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5月31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0七)《昔愛成女神》(上)


《昔愛成女神》(上)

雷雨過後的街道,依然是十分濕滑的。大男孩拖著大姐姐的手,似是怕她跌倒,他不時偷偷地欣賞她今早神采奕奕的臉龐,已經感到非常滿足,不願意再提起自己母親對她的無理挑剔,更加不想再聊及戒指的不濟事。

然而,大姐姐卻沒法放下大男孩夜半念起她那隻訂婚鑽戒的陰霾,她憂心大男孩不相信她已經把那隻訂婚戒賣掉,雖然她知道大男孩現在不時以欣喜的眼神窺看著她。

他們步行至接近地鐵站,大姐姐突然對大男孩說:『我想買一隻戒指來裝身,你是否可以陪伴我一同去選購?』

大男孩沒有預料大姐姐會著他幫助挑選飾物,他遲疑了一下才回答:『沒問題!』

大姐姐微笑一下,她心知大男孩是不懂得飾物的,這一要求只是要釋出大男孩的疑慮:她會戴上他建議的戒指。但大男孩並不是這樣想,他以為大姐姐暗示要求他送戒指。

一種條件反射的迷信心態,大姐姐是抗拒大男孩送戒指給她的。一個盛大的訂婚宴,一隻耀目奪眼的鑽戒,給她帶來一段悔疚的戀情,她無意識地害怕見到歷史重演。

片刻之後,大男孩的手提電話響起來,他取出手機,驚訝地說:『什麼?你剛從澳門回來!』

這是郁順的來電,他從噴射船上打電話給大男孩。他是要約大男孩吃晚飯,希望大男孩轉讓從澳門帶回來的手信,好讓他有點東西送給雙親,因他自己的手信留了在芷羅的家。

電話掛線後,大姐姐隨口問:『你有朋友還留了在澳門賭,今晨才回來?』

大男孩回答:『不是賭,可能是同情心或憐憫心吧!』

他跟著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會。

大姐姐沒有再追問,因她並不認識大男孩的朋友。但大男孩卻想到郁順是首飾技師,他一定有好介紹。況且,大男孩也希望在大姐姐面前取得一個主動的位置。

他跟著對大姐姐說:『剛才來電的朋友是一位首飾技師,不如我找他介紹一下在那裡買戒指好,怎麼樣?』

大姐姐微笑地點頭同意,她看透男生的自負心理,而且選購戒指不是她急需的,只是要大男孩釋懷而已!然而大男孩卻以為大姐姐順應他的建議,是因為他於她心底裡,是有份量的。

男生的英雄感,往往是被鍾愛他的女生所操縱著的,但他們卻自以為對女朋友有著了不起的征服力!

兩雙快樂的步履,踏進了地鐵的車廂。他們於轉車時分手,大姐姐的背影,於大男孩腦海裡,激起了昨夜的纏綿,今晨的俏皮!

大男孩獨自踏入另一車廂,他想起郁順,知道他有一段忘不了的舊情,但大男孩從未見過郁順心底裡的女神。郁順竟然留下在濠江多一晚,大男孩是覺得奇怪的,他以為芷羅的容貌或性格,類似郁順失去的昔愛。郁順,可會是遇上了舊情的影子?


