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1年3月8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九十五)《浩雪的項鍊》

《浩雪的項鍊》

全檯子的眼睛,從注視著芷羅放下大蝦在郁順碟中的手,轉移投射在芷羅的臉龐上,但芷羅卻表現出若無其事的神色,她繼續進食。她經常把他人的眼光,置之不理,或許是,她的自我性格,根本視而不見。在此一刻,她只覺得自己虧累了郁順。

好奇的眼睛,不時也射向郁順,但他只在沉思地進食,沒有理會其他眼神,反而芷羅在暗窺著他那呆思的臉色。

他們吃完蝦後,芷羅發見郁順的頭額有污垢。她從手袋取出一張紙巾,遞上給郁順:『你的頭額有點污垢,你去洗手間弄濕紙巾抹掉它吧!』

郁順站起來時,胸口有一件金屬重物掉下,他馬上以手按著腹部,以免重物跌出。然後才走往洗手間。

他進入洗手間後,從衣衫裡取出一條10k的金鍊,鍊子的末端,連接著一塊粉紅色的心形硬膠牌,上面鑲有一些塑膠珠,背後刻上浩雪二字。

郁順把這條斷了的鍊子放了在洗臉盆側邊,然後開了水龍頭,弄濕芷羅給他的紙巾,看著鏡子,抹去額頭的污垢。

一點輕微的痛楚,才使他知道污垢是蓋著瘀傷了的地方。

此刻廁格有人走出來,他立即以紙巾,覆蓋這條十分女性化的項鍊。

* * * * * * * * *

郁順是家中幼子,對上的三位姊姊,年齡與他差距很遠。他自小在女性化的環境中渡過,對女生的飾物,尤為熟悉。

他於中學時,對首飾設計已經發生濃厚的興趣。中學畢業後,雖然家境不太富裕,但父母和三位已經踏入社會工作數年的姊姊願意供他出國留學。

在舊同學跟他道別的晚餐後,他主動要求送他暗戀多年的女生回家,女生答允。

他送女生至她的家門時,他取出了這條他自己精心設計和製造的項鍊。女生讓他親手跟她戴上,然後她把項鍊放於衣衫內,成了她的貼身飾物。


浩雪隨之給了他一個熱烈的摟抱,臉頰緊貼著他的臉蛋一會,才進入大廈內,他們就此成了分隔異地的網上情侶。

十個月後,他克服了語文障礙,考上了設計學院,返回香港渡暑假。浩雪剛巧另結新歡,跟他說分手,他悲痛不已。

在他最後一次與她見面的餐廳裡,浩雪解開襯衫的一粒衫鈕,取出這條鍊子,交還給他,從容地向他說:『你說這是你的心血傑作,我也十分喜歡,就讓她陪伴著你吧!』

郁順跟著躺了在家,幾乎沒有再出外見朋友,他也不打算繼續學業了。

兩個星期後,他於自己的房間內,被他三位姊姊痛罵了一頓。

在暑假完結時,他就戴著這條附著浩雪體香與靈魂的鍊子,離開了香港,開始了他的首飾設計課程。

往後的數年,他沒有再返回香港,直到完成學業。

郁順畢業後回到香港,在一家珠寶店從基層做起,職業生涯加上他對首飾的濃厚興趣與天賦潛質,教他的設計和工藝技巧有著飛躍的進展。數年後他升了做技師,這條鍊子的設計和打造,已經變得十分幼稚,根本沒有什麼專業水準。但他仍然珍而重之,把她視作一件教他得獎的精品,讓她靜悄悄地倚傍在他的胸膛,永遠不為他人所知。

在他心底裡,浩雪並沒有離他而去,她依然依附在他身旁,伴隨著他的生活,教他發揮創意與技巧。

芷羅未出現前,浩雪是他唯一摟抱過的女生,但二人的性格完全不同,浩雪雖然並不太活躍,卻沒有他那麼沉靜。而芷羅的霸道作風,卻使他以為自己有一種在家的感覺,受著三位姊姊的管束。然而,成熟的芷羅,實際是較他年輕兩歲的。

此時他的感官,還殘留著跟芷羅摟抱在地上的感覺。他跟著拿起這條項鍊,緊握著她,精神上不斷掙扎著,但他始終沒法再次感受到那夜唯一一次與浩雪的摟抱了。

此刻有人進入洗手間,他立即把這條斷了的鍊子放入褲袋,這是她多年來首次離開郁順的胸膛。郁順只在游泳時,才除下這條精神支柱!

