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5月11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0四)《情感的雨傘》


《情感的雨傘》

大男孩在呆思著,他料想不到兩星期沒見面,竟然落得如此收場,他悔恨自己帶了大姐姐上他父母家。

雖然大姐姐父親說他會告知女兒,他坐在這裡待她,但他念起大姐姐剛才氣憤的神色和言詞,他悲觀地認為大姐姐走下來見他的機會十分渺茫。

一個濕了衣服的身影,出現在他眼簾下,問他:『我們走了數步,突然下著大雨,我和朋友立即走回來,可否借你的雨傘來用,我叫絢夢拿回來還給你。』

大男孩詫異地把雨傘遞上,大姐姐父親向他道謝後,跟著便離去。大男孩轉身少許,望出粉麵店門外,果然下著大雨。雨珠閃爍的燈光,燃起他一點希望。

大姐姐在家已經更換了睡衣,準備去洗澡。她父親返回家時,她卻倚在客廳的窗前,腦海裡想著大男孩是應該上了巴士吧!

她突然無故地憂心他疲乏的身體,加上又受了她的脾氣,不知他是否會神不守舍,沒有注意道路安全。她悔疚自己剛才罵他過了火,今夜發生的事,實在與他無關。她想拿出手提電話,卻又有點難以啟齒。

父親進門的聲響,驚醒了她的憂思。她回望時,父親問她:『為何你倚於窗前?』

她遲疑了一下才回答:『突然下大雨,我走來關窗而已!』

父親笑言:『下了雨一會了,你關上窗戶也用上數分鐘嗎?』

大姐姐沒有料到父親會這樣問,她頓時語塞。

父親跟著說:『我和朋友在我們常到的粉麵店小食,臨離去時,遇上俊生,他沒精打采地坐下進食。我們踏出店舖,突然下起大雨,我便走回問他借了雨傘。』

大姐姐跟著看著她父親手中的雨傘,知道這是她在大男孩家取的。

父親再說:『我原想叫你把雨傘交還給她,但現在你已更換了睡衣,..... 』

他未曾說完,母親剛從廚房走出來,立即向父親說:『那麼晚了,叫弟弟去交還便可。』

話畢,她馬上走至弟弟房門,一下子把它打開,弟弟正跟女友在網上聊天,他不願意離開,結果被母親痛罵了一頓。

她跟著走回客廳怒火地問女兒:『為何今晚不是你未婚夫送你回來的?』

大姐姐晦氣地回答:『他沒有時間呀!』

母親聽後,更為憤怒:『那麼你就找代替品嗎?』

大姐姐立即動怒:『他不是替代品!』

父親跟著說:『不要吵嚷了!我自己拿回給人家便是了。』

母親隨即怒氣沖沖地入了房間,父親便打開一個櫃門,取出另一把雨傘。

父親正想出門時,他才念起自己曾跟大男孩說過,他會叫女兒去見他。

他轉身看著女兒,躊躇了一下:『俊生似乎很頹喪,你們是否爭吵過?』

大姐姐沒有回答,她認知道剛才自己罵他時十分過火,但她在父親面前,不能說自己剛煎熬過大男孩的。父親跟著轉身,打開木門和鐵閘。

正當父親把木門幾乎完全關上,他的影子快將在門隙中消失時,一股反方向的動力,把木門拉開:『我去更換衣服,你回家休息吧!』

父親的臉色頓時寬鬆起來,他正擔心見到大男孩時,如何跟他解釋女兒沒有來見他。

他們各自返回自己房間。大姐姐於衣櫃取出衣服,正想更換,她的房門隨即被敲打,

房門打開,母親嚴詞問她:『你今晚究竟去了那裡?』

大姐姐不願意再跟母親糾纏下去,她別無選擇:『我今晚正是去了秉仁家。』

母親:『那麼你怎麼會見上他?』

大姐姐:『偶遇!』

母親:『那麼現在你不用下去故意見他吧!』

大姐姐憤然地回應:『現在下著大雨,況且這把雨傘是他的。』

母親怒言:『他那麼大個人了,你擔心他會被雨淋壞嗎?』

話畢,母親返回自己的房間。大姐姐把房門關上,看了一下玻璃窗上不斷流下的雨絲,回憶起兩星期前的晚上,她曾夜半被雷雨聲驚醒,憂慮大男孩是否安然地回到家。

她轉頭看回衣櫃,想起大男孩揹著背包,手持著一個裝有手信的膠袋,他如何能再提著雨傘回家?一個凝固在她腦海的意念:他是需要她照料,才可踏上回家的路途的!

