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6月7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0九)《昔愛成女神》(下)


《昔愛成女神》(下)

中午時分,郁順從褲袋取出浩雪的項鍊,以他今天的技術,輕易便把它修復。他走入洗手間,把它戴回身上,心感舒服。此刻他突然念起,在澳門被霓虹燈照耀至金碧輝煌的華麗酒店池邊,曾應承會親手打造一條項鍊給「她」,以報答「她」認領和交還這條項鍊之恩。

浩雪的項鍊,他快速接駁了,掛上頸子後,就恢復了本來的狀態:存在,卻復歸平常,這件護身符也沒有漣漪了。

午飯過後,他返回工作崗位。職業生涯使他對首飾的見識很多,但他反而沒法子構思出一個合適的設計樣本,他懼怕自己造出來的藝術,不合「她」的喜好。他期望「她」收下一條他設計的項鍊時,會露出歡欣的笑容。

放工時刻,他取出手提電話,把「她」的電話號碼於重撥的記憶中,儲存至電話簿裡。

他離開公司前,電腦中儲存了多款修改了的項鍊設計圖,這是他從過往的設計中挑選出來的,他自己很喜歡,卻沒有被他人所接受,所以也就從未打造過。他便把這些設計圖複製至手機裡,因他暫時沒法子拿定主意。

這些他最為欣賞的設計中,只有一個構思,被選取了,但他不知那條打造出來的項鍊,最後情歸何處?若果他依樣再造一件給「她」,「她」會喜愛的機會較大,但卻不是獨一無二的。

設計生涯就是如此奇怪,自己喜歡的心思,很多時卻沒有被採用。

走至熙來攘往的街道,他取出手提電話,想問「她」的腳傷怎麼樣?卻怕很唐突。多年來對浩雪的空想戀曲,教他失去了基本戀愛技巧。

片刻之後,他終於鼓起勇氣,發了一個手機短訊給「她」,他沒法控制自己對「她」傷患的憂思。

他與大男孩相約的晚飯時間未到,只有在街上閒遊,但他不敢把手機放回褲袋,怕會錯過了「她」的回覆。

大男孩過了繁忙的一天,放工時分,他回家取了手信,便趕往與郁順相約的餐廳,郁順已經到達。

大男孩坐下後,他們便叫了晚餐。跟著便問起芷羅的傷勢,郁順說他今晨已經送她去了醫院,她再沒有跟他聯絡了。

郁順只是向大男孩說忘記了取手信,沒有提及與芷羅發生爭吵的事宜。郁順的生活圈子裡,只有剛相識的芷羅,才知道他心底的隱私。

他們開始進食時,大男孩對郁順說:『我有朋友欲買戒指,想找你介紹一下。』

郁順:『沒問題!』

他跟著取出錢包,拿出一張名片,然後寫上自己的手提電話號碼在名片背後,遞上給大男孩。

他隨之說:『你可叫你朋友來找我,我會介紹較為誠實可靠的營業員給她。』

大男孩收下名片後,便回答郁順:『其實是我的女朋友想買戒指,到時我也會陪伴她來找你。』

郁順隨口問:『你的女朋友是否我也認識的?』

大男孩:『你應該不會認識。』

郁順心裡便確定她不是綠珠。他是一個觀察細微的人,早知芷羅是弄錯鴛鴦。

大男孩好奇地問:『你又不是營業員,為何放那麼多名片在錢包?』

郁順:『我的家姐們有不少內地朋友,經常怕受騙,所以不時找我作介紹而已!』

他們進食至中途,大男孩的手機響起來,是大姐姐從另一家餐廳打電話給他。

大姐姐早已知道大男孩約了朋友晚膳,所以她本來打算放工便回家。

然而,她放工前,公司的一個大客戶的媳婦,往她公司象徵式地探訪。

鄭太出身寒微,藉著婚嫁,改變了她的坎坷命運。

草根出身的她,培育出良好的人際技巧,她也持著這一長處,克服了不少人生的挑戰。

大姐姐的老闆吳太,是鄭太娘家的表親。鄭太下嫁後,雖然她不直接理會業務,但憑藉枕邊細語,給了吳太不少好處,使她的公司在金融海嘯時,擺脫難關之餘,還一躍而上,有著不錯的業績。

