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4月19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0一)《惺惺相惜》


《惺惺相惜》

靜怡心感愕然,她料想不到大姐姐會突然承認與未婚夫的關係已經完結。在餐廳裡,靜怡問她時,她沒有回答,靜怡便演繹她是藕斷絲連,雖然對未婚夫不滿,但依然不會捨棄這段優厚的感情。

大姐姐本想把大男孩電腦桌上的相框拿走,因這個相框肯定會引起靜怡猜測,但她沒有實施這個念頭,只是望著窗外,讓這個相框背後的故事,自然地流露。

靜怡也就利用這個相框,來投石問路,看一下大姐姐有何回應。然而,靜怡認為大姐姐是沒彎可轉,才被迫承認與大男孩的關係,但她對大姐姐與大男孩走在一起,並沒有先前那麼抗拒了。至少,大姐姐為她尋回兒子,也讓她的兒子上來大男孩家方便。她,讓她,帶出正面的形象,靜怡不想令大姐姐難以步下台階。

她跟著象徵性地向大姐姐說:『兩個人的關係,其實十分奧妙,任何一方也無力獨自操控這段情感。對方做了過了自己底線所能容忍的事,你便不會死心塌地去維護一段患得患失的情緣。』

靜怡的說話,非常明顯地說明她是洞悉了,是大姐姐單方面退出這段婚約的。

大姐姐聽後,頗為感動!此段轉接關係,她飽受母親壓力,靜怡知道她的前事,還是體諒她的抉擇,她感到十分恩惠。

她跟著走至雜物架處,拿起她留下的手袋,取出那個印有她和未婚夫名字的信封,打開它,取出一張西餅禮券,然後走回靜怡面前,向靜怡說:『我第一次見你的兒子,沒有什麼送給他,就讓他取一點餅吃吧!』

靜怡接過禮券,向大姐姐道謝。

此時大姐姐看見玻璃窗上有水點,她便對靜怡說:『外面開始下著微雨,我去找一把雨傘,然後送你們回家。』

她跟著走去打開大男孩的衣櫃,尋找雨傘。一件套裝衫裙,是她訂婚時穿著過的,她於旅行前,交了單據叫大男孩到洗衣店取回,她自己也幾乎忘掉了。這套衫裙,猶如鶴立雞群般,掛於全是男裝的衣物中,她取出來看了一下,臉露滿足的微笑,然後把它放回。