她伸手進衣櫃,取出一套上班的衣服。

一會兒後,她踏出自己的房門,把電燈關上,然後關上房門。她走至客廳時,母親坐於梳化椅,按著怒火,稍為平靜地問她:『你今晚去上班嗎?』

大姐姐:『我明天要上班。』

她走至近門處,只是取起大男孩的雨傘,沒有拿她父親從櫃子裡取出的雨傘,跟著打開木門和鐵閘。

她把木門和鐵門關上後,木門再次被打開,母親隔著鐵閘對她說:『你想清楚,我不會把鐵門的橫鎖上鎖,你交回雨傘給他後,可以著他送你回來的。』

大姐姐雖然已經作了決定,但見她母親態度轉趨溫和,她也不願跟母親爭持,只是平和地回答:『我會想清楚的。』

木門被關上後,母親走至梳化椅坐下,雙眼看著電視機的畫面,卻不知道是播放著什麼節目,她沒法聚精會神看電視,腦海裡也是一片空白,只是期望一會兒後,木門會再次打開,女兒會返回來。

她沒法放得下心裡包袱,當晚的盛大訂婚宴,她實在感到非常自豪,於親朋戚友前,贏得不少羡慕的目光,她在回顧那些輝煌的片段。

一會兒後,父親從房間走出來,他只見到剛才自己從櫃子裡取出的雨傘,便走上前,把雨傘放回櫃子。他跟著打開木門,習慣性地把鐵門的橫鎖推向上鎖的位置,然後關上木門。他隨之走向客廳,以遙控器把電視機關上,著母親回房休息。

片刻之後,客廳只剩下婆娑的雨聲,燈光也跟著被熄滅了,他們向著睡房燈泡射出的光線,步進寢室。

人的情緒是十分困難地接受轉變的!或許,這就是某些悲傷和失望的根源!


大姐姐到了粉麵店,見不到大男孩的蹤影。她步出店舖的街上,四周打量,心焦如焚,還下著大雨,為何他會離開了?

她正想取出手提電話時,一個失落的影子,從她身邊擦身而過,她馬上伸手拉著他的背包,怒氣沖沖地說:『你去了那兒呀?』

大男孩轉身,看見一幅怒罵的臉龐,也教他喜出望外:『我剛才去了洗手間而已!』

大姐姐如釋重負,語氣變為溫和了:『我以為你會那麼傻,沒有雨傘也冒雨回家。』

大男孩看著大姐姐穿上衫裙,頗覺奇怪:『那麼晚了,你還有其他地方要去嗎?』

大姐姐撒嬌地回答:『若果你向我道歉,承認你今晚做錯,我可以送你回家的。』

大男孩聽後,遲疑了一下,隨即吻了大姐姐的嘴唇,喜形於色地說:『我以後會聽從你的意見。』

大姐姐沒有罷休,再說:『那是不足夠的!你還未答我,你今晚有沒有做錯呀?』

大男孩笑著:『好吧!我就承認自己做錯了!可以吧!大姐姐!』

大姐姐佔了上風,才回以微笑,他們雙肩緊貼在雨傘下,步向巴士站。

在經過一家快將關門的藥房時,大姐姐對大男孩說:『我要入內買一點東西。』

他們便一同進了藥房,逛了一會。

在收款處付錢後,大姐姐著大男孩打開手信的膠袋,把一些護膚品和化妝品等放了進去,剛好裝滿。

她跟著向大男孩說:『你放下背囊吧!我要把衛生巾放入去呀!』

大男孩甚為尷尬,他呆了一下才放下背包,以為四周圍的眼睛也注視著他,其實沒人理會他。

他們離開藥房後,大男孩才敢向大姐姐投訴:『你剛才在藥房那麼大聲說話,我是十分尷尬的呀!』

大姐姐聽後,望了一下他困窘的模樣,笑了一下才說:『我根本沒有大聲說話,只是你自己心裡作祟而已!』

大男孩心裡依然不服氣:『下次不要這樣說話了。

大姐姐笑言:『下次你幫我買吧!我就不用大聲說話了!』

大男孩在口舌上,被大姐姐佔盡了便宜,啞口無言。

他們上了巴士後,大姐姐的頭倚傍於大男孩的肩膀,她在聆聽著靜怡、翠芳和頌楊的關係。

回到大男孩的家,他們分別梳洗後,大姐姐便打開那把濕透了的雨傘,放於浴缸中,讓它慢慢乾涸。這把雨傘是她帶離大男孩的家,也把她帶回大男孩的寢室!

他倆於床上,沒有激烈的纏綿,只在摟吻與撫愛中,緊抱著進入了溫馨的夢鄉!

待續.....

4 則留言:

  1. 很奇怪,人總是以為自己的以為才是最好的,連兒女該愛誰該不愛誰都是。

    在兒女的嫁娶上,母權才是最嚇人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校長:

    在婚宴裡,不時也聽見母親跟親友說新抱或女婿怎樣怎樣不好,父親就只在打麻雀或寒暄,很少聽見為父批評半個子女的。

    你說得對,母權才是嫁娶的最高權威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有冇睇過錢鍾書的《圍城》?非常精彩的婚姻生活寫實,結婚絕不是二個人的事...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咖啡:

    錢鍾書的「圍城」,我沒有看過,有機會我會看。謝謝!

    我現在正看朱光潛的「文藝心理學」,但進度很慢,不容易明白,希望從中學到如何構想和取得靈感!

    回覆刪除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