郁順返回座椅,他的碗子已經放有一隻葡式雞腿,他不知道是誰人放下的,四周張望一下時,芷羅微笑地向他說:『快點吃吧!』

他便意識到是誰的好意,對芷羅說:『謝謝您!』

其他人雖然垂頭在進食,但各人的眼睛都朝向著一個方向,使郁順感到很不自在。

在他們沒有新發現後,才繼續進食。

一會兒後,芷羅突然以手觸摸郁順的額頭:『你這裡撞至瘀傷了!痛嗎?』

全檯子人立即抬頭,望著他倆。

郁順臉露尷尬之色,向芷羅說:『沒什麼大礙,很輕微而已!』

芷羅才放下手,向他說:『那麼我才沒有如此內疚呀!』

此刻郁順只念起童年跌傷時,受到姊姊們的呵護。

他們吃完晚飯結賬時,各人取出錢包,芷羅聽見有東西掉下地上的聲音,她便望向郁順,見他正把錢包放於檯面,她靈機一動,以手按著郁順的錢包,對他說:『我來繳付你的部份。』

郁順詫異地問:『不是吧!』

芷羅堅決地說:『今晚我實在覺得很歉疚!』

她隨即拿起郁順的錢包,塞回他的褲袋,然後從自己手袋取出現金,放在檯面。她就忘記了聽到有東西掉落地面的事宜了。

其他男生立即跟郁順開玩笑,說他們也渴望被人打。

結賬後,大家站起來,離開飯桌。芷羅走起路來,還是不太穩定,郁順便扶著她一隻手臂。

他們離開了數步,一位收拾檯面碗碟的侍者,突然呼叫他們:『那一位小姐掉下了項鍊呀?』

各人回頭,只見侍者手持一條有粉紅色心形膠塊連接的鍊子,但沒有人作出回答。

此時芷羅發見郁順露出慌張的神色,他欲言又止,始終不敢作聲。

機靈的芷羅,憶起她聽到有物件掉下的聲音,跟著便回應:『那是我的!』

她隨之就對郁順說:『你幫我走去取吧!』

郁順取後,向侍者道謝!他返回芷羅身邊時,神情尷尬,不知如何做。芷羅便從他手中取過項鍊,打量了一下鍊子的粉紅色心形膠板,便把她放入自己的手袋。

他們離開餐廳,乘巴士往一家大型賭場酒店。在酒店外逛了一會,至一大水池邊時,芷羅向其他人說:『我腳痛,不想再走路了,想在這裡歇息一下。你們繼續遊玩,離開時才來這裡找我吧!』

她跟著叫郁順扶她走下數級石階梯,然後坐下。郁順隨之抬頭向上看著各人,大男孩便向他說:『你就在這裡陪伴她吧!怎麼樣?』

郁順點頭後,他們便離去。

郁順跟著也坐下石階梯,微涼的晚風吻上他們的臉。他們沒有說話,只在欣賞夜色。


過了一會,芷羅開始說話:『今晚真是不好意思,讓你給我的過渡男友打,你的胸口還痛嗎?』

郁順:『沒有大礙了。』

芷羅再問:『我見你去洗手間時,以手按著腹部,是否我們被拉至墮地後,我壓傷了你?』

郁順:『沒有!只是我的 ..... 』

他跟著住了嘴,沒有再說話。

他胸痛不是大事,他是很想開口,跟芷羅取回那條項鍊的,但他始終沒法啟齒。他在躊躇著,心知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,可是,他是羞於讓他人知道,他配戴著一條女性的項鍊。

