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4月12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百)《大姐姐的躊躇》

《大姐姐的躊躇》

精神並不如物質般那麼容易教人唾棄的。大姐姐離開了珠寶店後,便在街上逛著。她經過一些高級時裝店的櫥窗時,只是把步伐慢下來,聯想到她曾經擁有過的那套華麗晚服,但她並不眷戀。該件晚裝,始終只穿在她身上半天而已!

沒有目的的腳步,教她失卻了方向,只是在街上流連。


一家珠寶行的櫥窗,終於把她的腳步留下。她凝神地望著一顆鑽石指環,跟她脫下了的十分相仿。那顆鑽戒,伴隨著她走過一段人生路,給她帶來不少羡慕與妒忌的目光,她已除下兩星期,心情冷靜後也決定不再依戀。如今她的手指,雖然已經沒有該隻指環留下的印記,但她心底裡,那段與他走過的希望道路,仍然歷歷在目。

飾櫃裡的鑽戒,尊貴而傲慢,卻吸引著她的眼神,教她沒法離開那顆閃閃發光的寶石。

一隻小手觸摸著她的褲子,把她從回憶的汪洋中拯救出來,她向周圍打量一下,跟著蹲下來,向一位小男孩問:『小朋友,你是否找母親呢?』

男孩沒有回答,他惶惑的臉孔教她抱起他,大姐姐的目光再次在街上搜索,但她見不到焦急地尋人的臉色。此時她為男孩的衣著整齊,頓悟到他的父母是在珠寶行裡,她便抱著男孩走進珠寶店。

