同情和憐憫。始終,一位他仰慕著、兼而真心關愛著他的女人,他沒法子以傳統道理標準去貶視她。他手中拿著的高級眼藥水,是浩雪見了他短暫的一夜後,立即憐生出的關懷,這是他工作以來從未遇上過的溫情啊!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變咗愛情小說咁嘅
    咁文藝?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卡臣:

    下!感覺好似愛情小說咁陰公呀!下集我會先吞偉哥,再睇AV片,等至筆鹹D,然後至落筆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記起很早很早以前,我的一位數學老師同我講過︰人的思想是立體的。

    在我日後每一個唔同的階段,這句說話都如魔咒般如影隨形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咖啡:

    人的思想不可能是非黑即白的,但很多人就以一個固定的框架來看世界,包括情感。這些人其實是在成長過程中,經歷過厄運,以曲解現實來面對,形成扭曲了的人生觀。這一集《進退維愛》,對於一些以非黑即白來看世界的人,可能會破口大罵:有無如此複雜的心路過程呀?

    人的思想,就是錯綜複雜的啊!這在乎你是否認知而已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這集令我感到浩雪的可憐,佛爺,你又成功了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校長:

    浩雪與大姐姐是一個對比!浩雪是一名完美主義者:名譽、財富、地位和真正的愛情,她全都要擁有,她是沒有取捨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