吳太陪伴鄭太從房間出來,經過大姐姐的辦公桌,鄭太向大姐姐說:『你今晚有沒有時間?可否陪我吃晚飯?』

大姐姐知道鄭太心情苦悶,不時找她傾訴,她回答:『我還未到放工時候。』

鄭太便說:『那麼我在接待室等待你吧!』

老闆吳太從後聽見,她不敢怠慢,馬上跟大姐姐說:『你可以跟鄭太先走。』


大姐姐與鄭太,曾經就讀於同一間小學,而大姐姐是她的學姊。在一次被同學欺凌中,大姐姐曾經為她挺身而出。此事大姐姐已經忘掉了,而且也沒法子記起來。她們在這家公司重逢後,一次機緣巧合,使大家知悉雙方源自同一小學,鄭太才念起大姐姐曾為童年的她仗義。可能只是這個原因,鄭太就視大姐姐為好朋友。

她們到了街上,一輛歐陸名貴房車駛至,接載了她們到一家高級餐廳。她們坐下不久,司機走至她們檯子,放下車鑰,然後向少婦說:『鄭太,若果沒有什麼吩咐,我放工了。』

司機離開後,侍者走上前,她們便叫了兩份晚餐和紅酒。

她們吃著主菜時,鄭太終於忍不住,她看著大姐姐的手指,問:『你跟未婚夫鬧翻了嗎?』

大姐姐點頭,她沒有回答。

鄭太:『你認識了新男朋友,還是他要求與你分手?』

大姐姐遲疑了一下:『我有了新的感情。』

鄭太:『他的條件不錯呀?為何你離開他?』

大姐姐嘆氣:『他身邊太多桃花呀!』

鄭太微笑起來,她拿起紅酒飲了一口才說:『有條件的男人才有桃花,桃花與男人的條件,是成正比例的。』

大姐姐無奈地點頭:『這個道理我明白,但我忍受不了。』

鄭太:『新愛的條件是否好過你的未婚夫?』

大姐姐遲疑了一下,她料想不到鄭太會這樣問,但她仍然誠實地回答:『不是!但是他 ..... 』

大姐姐沒講完,鄭太接著說:『但你與他在一起,感覺十分舒服!你覺得他對你很好!』

大姐姐點頭。

鄭太從容地說:『那你也不用離開未婚夫的啊!』

大姐姐為鄭太的言詞感到愕然,但她沒有回應。

鄭太跟著漫不經心地問:『你公司的營業員玉如,昨晚有何消遣呀?』

大姐姐聽後,感到莫名其妙:『昨晚是星期日,我怎會知道同事的私生活呀?』

鄭太又飲了一口紅酒:『她與我丈夫去了鯉魚門吃海鮮。』

大姐姐目瞪口呆!她躊躇了一下:『我公司同事的私生活,你比我還清楚啊!』

鄭太驕傲地回答:『我是瞭如指掌的,因她與我丈夫在一起。』

大姐姐詫異地問:『那麼你為何不 ......... 』

鄭太以十分自然的口吻回應:『這就是我的智慧所在了。我拆穿他們,他們就會以為自己是苦命鴛鴦。我默不作聲,丈夫反而會投鼠忌器,不敢明目張膽。我任由他瘋癲,幾個月後,他已經再沒有新鮮感,自然會另覓新歡。主動權在我手上。』

大姐姐呆了一下:『萬一,萬一,他真正戀上一位 ..... 』

鄭太自信地說:『我已經與他育有兩名孩子,也參予他的社交圈子,他不是傻人來的。況且,有一位賢內助幫他管理一頭家,他在外拈花惹草又沒人管束,試問那一位男人不願意呀?簡直夢寐難求了!』

大姐姐:『但倘若他被狐狸精上身,怎麼辦?』

鄭太更為自信地說:『這個情況只會出現在報章的娛樂版,發生的機會率低於飛機的意外率。』

大姐姐輕聲地回答:『那似乎又合道理。』

鄭太:『我相信每個人也是追求完美的,男人是,女人也是!我就更加是一位完美主義者!』

大姐姐頓時在思想,鄭太的感情生活是一片空虛,還說自己是完美?