靜怡見狀,好奇地問:『你訂婚時穿的那件服裝也放了在這裡。』

大姐姐漫不經心地回答:『我去旅行前忘了去洗衣店取,所以著他幫我取回而已!這件套裝是我母親跟我挑選的,那時是為了參加我表妹的婚宴,現在表妹已經擺了彌月宴了。』

靜怡:『你跟你的表妹感情相當要好喎!』

大姐姐:『是呀!否則我早已把這套衫裙扔掉!』

靜怡聽後,意識到觸動了大姐姐矛盾困窘的心緒,她立即把話題轉移:『你跟現在的男朋友是何時認識的?』

大姐姐一邊尋找雨傘,一邊興緻勃勃地跟靜怡道出邂逅大男孩的過程。她的描述,像是把她與大男孩的邂逅,說成是上天早已安排的情緣,話來娓娓動聽。

她找到了雨傘後,便跟靜怡交換了電話號碼,才離開大男孩的家。她們的住處,原來只相隔兩個地鐵站。

她們於微雨的街道走至接近交通燈時,一位男生走至大姐姐前,與她打招呼,大姐姐也向他問好。

男生有點兒困窘地向大姐姐說:『老闆叫我從他朋友家中取了兩樽酒,你也是上老闆家的,可否順便幫我拿上去?我的孩子病了,我趕緊回家帶他去看醫生。』

大姐姐頓時躊躇起來,此刻她才知道,她未婚夫是晚在家開設的小型宴會是真的,但她是不願意再上他的家。

男生突然叫她稍候片刻,他跟著自言自語地說會趕回家。大姐姐見到他耳朵掛著藍牙耳機,理解到他被妻子催促,而男生顯然並不知道她已經與未婚夫分手。

菩薩心腸克服了她的決絕心態。男生掛線後,大姐姐向男生說:『顧全,我就幫你拿酒上去吧!你的兒子健康要緊。』

顧全把酒交了給大姐姐,連聲道謝後,他馬上轉身離去。

大姐姐隨之向靜怡說:『我們把兩瓶酒送上秉仁家,然後才回家吧!』

靜怡詫異地問:『為何剛才那位男生不知你已經跟秉仁分了手?』

大姐姐平和地回答:『因為這是最近的事,很多朋友也未曾知道。』

靜怡不安地問:『那麼,秉仁住在那裡?』

大姐姐手指對面馬路:『就在那座大廈裡。』

靜怡愕然:『那麼巧!就在你現在男朋友家的對面。』

大姐姐:『我們一同上去,放下酒便可離開。』

靜怡頓露困窘的臉色:『那麼我先走吧!秉仁可能會留住你。』

大姐姐堅定地回應:『我是絕對不會留下的,放心吧!』

她跟著示意靜怡一同橫過馬路,靜怡無可奈何,唯有跟她過馬路。

她們過了馬路後,大姐姐也百感交集,她想著如何推搪未婚夫的挽留,以致沒有留意靜怡比她更為忐忑。

兩雙躊躇的步伐,二人也不願意登上秉仁的家,無奈她們已經走至大廈門前,靜怡唯有向大姐姐坦誠地說:『他們不知道我有一名兒子的,我不上去了,再見!』

大姐姐本來心煩意亂,她頓時愕然地看著靜怡,眼神跟著轉向她的兒子,然後又望回靜怡。

她凝神地思索一會,然後伸手指向不遠處的一家便利店,跟著向靜怡說:『你不如在那兒逛一會,我很快回來,怎麼樣?』

靜怡沉默了一下,臉帶顧慮地回應:『那麼好吧!我就在那兒待你。』

大姐姐隨即轉身走進大廈,她頓感自己眼前的困境是小事,靜怡比她還要更堅強地面向生活。

在她們步向秉仁所住的大廈時,靜怡心裡是不斷盤算如何找藉口跟大姐姐說,她不願意上秉仁家。最後她認為大姐姐將來也會知道她是認識大男孩的,她才向大姐姐坦然以對。

大姐姐到了秉仁家的單位門前,她沒有從手袋取出鑰匙,而是按動門鈴。

秉仁走來開門,他很唐突為何大姐姐沒有以門匙進來,但他沒有問他自己心裡的疑問,卻是高傲地微笑:『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。』

大姐姐沒有再為這自誇的說話而動怒,她平淡地回答:『我在街角碰上顧全,他趕著回家帶兒子去看醫生,我才幫他拿兩瓶酒上來。』

大姐姐把酒交了給秉仁後,隨即轉身離開。秉仁便嚷著她:『你不要撒嬌吧!你不是要上來我家,怎會經過這裡呀!進來吧!』

大姐姐聽後,沒有回頭,冷漠地說:『這條街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住的,我經過不一定要來找你!』

話畢,她走至電梯處,秉仁跟隨其後,語氣變得謙虛:『那你進來坐一會吧!大家也追問我,為何你今夜沒有來?』

電梯剛巧到達,她進了電梯,轉身向秉仁說:『你就驕傲地跟朋友說,已經把我打入冷宮吧!』

她跟著毫不猶豫地按動電梯的關門掣,秉仁憤然而失落的面容,就逐漸消失於兩扇電梯門徐徐的接合裡。

大姐姐走至便利店,靜怡見到她,甚為愕然:『那麼快回來?你沒有坐一會兒嗎?』

靜怡雖然直接從大姐姐口中,確實知道她與未婚夫決裂,但靜怡的腦海裡,只有大姐姐在訂婚宴時的欣喜模樣,靜怡在這麼短暫的時刻,仍然沒法形象到一個新的轉變:大姐姐已經琵琶別抱了!

大姐姐隨意回應:『沒有什麼值得逗留的。』

靜怡遲疑了一會:『那麼我們走吧!』

她們踏出便利店時,已經沒有下雨了。靜怡隨口說:『浪費了時間找來的雨傘也沒用!』

大姐姐:『若果不是尋找雨傘而延遲了離開的時間,我便不會碰上顧全,也不需要再上秉仁的家。剛才我真是覺得很困擾,現在什麼事也沒有了。反正將來我也會到他的家,跟秉仁相撞又如何?』

靜怡聽後,微笑地回應:『你那麼果斷地認定,沒有機會跟未婚夫再度復合?』

大姐姐不假思索地回答:『但願我可以執著下去。』

大姐姐的回應,徘徊在靜怡的腦海中,她預計在不久的將來,會與大姐姐重聚。

她們在雨過濕滑的街道上,推著嬰兒車,步向地鐵站。

進入地鐵站後,靜怡突然面有難色地向大姐姐說:『對不起!我隱瞞了你,我是認識你男朋友的,而且比你認識他還要早。』

靜怡跟著指著她熟睡在嬰兒車上的兒子,再說:『孩子的爸爸,就是你男朋友的姊夫。』

大姐姐頓感愕然,她停了腳步,凝視著靜怡。片刻之後,望向她的兒子。

她遲疑了一會才望回靜怡,問:『那麼你跟他十分熟識,我沒有跟你提過他的名字,你也知道他是誰。』

靜怡:『數天前我在他的家,被他姊姊質問,他姊姊以為你留下的衣物是我的,後來他拿起你的照片給他姊姊看,才為那段爭吵解困。』

大姐姐眼溢迷茫的神色一會,跟著說:『那會這麼巧合!』

靜怡:『你不會怪責我剛才隱瞞你吧?』

大姐姐搖頭:『我沒有介意!』

她跟著感慨地說:『愛情真是難以控制的啊!』

靜怡感觸地點頭。

靜怡的閃躲,教大姐姐誤會了此段三角關係的角色,她以為靜怡是第三者,戀上了大男孩的姊夫,從而誕下了與大男孩姊夫的骨肉。

她們走至地鐵月台,剛巧有列車到達。她們走進車廂,大姐姐沒有追問靜怡,為何在今時今日如此開放的社會,她也會懼怕讓他人知道,她有一名私生子,她認知道這是靜怡的心魔。而靜怡也沒有問大姐姐,為何她會離棄一名條件優厚的男士,她理解到大姐姐是承受了一段她不能忍受的折騰。

她們二人雖然沒法坦然相對,但大家也明瞭對方的陰暗面。

待續.....

6 則留言:

  1. 要求「聲星雙色」或「聲色犬馬」
    唔要惺惺相惜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卡臣:

    我乜色都唔要,比我係麻雀檯食一舖自摸清一色就夠喇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假如大男孩戀上綠珠,不再愛大姐姐,會逼使大姐姐面對一次人生挑戰,是否願意以更真實的態度去完滿自己的人生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寫得很細膩!

    為甚麼我看完之後有種不欲言的感覺?是一種大姐姐將會面對另一挑戰的預示?

    吁,愛情真不容易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咖啡:

    人生的道路,不是完全由自己操控,但卻是需要積極地面對。大姐姐不理性?因為她不是旁觀者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校長:

    謝謝你的嘉言!

    大姐姐的未婚夫不會輕易放手,他是一個非常自傲的人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