郁順並不是故意逗留在澳門一夜的,他送了芷羅回家後,芷羅痛苦地躺下梳化椅,郁順便取了一些跌打藥酒跟她塗腳。他們便坐在梳化椅看電視,不時閒聊數語。

過了一個多小時,芷羅向郁順說:『你的船票已經過期,我會賠償給你。我要去洗澡,你先走吧!』

話畢,她取起手袋,郁順跟她說:『不如你洗澡後,我才離去吧?』

芷羅同意,她不自覺地放下手袋,緩慢地站起來,走入房間,取了衣物,便走往浴室。

郁順是有點兒擔心芷羅獨個兒在家的,他腦海沒法忘卻芷羅跟他認領了浩雪的項鍊,這一條項鍊,猶如是他的護身符。

片刻之後,他從褲袋取出浩雪的項鍊,凝神地沉醉在甜蜜的回憶裡。

花灑的流水聲停了一會,他才從冥想中甦醒過來。浴室突然傳來物件掉下的聲響,把他嚇了一跳,他猜測可能是芷羅跌下。浩雪的項鍊,也在同一時間,從他手中,丟下地板。

他馬上站起來,走至沒有鎖的浴室門處,問:『沒什麼事吧?』

內裡沒有回應,他再問,芷羅辛苦地說:『你進來幫助我吧!』

他打開浴室門,見到芷羅跌了在沐浴位置的地上,身上不規則地蓋住一條大毛巾。他把芷羅扶起時,芷羅以手拉著大毛巾,遮掩著自己的身體。

芷羅站穩後,再整理大毛巾,以便裹緊自己的軀體,她跟著欲取起自己的衣物,但幾乎又再跌倒,幸而郁順扶著她。


郁順隨之對她說:『我不如先扶你出去,怎麼樣?』

芷羅沒有能力拒絕,她唯有同意。

郁順扶持著芷羅的玉臂,行至梳化椅,芷羅突然說:『我的腳痛至不得了,你先讓我在這兒坐下吧!』

芷羅坐下一會後,她再對郁順說:『你去浴室取我的衣物,然後放回房中的床上吧!』

郁順便走回浴室,見到芷羅的胸圍和內褲放了在睡衣上面。他一併以雙手把它們取起,然後走出浴室,至芷羅面前時,芷羅突然叫住他:『你剛才又掉下了那條項鍊了,拾起來吧!』

郁順本來雙手拿著芷羅的睡衣褲,他只好轉以一隻手,把它們擁於胸膛,然後彎腰,以另一隻手,取起地板上浩雪的項鍊。

他站起來時,神色甚為尷尬,他又被芷羅發見他曾取出浩雪的項鍊來緬懷,這是他心中的隱秘。

然而,芷羅看著他的怪異面容,卻想了另一個方向。她腳痛難耐,脾氣難忍下來,頓時爆發:『你搞什麼鬼呀!拿著女性貼身衣物也面有難色,你將來如何娶妻呀?洞房花燭夜是否要去家庭計劃指導會,找性學專家來作臨床輔導呀?終日就是守住這條千年項鍊來幹什麼?可會升值嗎?人家已經琵琶別抱了!每夜摟抱著富公子於床第銷魂,可會念起你?浮華夢裡覓春宵,可會知悉你獨夢床上思念她?你清醒一點吧!傻瓜!』

郁順聽後,內心甚為氣憤,他被芷羅辱罵是傻子是不要緊的,但芷羅的說話,卻冒犯了他心底裡的神聖女神,他是沒法子忍受的。

他從睡房出來後,走至近門處,取起自己的背包和手信的膠袋,默不作聲地打開木門和鐵閘,他踏出門後,用力把門關上。

郁順走至街上,他更為憤慨!他覺得自己如此信任芷羅,才向她傾訴出心中情,而且更為她的腳傷而延後了回港,她竟然出言侮辱浩雪!浩雪是被迫才嫁了富二代的啊!

他截了一輛的士,到了外港碼頭。準備入閘時,他才發現不見了浩雪的項鍊,他馬上跑出碼頭,以為丟下於的士裡。

站在碼頭外左右張望時,他突然想起,剛才被芷羅罵至失魂落魄時,他誤把浩雪的項鍊放了在芷羅的內褲上。

他頓時想到,他不能讓這件「聖物」,被一位沒有道義的無恥女流的內褲所沾污的啊!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每個人要走出陰霾的時間都不一樣,當然不是單純時間長短問題,而是他需要一個醒覺點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咖啡:

    芷羅罵郁順,是十分準確的,但郁順完全聽不入耳。

    這一輯《昔愛成女神》,我是應用佛洛伊德的自我防禦機制。郁順面對心愛的浩雪,棄他而去。他無可奈何,認同了她的項鍊,更自我壓抑,逃避新愛,慢慢把對浩雪的愛意,昇華成虛無縹緲的靈性。

    很多人在現實生活中,名與利的世界裡,也是採用同一方式,去面對得不到的慾望和需求。

    芷羅是一個性格強悍的人,她不會接受郁順掛著浩雪的項鍊,而與她發生感情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>>自我壓抑,逃避新愛,慢慢把對浩雪的愛意,昇華成虛無縹緲的靈性。

    很多人都是這樣,也就是「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雲」的意思。

    但中國人又有另一種哲學:百步之內,豈無芳草。

    我就是較接受後者多一點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校長:

    係喎!這正是「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雲」,但我只是循著佛洛伊德的理論去構思,思路不同,道理相同。

    最近翻閱「文藝心理學」,對朱光潛的生平有興趣。原來此書寫於1920年代他留學德國時間,怪不得我覺得此書改錯名,因內裡講哲學多於心理學。那個年代,心理學還在起始階段,並未完全從哲學中分割出來。佛洛伊德於1923年把他的理論作重大修改,這次修正,連他的門生也大力反對,但他堅持,人除了生的本能,還有死的本能,這是他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體會。教我詫異的是,朱光潛早已把當時歐洲嶄新的人文社會意識,傳入中國。

    簡閱朱光潛生平時,無意中見到中國心理學史,教我愕然!中國有心理學?原來是從孔孟之道開始講。哦!係喎!我在讀心理學時,已經覺得西方心理學,不少研究,於中國數千年古文哲理中已經有提及了。

    西方經歷了千多年教廷統治的黑暗時代,除了基督教義,什麼也被壓制下來。佛洛伊德等無神論學者,解脫教義的束縛,才可深入探討人性,建成合乎人性的道德倫理見解。

    中國雖然只有儒家思想,但並未如西方的教會般,完全以神為本,致使中國古代的文學、哲學與科學也有輝煌的成就。只是清朝的閉關自守,才使中國落後於西方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佛爺:

    二千多年前中國哲學就走上了人本道路,相對於基督教及回教的神本思想,其實是高了一大截的。

    你把心理學的認知,應用到大姐姐與大男孩的故事裏,讓作品更深刻了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校長:

    就是「人本道路」,這才是合乎現實的。

    我最初只是以精神分析學的理論來驗證構思的情節,慢慢才想到以它的理論來構思故事。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