過了一會,鄭太又說:『我的家翁遲些有一個盛大宴會,你的未婚夫也會出席,到時你也來參加,讓我跟你們破鏡重圓吧!』

大姐姐以驚訝的眼神看著她,吞吐地回答:『不 ..... 不用了吧!』

鄭太語調變得更為嚴肅:『我不是叫你跟新相識的男友分手啊!大家也是女人,我那兒會不明白女人的心事呀!你的未婚夫可給予你優厚的生活條件,沒有感情是不要緊的,你可以從另一位男兒裡得到慰藉,這是兩全其美的。』

大姐姐呆了,她沒料到鄭太有如此超世的完美理想。

過了一會,大姐姐的手提電話響起來,是大男孩打來的,他們談了一會才掛線。

鄭太隨之問:『我猜測是你的新男朋友打來的。』

大姐姐:『你怎會知道?』

鄭太:『看你的面容,歡欣而甜蜜。』

大姐姐:『怪不得你會如此成功!』

鄭太:『我從小至大,受盡欺侮,不懂得看人家眉頭眼額,不會有今天。』

她們快將吃完晚餐時,鄭太說:『我送你回家吧!』

大姐姐:『不用了!我男朋友想見我,他正與朋友在另一家餐廳進食。他們應該也快將吃完晚餐了。』

鄭太:『那麼我送你去那兒吧!怎麼樣?順便見一下你的男朋友,看一下為何他可教你突然重拾幼稚的荳芽夢?』

大姐姐跟著取出手機,問大男孩所在位置,告知他有朋友載她至那裡。

大半小時後,她們便到了大男孩與郁順所在餐廳側邊的小街,大男孩和郁順從鄭太車子的後面走前,沒料到大姐姐就坐在裡面,大姐姐立即開門走出來。大男孩便介紹大姐姐給郁順認識,跟著她回頭望向車子,才知道鄭太已經站了出來,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,郁順也露出驚訝的神色。

此一凝固局面,被大姐姐輕聲地呼喚所打破。鄭太走至他們面前,大姐姐介紹後,鄭太與大男孩握手。

大男孩跟著介紹郁順給鄭太認識,鄭太很自然地伸出手,郁順反而有所畏懼,他緩緩地伸出手來。

他們握著手時,四目相投,似是欲在對方的臉龐上,閱覽滄桑。

鄭太胸前項鍊的鑲鑽翡翠玉墜,與郁順衣衫內項鍊的塑膠板,相影成趣,它們是有著牽繫的。

此刻郁順的手機突然響起來,他便鬆開握著鄭太的手,走開幾步,取出電話。芷羅的來電,中斷了他倆的相觸。

鄭太跟著問大男孩:『你的朋友攜帶著背包,手持手信的膠袋,他剛從澳門回來嗎?』

大男孩隨口回答:『我們週末去了澳門玩,他因為好心幫人才遲了回來。』

鄭太再問:『你的朋友似乎很怕羞,他是做什麼工作的?』

大男孩:『他於珠寶店做首飾技師的。』

鄭太:『大家那麼有緣,不如我們找一處酒吧坐下傾談一下,怎麼樣?』

大姐姐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,她衝口而出:『你剛才已經飲了不少紅酒了,不要再飲吧!以免駕車有危險。』

