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4月26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0二)《錯誤的邂逅》


《錯誤的邂逅》

在地鐵的車廂裡,她們只在閒聊,沒有提及大家的私事,始終乘客也較為密集。

她們離開車廂後,大姐姐終於忍不住開口問:『俊生的姊夫 ..... 是否知道他有這名孩子?』

靜怡:『最近才知道。』

大姐姐:『那麼他有沒有見過這名兒子?』

靜怡:『暫時沒有見過。』

她們走至接近升降機時,大姐姐正想再說話,靜怡突然向她說:『麻煩你幫我推著嬰孩車乘坐電梯,我會在地面跟你們會合,我不想跟某人打招呼。』

靜怡把嬰兒車交與大姐姐後,立即轉身向著相反方向走。大姐姐已經知道靜怡的心魔,她不覺得詫異,靜怡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她有一名孩子。

片刻之後,一位女生推著一輛嬰兒車,向她迎面而來,也在等候乘坐電梯。女生背後,跟著一對年長夫婦。

升降機到達時,人群蜂擁進入電梯,大姐姐和女生推著嬰兒車,根本沒法擠入升降機,只有看著電梯門關上。此時靜怡的兒子睡醒,他哭起來,大姐姐便把雨傘掛了在嬰兒車上,然後親切地把小孩抱起來。

電梯門再次打開時,站於女生背後的婦人向大姐姐說:『我幫你推嬰兒車吧!』

大姐姐同意兼道謝。

在電梯內,婦人隨口向大姐姐問:『你的兒子多大?』

大姐姐尷尬兼而口吃地回答:『三 ... 三歲多了。』

婦人指著另一輛嬰孩車上的小孩子:『我的外孫女快將兩歲了。』

電梯到達地面後,他們走出距離電梯不遠的地方,大姐姐便向婦人說:『我要待朋友,不用麻煩你了!謝謝你!』

婦人把嬰兒車交回大姐姐,她們便互相道別。大姐姐便四處打量,等待靜怡的出現。

她不其然在想,若果她今晚不是跟靜怡在一起,靜怡會怎麼樣逃避?她是否應該從容地面對呢?

每個人也是如此,在思想別人不善之處時,卻是十分理性的,但背著自身的精神包袱時,卻沒法子放下。

大姐姐的沉思,被一雙充滿母愛的手所喚醒。靜怡從大姐姐的手中,接過她的孩子,她跟著向大姐姐道謝!

她們離開地鐵站,步向靜怡的家。

過了一會,靜怡好奇地問:『為何你沒有問我遇上什麼人?』

大姐姐漫不經心地回答:『我猜想是你公司的同事。』

靜怡:『不是同事,我以為你也會認識他們。』

大姐姐詫異:『什麼人?我沒有碰上任何熟人喎!』

靜怡平靜地回應:『不要緊,那要看你將來有沒有如此福份了。』

她們跟著橫過馬路,一會兒後便到了靜怡所住的大廈。靜怡隨意問大姐姐:『你是否上來我家坐一會?』

大姐姐躊躇著,她是想回家待大男孩電話的,但太早回家又怕被母親囉唆。

靜怡再一句說話,幫助她下了決定:『你是否想看一下俊生的舊照片?』

大姐姐隨即點頭。靜怡帶著一名不讓他人知道的兒子,她感到孤單,而大姐姐已經進入了她的自尊防線,沒有鄙視她,她是樂於接受這位新朋友的。

靜怡跟著按動大廈門側的密碼鎖,她們便一同進入大廈了。

* * * * * * * * *

澳門路環島黑沙灣的黑色沙粒,漆黑的海水,於映凡眼中,並不新鮮,但他卻猶如初次到訪般興奮,牽絆著芷曼的手,滔滔不絕地介紹。他們走在這遍沙灘上,形同三對情侶,而芷羅卻成了一名家長般,著他們在什麼地方留下影像。大男孩和綠珠,也在芷羅的指定下,留下成雙成對的合影。

離開了黑沙灣後,他們去了另一座娛樂城遊玩,然後才返回半島。映凡又帶他們到一家地道餐廳進食晚飯。綠珠和芷曼的船票是比他們三位男生早一點回港的。而映凡卻要跟隨芷曼一同坐船,他們惟有提早晚膳。

他們吃完晚飯,便返回芷羅的家,取回行李和手信,便到外港碼頭。

他們於入閘口,跟芷羅揮手道別。此刻有幾位內地遊客,快速走進閘口,其中一人的小型行李箱,把芷羅絆倒地上。芷羅露出痛苦的神色,但該位遊客沒有理會,拂袖而去。

芷羅本有腳傷,她沒法自己站立起來。郁順見狀,他放下手信,走上前,蹲下去,慢慢把芷羅扶起來。他感到芷羅十分用力地按著他的雙臂,認知道芷羅是傷得很重。

片刻之後,芷羅向他說:『你走吧!免誤了大家的船期,我沒事的。』

郁順的身體,是感知著芷羅的承受力的。昨晚在葡式餐廳裡,芷羅跟他認領了浩雪的項鍊,他感激不盡!如今,是回報的時候了。

他轉身少許,向大男孩說:『請你把我的手信拿過來,我先送她回家,然後才乘坐下一班船回港。』

大男孩把手信交給郁順後,芷羅和郁順便跟他們四人,朝著相反的方向行走。

隆隆的引擎聲,遺留下濠江的美麗:芷羅的腳患,需要郁順的扶持;郁順的心靈,需要芷羅的主宰!