大家靜寂了一會,芷羅又問:『你女朋友選購首飾,必定要你在旁給予意見吧?』

郁順垂下頭,沒有回答。

芷羅再問:『你女朋友的首飾損壞了,也不用心煩去找一家可靠的珠寶行維修的!對嗎?』

郁順把臉轉向另一邊,眼睛離開了芷羅。

芷羅沒法理解,為何他不敢承認攜帶著自己女朋友損毀了的項鍊?因她不知道郁順是把項鍊戴在脖子的。

一會兒後,芷羅打開手袋,郁順的手臂,被她的上臂輕碰了一下,他轉頭望血芷羅,一隻向上的手掌,放著郁順的心靈支柱。

芷羅向他說:『我剛才掉於地上的項鍊,損毀了!你可否幫我修復?』

郁順以感激的目光,凝視著芷羅,然後從她手掌中,取回浩雪的項鍊,跟著輕聲地說:『謝謝您!』

郁順把鍊子放回褲袋後,芷羅向他說:『你將來結婚,一定要宴請我呀!』

郁順隨即低下頭,眼眶淚水。一會兒後,他輕聲地說:『我跟女朋友已經分手很多年了。中學時她是天真瀾漫的,我一直十分喜歡她,但始終不敢向她表白。直至我去外國求學時,我才鼓起勇氣,送了這條鍊子給她。我滿以為學成歸來,會與她共諧連理的,怎料只是分隔十個月,..... 』

他跟著停了說話,在喘息。

郁順沒有停了太久,繼續說:『她父母是北方人,五歲時她才跟隨雙親從內地移居香港。她操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,不時也矯正我的普通話發音,中學時她對我是十分關懷備至的。』

他又停了一會,哽咽起來。

片刻之後,郁順繼續說:『我回港工作一年後,在公司的一家分店見到她,與一名內地的富二代在選購名貴首飾,但她沒有發見我。』


芷羅便說:『你也無謂跟她打招呼吧!』

郁順:『我知道呀!她那時已經衣著華麗,身上戴著名貴飾物,我怎可以與她相認呀?』

芷羅:『那麼你以後沒有再遇上她了?』

郁順:『是呀!我最近才在舊同學裡得知,她的一對弟妹也去了外國求學,以她的家庭環境,簡直難以置信!我知道她是為了弟妹,才逼不得已,離開我,她仍然深愛著我的啊!』

郁順跟著飲泣起來!