此時郁順走回他們處,鄭太臉轉向他:『你朋友說你是一名首飾技師,我有一些首飾要修飾一下,你可能可以幫忙,可否給予我一張你的名片?』』

郁順不假思索地回答:『我沒有帶名片。』

鄭太頓露尷尬之色,大男孩也覺奇怪,他立即從錢包取出郁順的名片,遞上給鄭太,然後說:『他剛才給了我最後一張名片,我轉給你吧!』

鄭太從大男孩手中接過郁順的名片,凝神地看了一下,跟著珍重地放入手袋。

她跟著又拿起胸口的項鍊,問郁順:『我這條項鍊也是在你工作的珠寶店購買的,不知是否你的作品?』

郁順才從混亂忐忑的情緒中,重拾他的職業本能。他凝視著該條項鍊,沒法子遮掩愕然的臉色。

尷尬的場面被大男孩的恭維說話所了結:『鄭太的項鍊一定是稀世之作,以致我的朋友也未曾見過。』

此時郁順才恢復他固有的平淡表情,謙虛地回答:『應該不是我的作品,我未曾達到如此級數,打造這類高檔的首飾。』

鄭太聽後,嚴肅地回應:『這條項鍊並不是太昂貴,只是我十分喜愛而已!』

郁順跟著對各人說:『對不起!我很疲倦,要回家休息!再見!』

話畢,他轉身離去,沒有回頭張望。鄭太凝視著他攜著背包和手提著膠袋的背影,不自覺地陷於深沉的回憶裡。

片刻之後,大姐姐向鄭太說:『我們要去逛一會,就此道別吧!謝謝你的晚餐和載我到這裡來!再見!』

鄭太便猶如靈魂出竅般,目光呆滯地返回自己的車子。他們互相揮手後,車子就離開了。

大姐姐隨之對大男孩說:『你的朋友可能跟鄭太是認識的,而且似乎曾經是情侶。』

大男孩:『我覺得郁順的反應有點兒奇異而已!』

雖然大姐姐繞著大男孩的手臂,但她以另一隻手的食指,按著大男孩的臉頰:『你們這些男人,只會看到女人的事業線,心靈就完全看不透了。』

大男孩打趣地回答:『但我摸得透啊!』

他跟著以手掌摸著大姐姐的屁股一會,大家便淫笑起來,他們就在街上閒逛著。


教唆大姐姐一腳踏兩船的鄭太,並沒有立即返家,她駕車返回放下大姐姐的小街停下來。憑藉刻舟求劍的心態,她從擋風玻璃外匆匆而過的單身背影,尋找著他。她也瞄著向她迎面而來的單獨男生,渴望她期盼的臉龐。

一會兒後,她才緩慢地駛去,希望中途遇見郁順的背影。

虛幻的期望,使她心不在焉地駕駛,幾乎衝過了一個十字路口的紅燈。她緊急煞車之後,胸前的標緻項鍊,飛撞至駕駛盤的空隙。她定下神來,喘了一口氣,把項鍊從駕駛盤中取出時,郁順送給她的塑膠板項鍊,突然浮上心頭。

她頓時得到了啟示,不再在那裡徘徊,馬上飛車離去。

郁順並沒有離開那兒,他轉彎走入了大街,取出手機,把儲存的項鍊設計圖電郵了給芷羅。

芷羅離開醫院回家後,睡至黃昏,以致沒有回覆郁順的手機短訊。

剛才芷羅來電給他,告知她已經在醫院照了X光和包紮了腳部,休息數天便可康復。郁順便問了她的電郵地址,訛言他為一些項鍊設計很煩惱,希望她給予意見。

他電郵了項鍊設計圖後,心情甚為雜亂。他走進不同的影音電玩店漫遊,不願再念及珠寶首飾,他想把它們完全忘掉。

過了一段時間,他才離開電玩店,走往地鐵站。

在地鐵車廂坐下,列車開行後,他閉目養神。一會兒後,他以手摸著胸前衣衫裡的塑膠板項鍊,不禁熱淚盈眶:生命可會是如此奧妙,唯一一件他喜歡而被挑選製成商品的心儀之作,竟然成了鄭太的恩物?