一位售貨員問她有何需要,她回答:『我在外面發見這名走失了的小孩,不知他的家長是否就在這裡。』

珠寶店的職員四周打量,但不得要領。此刻男孩突然以手指向一對男女,大姐姐便抱著男孩走至他們身後,彎腰少許,然後禮貌地問:『請問這位小孩是否你們的?』

女生立即轉身,小孩見到他的母親,頓時嚎啕大哭。女生抱過小孩,安慰他後,目瞪口呆地望著大姐姐。

大姐姐甚為尷尬,向她說:『我於外邊經過,見你的孩子獨自在外面,知道他是走失了,所以抱了他進來,因對開不遠處已經是馬路,非常危險。』

女生跟著對大姐姐說:『謝謝你呀!絢夢!』

大姐姐雖然感到愕然,但她也覺得女生有點兒熟面,卻始終記不起在那裡見過她。

她唯有尷尬地問:『我也覺得見過你,但卻想不起你的名字,對不起!』

女生回答:『在你的訂婚宴上,我們握過手。』

菩薩認觀音就容易,觀音認菩薩卻是十分困難的。

大姐姐在訂婚宴裡,遇上過不少陌生的臉孔,她那裡會記得只有一臉之緣的賓客名字。

她再次流露尷尬的神色:『不好意思,我念起你了,但卻沒法記得你的名字。』

女生告知大姐姐她的名字後,坐於她身邊的男生,拿著手中的項鍊,問女生:『這條可以了嗎?』

女生點頭同意,男生便叫職員包好那條項鍊,然後取出錢包付款。

明軒要買一條項鍊給他的一位近親作結婚賀禮,但這是他不熟悉的事情,他便約同他的表妹,讓她給予意見。

他們離開珠寶店後,女生問大姐姐:『你今晚是否有約?若果沒有,我想請你吃晚飯,以謝你幫我尋回兒子。』

大姐姐回答沒問題。其實她自己也不想那麼早便回家,以免被她母親囉唆。

明軒便提議到一家餐廳進食,因那處接近他親戚的家,吃完晚飯他便可把項鍊送到親戚家裡。

他們到了餐廳後,侍者帶他們到一處卡座位,大姐姐便示意明軒與女生坐在一起,她與男孩坐於他們對面。大姐姐誤以為他倆是夫妻,男孩是他們的兒子。

大家叫了晚餐後,大姐姐便隨口問女生:『你的孩子多大了?』

女生回答:『三歲多了。』

大姐姐已經逐漸回憶起訂婚宴的片段,但她從未在訂婚宴見過明軒,而他們的孩子已是三歲了。雖然她心感詫異,但她不打算追問,因她也不願女生提起訂婚宴的事。

她知道這家餐廳的位置十分接近大男孩與她未婚夫的家,但她卻不知道眼前的女生,跟她未婚夫相熟至什麼程度,大家只是在寒暄。

餐湯和麵包放了在檯面,他們進食一會後,大姐姐便問女生:『你跟秉仁十分熟識嗎?』

女生回答:『他是我老闆的律師,只有數次工作上的接觸而已!』

大姐姐聽後,才沒有那麼焦慮。她們開始談得稍為投契,從選購飾物以致服裝,甚至於娛樂新聞,也樂在其中。至於大家的私事,當然沒有談及。

晚餐快將結束,他們飲著餐茶時,明軒的手提電話響起來,他取出手機,談了一會,掛了線後,對女生說:『我有一點事,要先走。你吃完後,坐的士回家吧!』

大姐姐便對明軒說:『我可以送你太太和孩子回家的,你不用擔心他們。』

明軒聽後,頓感愕然!他不知所措地看著女生一會,跟著才離去。

明軒走後,靜怡跟著漫不經心地問大姐姐:『你與未婚夫何時結婚呀?』

靜怡很想知道大姐姐與大男孩的關係,但她表哥明軒一直和她們在一起,她才忍住沒有提問。

大姐姐的臉色頓時變得困窘,她躊躇了一會,拿起餐茶來飲,沒有回應。

此刻靜怡的兒子吵嚷著要吃檯面的雪糕,靜怡便取一點雪糕給他吃,侷促的氣氛才被孩子的貪食所打破,漸漸地消散了。

她們吃完甜品後,靜怡便叫侍者結賬。侍者對她說:『剛才那位先生已經付賬了。』

大姐姐頓時感到奇怪,她憶起他們二人的談話態度,懷疑自己弄錯了他們的關係,她遲疑了一會,才問靜怡:『剛才那位男士,..... 不是你的丈夫?』

靜怡從容地回答:『他是我的表哥。』

大姐姐聽後,才恍然大悟!她尷尬地對靜怡說:『對不起!我一直誤會了你們的關係!』

靜怡:『沒有問題的!』

大姐姐猜測靜怡可能是離了婚,她就不再追問下去了。

她們離開餐廳後,在街上逛著。她們經過大男孩所住的大廈門時,靜怡在偷偷地注視著大姐姐的神情,而大姐姐正在說話,她沒有流露出異樣的神色。

她們走過了大男孩家不遠時,靜怡的兒子突然吵嚷要去洗手間大便,靜怡立即動火:『剛才在餐廳你又不作聲,現在才說要去如廁。』

她的兒子跟著蹲下來,靜怡便四周圍張望。

大姐姐見狀,便向靜怡說:『剛才經過我好朋友的家,就上他家吧!』

靜怡便回應:『那麼不好意思的,上你朋友家就是為了借洗手間。』

大姐姐:『不要緊,我們十分相熟的。』

她們回頭走了數十步,剛有其他住客進入大男孩家所住的大廈,她們就跟隨進入。

靜怡已經意識到大姐姐口中的好朋友是大男孩,她誤以為大男孩已從澳門回來,也不能再隱瞞她是認識大男孩的。

在電梯裡,靜怡便向大姐姐說:『那麼巧合?我有朋友也是住在這幢大廈的。』

大姐姐沒有留意靜怡的說話,隨口回應:『那麼巧呀!』

她們出了電梯,走至大男孩家的鐵門時,靜怡滿以為大姐姐會按動門鈴。誰料大姐姐從手袋取出鑰匙,打開鐵門和木門,靜怡心感詫異。

她們進入後,大姐姐開著電燈,指示靜怡浴室的位置。

一處靜怡熟識的宅第,數天前她才在這裡,被大男孩的姊姊翠芳辱罵過。那件差一點被翠芳擲下地上的華麗晚禮服,已經不見了。那對曾被翠芳使勁踢至東倒西歪的高跟鞋,仍然整齊地放於雜物架前。靜怡不其然看一下大姐姐的腳,她意識到大姐姐就是這雙高跟鞋的主人了。

靜怡跟著帶了她的兒子入浴室。大姐姐便走至窗前,倚望著她未婚夫所住的大廈。

夕陽餘暉,她為自己沒有在靜怡面前,承認自己已經與未婚夫分手而為之懊惱。兩星期前,她在這裡與大男孩翻雲覆雨後,在商場碰上未婚夫的前任老闆,她也直言無諱地承認自己已經跟他解除婚約。然而,她在變賣了那隻訂婚鑽戒後,卻突然閃躲起來,不願意承認這段感情的告終。人就是經常被矛盾的心緒所交錯折騰著的。

她沉醉地呆思,浴室馬桶的沖洗聲並沒有吵醒她,直至靜怡走在她背後,向她說:『謝謝你的好意呀!』

大姐姐才被驚醒過來,轉身回答:『不用謝!小意思!』

靜怡跟著指向她曾拿起來仔細看過的相框,然後問大姐姐:『你朋友檯面也放著你的照片,相信你們的感情十分要好。』

大姐姐取起相框,凝神地望著。片刻之後,她放下相框在檯面,臉轉向靜怡,心平氣和地說:『我已經跟未婚夫分了手,這裡是我男朋友的家。』

待續.....

8 則留言:

  1. 恭喜你一百集!
    祝長寫長有!
    係咪百感交集呢?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卡臣:

    謝謝你!寫到一百集,感官開始遲鈍!要搵多D日本AV女優來刺激一下才可。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咁百感「雜交」
    會唔會醒神啲?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恭喜你一百集!X2

    大姐姐好有女人味,我幾喜歡她:)

    回覆刪除
  5. 卡臣:

    中國古代有一些石雕,內裡有雜交,估計時代不太久遠。

    你要我回近古代,當然醒神喇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咖啡:

    謝謝你!大姐姐將會以女人味,攝取大男孩回到她身邊。

    回覆刪除
  7. 人生真是有很多交叉點的。靜怡與大姐姐的交集,是一個好的點子!

    回覆刪除
  8. 校長:

    靜怡自己的遭遇,將會在他們之間起了互動的影響。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