芷羅便從手袋取出一張紙巾,遞上給郁順。她心裡認知道,真正天真幼稚的,是郁順,不是浩雪。

郁順:『我剛才在餐廳,見到自己掉了浩雪的項鍊時,實在徬徨至不得了,幸好你幫我認領了,謝謝您呀!』

芷羅:『為何你不敢作聲?』

郁順頓時靜下來,沒有回應。

片刻之後,芷羅以手按著郁順的肩膀:『每個人心底裡也有他的陰暗面,永遠不為外人所知,你不用憂心,我不會再追問你。』

郁順跟著才回答:『你可否不向他們透露這條鍊子是我的呀?』

芷羅微笑地點頭:『你今天才認識我,就會相信我會跟你保守著一個你心底的秘密,你真是天真呀!』

郁順再垂下頭:『我從來沒有跟其他人提及這條項鍊的,不知何故,今夜竟然與你訴說了!』

芷羅便打趣地跟他說:『我幫你拾回你的半邊靈魂,你可有什麼回報給我呀?』

郁順:『你今晚請了我飲果汁,又請了我吃晚飯,我怎樣答謝你呀?』

芷羅回以歡愉的臉孔:『你就設計和打造一條項鍊給我吧!』

郁順從容地回答:『沒有問題!』


芷羅笑言:『我不是少女了,不接受掛著膠板的鍊子的,但我卻要求鍊條連接的飾物,刻有芷羅二字。』

郁順認真地回答:『我現在的作品,也是精雕細琢的,沒有當年那麼幼稚了。』

芷羅微笑:『那麼我就期望你送上一條成熟的項鍊給我!』

郁順回以笑容:『你覺得我十分幼稚嗎?』

芷羅反問:『那你是否覺得我十分成熟?』

郁順遲疑了一下:『那我就把我對你的觀感,投射在將來送給你的項鍊上。』

芷羅含笑地回應:『那我就等待從芷羅的項鍊中,窺視你的情感世界吧!』

郁順聽後,大笑起來。他隨後又說:『從你的性格,我沒想過你竟然會成了我唯一的心事聆聽者!』

芷羅聽後,也大笑起來:『我不是經常聽人說話的,只是今夜同情你的不幸而已!』

他倆於浩雪的項鍊中,打破了許多隔膜,突然變得熟絡起來。

芷羅跟著說:『你扶我站起來,我帶你在這兒走一趟,以免你因為我,而誤了一個旅遊景點。』

郁順詫異地問:『那麼他們回來找不到我們,怎麼辦?』

芷羅又笑起來:『那就當我們私奔吧!』

他們哈哈大笑後,郁順便扶起芷羅踏上階梯,向著前方走去。

待續.....

12 則留言:

  1. 周大福周生生應該贊助你呢一篇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卡臣:

    唉!係喎!未諗過添!下次寫女生內衣褲,等黛安芬贊助我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卡臣:

    下次我比較虎鞭同偉哥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真夠長情啊!
    可能我係家中最細,我就很不喜歡這種男生性格喇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這男生太軟弱了罷!

    除了深情之外,他還要有其他吸引人的地方。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咖啡:

    郁順和芷羅,是兩個頗為真實的人物,不是我完全虛構的。

    社會的期望,男生是不可以流眼淚的,這就做成男人酗酒問題比女生嚴重很多的原因之一。這篇我是演繹佛洛伊德壓抑了的情意結:在無意中,郁順壓抑了的慾望,被芷羅釋放了出來,慢慢他對浩雪的幼稚愛念便會消失。

    此帖也是我試圖演繹佛洛伊德的一種自我防禦機制,內向投射。郁順在現實中,沒法跟浩雪在一起,他就轉化成認同了浩雪的一些習性,我就用了那條項鍊。郁順並沒有因為失去浩雪,而變得女性化,從而戴上女生的項鍊,他只是戴著浩雪的項鍊而已!

    內向投射也解釋了自幼缺乏照顧的女孩,她們很想做媽媽,而有部份就成了未婚媽媽。

    這篇文我是經過反覆思考,務求人物的內心描繪,是合乎理論機制。但各人對文章的演繹也不可能相同。況且,我可能是錯誤演繹自我防禦機制的。

    現實生活中的郁順,我遇上數個,他們都是有專業技能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7. 校長:

    我有一段時間,經常跟一名電腦IT人在一起,他教了我不少電腦知識。郁順的性格,就是源自他。後來他有了女朋友,性格比芷羅還強!我已沒有機會與他成為好朋友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8. >>社會的期望,男生是不可以流眼淚的!

    如果一個男人處事堅強,只是對著深愛的女生會流淚,我覺得這又另當別論,但如果是整個人的基調,不要說是男人,即使是女生,在當今社會,亦會處在不太受歡迎位置。

    當然,郁順的性格,現實中一定有,強悍作風的女生亦比比皆是。例如一個女孩,如果是家中長女,下有弟妹,家中生活環境是捉襟見肘,更易促成該女孩長成風雨一肩挑的個性,該女孩日後和郁順性格的男孩會很合得來,絕對真實。

    講真,郁順被你寫活了,所以TOUCH到我的思想,令到我覺得唔舒服,係郁順的性格,因為我很受不了沒有主見的男人,就算係女生太沒主見,我都不喜歡。

    回覆刪除
  9. 咖啡:

    但如果是整個人的基調,不要說是男人,即使是女生,在當今社會,亦會處在不太受歡迎位置。
    這就是社會的期望和要求囉!

    我見過的強悍女生,通常是家庭生意的長女,與你的見聞有差異。

    我受得了郁順的性格,卻接受不了強勢的女生,可能我在某些方面的見解非常之強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>>家庭生意的長女

    當然也是強勢女生的一種吖,我所提及的只是「例如」嘛!

    要講強勢女人成因,太多了,等如弱男成因也多不勝數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1. 咖啡:

    佛洛伊德解釋,強弱在五歲前形成,這一點我沒法理解,所以我唔相信。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