幼稚的簡單製作,配掛於浩雪頸項;成熟的精心設計,配戴於鄭太身上!或許,這是天意啊!浩雪當年交還項鍊給他,今天鄭太卻鍾情了他的心愛。

郁順是十分感動的,他的最滿意作品之一,原來成了他女神的飾物,但他不願意讓她知道,他自覺恩澤已經足夠了。

他踏出地鐵站,步行至他屋苑所住的大廈,他正欲按動門旁的密碼鎖時,一位少婦從內裡推開大門。

郁順愕然地望著她,他們隨即走離大廈門處。

郁順:『你為何會知道我還住在這裡?』

鄭太:『我沒有忘卻你!』

郁順:『你這樣到我家拍門,會令我父母誤會,以為我跟你藕斷絲連呀!』

鄭太:『有什麼要緊的?我跟你握手時,我觸覺到你依然惦念著我的啊!』

郁順:『這只是你的錯覺而已!』

鄭太沒有反駁他,只是轉了話題:『我們可否找地方坐下,傾談一會?』

郁順:『鄭太,我很疲累,要回家休息了。』

鄭太:『你可否叫回我的名字?不要稱呼我做鄭太!』

郁順:『我已經失去了這個幸運了!』

鄭太:『幸運之神眷戀著每一個人,只是你有沒有接受祂而已!』

此刻芷羅又來電,郁順提起電話:『我快回到家,到時再談吧!』

郁順把電話放回褲袋,才向她說:『鄭太,我實在很疲累,要回家了。』

話畢,他轉身走向大廈入口,她憤怒地向著他的背影說:『郁順,你騙不了我,你心底裡仍然有著浩雪的!』

郁順頓時停下腳步,淚水幾乎從他眼眶溢出。

片刻之後,他才轉身,向她說:『昨天已經是過去的了!你為何如此執著呢?』

她心心不忿地說:『我們雖然錯失了昨天,但依然可以有明天!』

郁順走上前:『浩雪,回家吧!明天才算吧!可以嗎?』

他跟著走向她停泊於路邊的車子,她與他同行,念及郁順已經叫回她的名字,她以遙控器解開車門的鎖,郁順便拉開車門,讓她進入。

她坐進駕駛座位後,情深地凝視著郁順。

郁順平靜地向她說:『夜了,小心駕駛!』

他隨之把豪華房車的車門關上。

郁順望著車子緩緩地離去,他從褲袋取出手機,打開了鄭太項鍊的設計圖,禁不住的淚水,終於從眼眶中流出!

她於車子的倒後鏡,窺知郁順在送別她。

她的車子進入高速公路後,美輪美奐的發光儀表、桃木錶板的車廂、先進的導航設備和寧靜的隔音效果,教她進入了像催眠狀態中的迷思。她每天面對著眾多殷勤的臉孔,以她現階段的身份,已經沒法判斷他們的真偽了。然而,郁順,卻是她真正了解的啊!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心理描寫之準繩
    得你至得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噢噢,一個高潮呀,我很感動!

    但鄭太教大姐姐的,我卻不敢恭維,跟不喜歡的人過虛假的婚姻生活,比死更難受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卡臣:

    我只係根據身邊發生的事,以代數程式,X1+Y1=愛,X2+Y2=恨,從而推算出XY值的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校長:

    世上無奇不有,我見過「過虛假的婚姻生活」是可以的,為了經濟利益!當然,男女雙方也有婚外情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虛假的婚姻可以有萬千的因素所形成,再沒有愛的婚姻對當事人是不道德的,但這種不道德可能是為了成全社會的道德。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咖啡:

    我覺得沒有愛情的虛假婚姻,可以維持很久,甚至是一世人!如你所說,為了社會道德。但我較偏向是為了經濟利益,和在社交圈子裡的完美形象!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