噴射船疾馳在夕陽中,大家也疲倦,合上眼睛在休息,沒有太多說話。回到香港,他們走進地鐵站,中途便分道揚鑣,大男孩跟綠珠轉車,映凡和芷曼便跟他們在地鐵車廂告別。

大男孩送綠珠至她的家門時,綠珠向他說:『你回家早一點睡吧!大家已很疲累了。』

大男孩:『你也早一點睡吧!』

大男孩離開綠珠家後,他取出手提電話,打給大姐姐。他為大姐姐在靜怡家感到愕然,但他沒有猶豫,便趕往靜怡家。


靜怡開門讓他進入,久別了的臉孔,正在欣賞著靜怡的相簿,他是喜形於色的。他們於客廳坐下,靜怡跟他述說邂逅大姐姐的過程,她在稱讚大姐姐一番後,大男孩便向她道別,他是要把手信送到自己父母家,但他不敢跟靜怡說,他心知靜怡對他家人深惡痛絕。

靜怡送他們至電梯處,對他倆說:『那麼巧,又開始下微雨了,在你家取了的雨傘也沒有白費。』

他們走至雨中的街上時,兩張熱唇失控地吸吮起來。

他們的嘴唇在磨擦至疲倦後,大男孩對大姐姐說:『我要先把手信送到父母家。』

大姐姐好奇地問:『那麼你先送我回家嗎?』

大男孩:『我父母家距離這裡不遠,步行十多分鐘便可到達。』

大姐姐聽後,頓感詫異:『不是吧!我如此簡單的衣著,又沒有整理過髮型,就見你父母親,不如我在他們家附近的便利店等待你,怎麼樣?』

大男孩:『怕什麼!我也是衣著簡單的啊!』

大姐姐有點晦氣地說:『你當然不怕,那是你雙親的家。』

他倆就在同一雨傘下,你一言,我一語,在爭論著大姐姐是否見大男孩的父母親。

一會兒後,他們停在一座大廈門前,大男孩向她說:『這裡只有餐廳和食肆,沒有便利店,留你在街上,我不放心。』

大姐姐就在半推半就下,與大男孩一起進入了大廈。

他們乘坐電梯到達後,大男孩取出鑰匙,打開大門,踏入客廳,他母親剛從廚房走出來,兩位女性互望著對方,目瞪口呆!

片刻之後,大姐姐向大男孩母親說:『伯母,你好!』

大男孩母親沒有回答大姐姐,她望向大男孩,手指著大姐姐,問:『她是你的什麼人?那麼夜帶她上來見我們!』

大男孩不假思索地回答:『我的女朋友。』

大男孩母親跟著轉向大姐姐:『你的兒子呢?』

大男孩聽後,也頓感愕然:『什麼兒子?媽媽,你問什麼呀?』

大姐姐跟著向大男孩解釋:『剛才在地鐵站遇上你雙親,我正抱著朋友的兒子,當時伯母誤會了是我的兒子。』

大男孩母親聽後,臉露不相信的神情,她跟著把大姐姐由上至下掃瞄一次,心知眼前女生的年齡是大過她兒子的,她跟著再追問:『什麼朋友會交她的兒子給你帶著?』

此時浴室的門打開,大男孩姊姊翠芳,帶著女兒從裡面走出來,她望了大姐姐一眼,沒有理會,跟著對大男孩說:『你姊夫的車子快到達,我們要趕著走。』

她隨之命女兒跟大家說再見,便開門離去。

大姐姐望著翠芳的背影,地鐵站的情境浮上腦海:靜怡要避開的,是她的情敵,不是同事。

翠芳關上門後,大男孩母親立即重複同一條問題。

大姐姐知道真相後,反而找不到藉口:『我 ..... 我 ... 碰上朋友,她趕著去如廁,所以把孩子交給我。』

大男孩母親再問:『地鐵月台也有洗手間?』

大男孩意識到是發生什麼事,他跟著插嘴:『抱著朋友的孩子有什麼奇怪?你不用問長問短吧!』

大男孩母親隨之叫他們坐下,跟著問大姐姐:『你叫什麼名字?』

大姐姐告知她後,她跟著向大姐姐說:『絢夢,我的兒子為人正直,容易受騙,但我就做了數十年人,是真是假,瞞不了我雙眼。人家騙得了我的兒子,騙不了我 ..... 。』

大姐姐臉露困窘之色,大男孩看了她一眼,跟著以強烈的語氣說:『媽媽,不要再說了,你見到的小孩,真是人家的兒子呀!』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見老人家第一印象好重要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卡臣:

    大姐姐今次敝過無著靚衫和整個好髮型呀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大男孩和大姐姐的戀情又多一重考驗,不過佢哋咁愛對方,該不成問題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深愛真愛,甚麼都可以闖過去的。

    大姐姐的勇氣顯露在她對母親,過氣未婚夫上,現在就要輪到大男孩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咖啡:

    障礙會令感情提升,或者倒退,這正是一次考驗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校長:

    佢地有難言之隱,唔可以講個孩子係大男孩母親半個仔,的兒子啊!

    深愛真愛,甚麼都可以闖過去的。
    這句話好似好老套,不過又係事實。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